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
    来信早已收到。你所买的圣罗棉衬衣(注1)也从天津寄到,并已穿在我身上了,很合适,也很暖和。谢谢儿子,是我增加了作父亲的自豪感。给你介绍一个小插曲,当棉衬衣寄到之后,放在床上,衬衣是淡青色,你二姐三姐见到后也很高兴,可你三姐对你二姐说:“这个衬衣,咱爸爸穿上(颜色)不衬,还不如让小峰穿!”你二姐立即顶回一句:“那是他儿子给他买的,是他心爱之物,让小峰穿他会愿意?”后来你三姐又给我说了此事,我立即顶回说,我穿上很合适,谁也别想要!由此你可以想到我心里的高兴劲。
    家中一切都好,生意一般,每日营业额平均在50元左右,盈利25元左右吧。目前家中存款额为六千元,给你大哥二千元,又给你妈妈买个戒指,840元,算成存款,累计也有近9千元。又因南关你姑(注2)及你三姐婆婆亡故及惠玉(注:一个亲戚)去北京三项花的近一千元,否则今年存款一万元的计划一定能实现。但到现在为止,今年实际情况只能算六千元了。现在已开始积累资金做三项工作。一是为你准备下学期费用1300元(注3);二是过春节一千元;三是给三个姐姐发奖金350元(注4),共计2700元左右。能否完成,难度不小。麻叶生意最多拿下一千元,工资一千元,余额就靠我的年终奖金与其他收入了。特别告诉你,你妈妈最近精神状况特佳,天天笑口常开,但天天念叨的是儿子何时回来,掐手指算你回程天数,开始倒计时了。
    你那里怎样?天气冷了,又加上期末考试,望儿多穿衣服,加强营养,多吃点肉食,既保住身体,又能取得好成绩。顺便说一句,小说之类的杂书,暂时不要看了,而且从现在开始,尽量不看或少看(注5),因为大学只剩一年半了,而实际只剩一年。当我看到元月6日到7日北京举行高校毕业生供需见面会时,我想到明年第三届时则有我儿子的份了。我也注意到,目前用人要求更高,研究生的机遇要比本科生多,对此我确有些想法,不知儿子注意了吗?但现在要集中精力应付考试,其它问题待你回来,咱二人再商榷。
    别的不再多写,等放假日期确定之后,来封信,让你母亲的心安定一下。
    祝儿:期末取得好成绩。
父字
96.1.10
 
注1:当时我经常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好像有个“今晚八点半”(具体名字忘了)。节目举办了一个活动,参加答题可以优惠购买一种棉衬衣,其实就是一种衬衣样式的薄夹袄。我参加了一次,还真的得到了优惠卡,好像不到一百块钱吧——当然现在明白了那就是促销活动——我当时已经开始做家教,手头的开销已经稍微宽松了些,于是就给父亲邮购了一件。其实,正如后文三姐说的,那件衬衣颜色并不太好,穿起来也不算太舒服,但就是因为是儿子买给父亲的,而且应该是给父亲买的第一件衣服,也应该是第一份礼物。所以父亲非常珍惜,一直穿着,直到后来我不让他再穿。父亲现在还留着这件衣服。
 
注2:姑姑在95年夏天病逝;大伯2008年病逝。因为种种原因三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好,特别是父亲和姑姑,阴差阳错终生未能彻底和解,甚至没能见最后一面。在我印象中,父亲提到姑姑,永远都是用“南关你姑”这个特指。但我和姐姐们包括母亲其实都知道,父亲还是很顾及姐弟情分的,这也是他在后来对姑姑家几个表哥不赡养姑父而勃然大怒的主要原因吧。但我们不敢、也不愿在父亲面前提起关于姑姑的事情。老一代的恩怨做晚辈的不好评价,但也许,姑姑的事情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之一。
 
注3:我当年读大学,每年学费、住宿费600元,家里一般按照每月开销200元左右给我准备,这样每年9月我一般要带走2000元,春节带走1000元左右。
    我大一听了同学的“提醒”,要求父母在学期初就给我整个学期的费用,这样我可以自己随意支配,不用总写信要钱。但我没想到这给了我父母多大的负担!他们一般要提前三个月左右给我筹集下学期的费用。当我后来了解情况后后悔莫及,但父母说什么也不肯改——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感觉低人一等。
    1996年物价飞涨,家里也给我提高了费用标准,父亲在写这封信的时候,“1300元”的“3”有从“2”改的痕迹,可能他这会已经在觉得1000元甚至1200元都不够了。其实,这个时候单单伙食费200元都不够了,不过我从95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做家教了,每月能挣150-200元,家里能给我100元左右就足够了。
 
注4:家里的炸麻叶生意只靠父亲和母亲是远远不够的,大姐二姐三姐都要干,大约每人每天都要干两三个小时以上吧,甚至几个姐夫到了我们家都得干。父亲每年会象征性地给几个姐姐一笔“奖金”,不过其实在我看来,这些钱是抵不上几个姐姐的付出的——大部分钱被我上学用了。父亲能拿出三五百来给姐姐们,基本上也是他的极限了。
 
注5:关于看小说,父亲其实一直是不限制我的。母亲不识字,父亲又一直奉行“开卷有益”,从来不管我看什么书,这导致我看书一向比较杂,好读书、读杂书、读书快,这些都使我终生收益。不过知子莫如父,我的确在大学看了非常非常多的“杂书”,父亲也在此后多次提醒我这件事情。现在已经记不得是否严格听从了父亲的忠告,但估计顶多也是有所收敛,全部禁止的可能不大。不过还好我大三之后考试成绩还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