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
    时间好快,转眼你离家已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月当中,尽管你那里和家中都平安无事,但在平静之中又有些变化,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吧!
    你那里怎样?最近未接到你的信,你妈妈天天念叨。4月25日左右,你妈妈对我说,我想念文飞了,他是否有什么事?我说没有什么事,他已经二十多了,应该能照顾自己了。岂知“五一”惠玉(注1)回来,说你的眼睛有点小毛病,而且已经好了(注2)。她可得理了,说我这个当爹的,就不胜当妈的,对儿子我有“心灵感应”。好家伙,她现在用词相当现代了,让我马上给你写信问情况。由于没有到写信时间,我只好瞒天过海,说写过了,望接到信后,来封信,以慰你妈妈的心。
    家中一切均好,生意不错,每月一千元的存款不误。你母亲一万元存款的梦,到6月10日即可做成了。但她的目标又定在一万五千元了,且要争取年底达到。我的原则是只要她高兴,怎么样都行。
    我上次写的信不知道收到否?关于考研的事,你可根据情况处理,但记一点,不要把目标订的太高,一定要有把握,一旦目标已定,就要相信自己,并要努力争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目标如订的太高,则劳民伤财,实现不了目标,则不合算了。好在此问题,不是马上实行,等暑假回来,咱两个再做探讨。但有一点你要注意,从现在起,对你有关的专业老师,可以多接近一些,建立些感情,也许将来会有些用处。好了,别不多谈。
    祝儿:学业顺利!
父字
96.5.6
注1:惠玉是一个亲戚,和我年龄相当,当时也读大学,应该是五一到北京玩。
注2:我已经记不得眼睛出了什么事情,估计就是一般的发炎或者什么的,没有什么大碍。想来惠玉也只是提起,没太当回事,母亲也是挂念过重所致吧。
 
【“我的父亲母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