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
    最近天气冷了,身体怎么样?
    本应上个星期给你去信,但那时铸钢车间正处于设备调试关键时期,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整天泡在车间,白天一整天不回家,夜里要3点左右,真是累的要死。还好厂里管两顿饭,吃得不错,否则真累垮了。12月1日设备已调试完毕,运转正常,效果还不错,我已向分厂领导宣布,我的基建工作已告一段落,只差决算了。这样经我受花出去20多万元,也算有个交待了。从12月1日起我较前轻松多了。
    家中一切均正常,生意一般。由于天气寒冷,每天平均营业额40-50元左右。但近三个月支出厉害。给你大哥2千元,他那笔帐算一笔勾销(注1),到此,我算没有外债了。又给你母亲买了一个金戒指,840元,她带上高兴得很。明年我计划再给她买一对银镯子,欠你母亲的帐也算基本还完了。剩下的就只有你了。我想我还得干五年,才能完成我对你的义务(注2)。五年之后,所得才能是我享受的吧?难讲!这一段确实太累了,所以才对自己的儿子发一点感慨!也只有对你将意味,对别人我是不敢的,因为只有你对爸爸会了解一点吧。
    你母亲的生日,因是六十周岁纪念,过得挺像回事,但范围没有扩大,仍是咱们的亲一堆,惟一的遗憾是没有照成像,因为相机坏了,也无法把像片给你寄去。你走已三个月了吧,你妈妈今天早上又开始数指头,盼儿的回程了。
    你那儿怎样?天气冷了,吃得好一点。这学期及下学期学习是最紧张的时期,望儿注意学习方法,科学安排时间,克服学习中的惰性和不利因素,争取好的成绩。
    别不多谈。
父字
1995.12.3
 
注1:已经记不得向大伯家大哥借的这笔钱是什么时候的,向前推估计也是因为我大学借的吧。我能体会父亲说这句话时的痛快。从这以后,我们家就再也没有接过钱。
注2:父亲这里的“义务”,我想应该是指他认为我工作、结婚甚至生孩子时他应该承担的费用。参考几个姐姐出嫁时,家里虽然不富裕,但基本上都是倾尽家里的积蓄,让姐姐风风光光、不让婆家看不起,我能理解父亲对我结婚所准备的开销。后来的事实是,家里环境好多了,我在北京买房子、结婚也挺让家里放心,当然钱也花了不少。不过父亲的预言——再干五年——不仅仅应验了,而且还有所拖延,基本上又干了十年才真正在家赋闲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