文飞:
    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想来收到。按约定每月一封,今后每月一日准时发信,一般不多写,怕影响你学习。这次因你有要求,我只好加写一封了。(注1
    你三月二十八日写的信,我在清明前一天收到,因第二天要去朱仙镇,一是给你爷爷、奶奶及姥姥烧纸,二是应你大哥要求去“分家”。
    我和你大伯“分家”简单,咱的东屋,你大伯的北屋,院子地皮各占6.15米,咱家是东边,西边归你大伯,并经大根和百顺(队长兼大队干部)作证,写有协议书各执一份。问题出在你大伯父家的六弟兄分家,麻烦较多,一直分到晚上九点半,才算勉强分完,不用说闹得一塌糊涂,也算是不亦乐乎。好在我在场镇压着,否则三天也分不下去。最终还是分开了。据说这是第七次分家,前六次我都没有参加,也都没有分开,这次特意邀请我去分,在你大伯父和六个弟兄“支持”下,算是分开了。到我和你母亲回到开封咱家时,已是晚上11点半了。至于咱朱仙镇分那份怎么处理,等你暑假回家后,商量个意见,你去处理吧。(注2
    家中一切均安,收入较年前较好,四月份存款可望有一千伍佰元,计划麻叶生意到年底就准备停业了(注3),让你妈妈休息休息吧。
    关于你的情况,从信中已了解一些,我提两点意见供你参考:
    一是身体。尽管你信中提到×××后由于营养,感到不错,但那是假象,胖是虚胖,还需要加强营养,所发的补助费全部用在伙食上。如有可能尽量参加锻炼,让身体“瘦”下来,才能算正常。我估计需两个月左右才行。
    二是学习。注意不可贪得太多。鱼与熊掌虽然兼得最好,但事物总不是按你主观想象而发展,你究竟不是“上帝”的儿子,只是凡夫俗子杨廷润的儿子,所以目标不可太高,得一个是一个,搞到手才算数,否则将是欲速则不达。也许我对儿子的能力估计的太低了吧。
    关于考研的事,我只简单提几点看法,仅供参考。关于专业,对此问题的选择,一是设置与报考情况,如果你想报的专业报考人特多,而你考试有没有把握,也不妨考虑一下你不太反对的别的专业。至于电路,是计算机的关键之一,其功能都是通过电路实现的,如果你想在计算机方面有所造就的话,就必须熟悉、精通电路。其实,就我所知,电路也不是那样难,关键是你不爱它,也不去钻它,当然不熟悉他的情况就不会擅长。将来你会发现,掌握电路知识,将会比你学习数学、物理还要容易,比外语更不用讲。所以,你考虑报考计算机专业,我不反对,但你要摸一下情况,不要死在一棵树上,要多考虑几个意见,做一分析,写回来,我再提参考意见。
    至于考哪个单位,我的初步意见是考你的学校。但这不是绝对的。我考虑的出发点是你对学校老师较熟悉,比外地学生考你校总占些优势吧!目前社会现象并不很好,外单位人不认识一个,有时到关键时刻只好任人宰割,最后将是一场空(这是最坏的结局)。当然关键还是你自己的实力。如果你在学校混的名声不太好,老师们对你的印象很差,那就得报考别的单位。科研所以后也是企业单位,日子也不会多么好过,没有真才实学,三年内搞不出战绩,日子将更不好过。从你的性格上讲,不一定完全适合。注意以上仅是我的参考意见,供你决策参考。在最近时间里,我将收集有关考研方面的信息,以帮你分析决策。
    别不多写,望儿:身体尽快恢复原样健康!
父字
96.4.12
注1:从下文看,我应是在3月参加了献血。当时大学生普遍献血200CC,我身体基础不错,加上献血之后补了一两周好吃好喝,反而胖了几斤。于是向家里“报喜”,却让父亲担心了。此外大三下学期,我开始偏向计算机,凡是计算机专业课成绩都基本上可到“优秀”级别,而原专业的电子学课程反而不尽理想。由于牵涉到考研方向,应是写信和父亲探讨此方面问题。
注2:父亲兄妹3人,一兄一姐。爷爷留下的老宅当然由他们兄弟两个平分。大伯自己有宅子,那个院子一直是大伯家大儿子和我们家在住,我们姐弟从小都在那个院子里长大,直到到1980年前后随父亲搬到了市里。父亲青年就离家在外读书,对农村的宅子其实不那么上心,他曾经想把院子就给了大伯,但母亲始终觉得那才是老家,想留个念想;父亲就把这个权利给了我,多次对我说,由我来决定这个宅子的命运。现在,这个宅子当然就由大哥(大伯家大儿子)一家住着。
注3:到此时,家里经济情况已经略好,我大学最后一年的费用也已经存下。做这个生意,不仅母亲每天起早贪黑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一家人也都跟着累得紧,因此全家人都劝母亲休息一下。然而天不遂人愿,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母亲直到1997年我工作才停下,但生意没停,被下岗的二姐继续接上,所以父亲、母亲和大姐三姐自然也没有停,家里就继续这么干下去,直到2000年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