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OQ]Cat
--------------------------------------------------------------------------------
这个事情并非说起来这么容易,很显然,一个人的力量不太够,虽然自始至终必须由一个人叙述出来,我不妨直说,我需要帮助。

  如果你看过原版,你就明白这次为什么重写,那个由于厂商说明书限制只写到2001年初为止,而且——就如你所看到的,内容枯燥而乏味,简直太糟了。

  无论承认与否,事实就摆在面前,星际的繁荣已经走到尽头,现在呈现的是一个游戏多元化的时代,每个经典游戏都有人数不等的拥护群体,星际做为将竞技游戏带入成熟(无论职业化还是商业化,总之正在逐步完善)领域的过渡,已经成功完成了任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的星际玩家与QUAKE3玩家都是这个阶梯上第一个台阶,很不幸我这样比喻,星际与广大前仆后继的星际玩家为中国电子竞技产业做了铺路石子,享受这个成果的是今后的游戏和玩家。

  若干年后,同处在我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正在宽松良好的政策环境下玩游戏,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电子×××,不知道网吧玩竞技游戏属于违法,不明白玩游戏也需要权利。他们怎么也不会理解有多少孩子曾经很有组织有纪律地聚集在一起,发誓永远不碰游戏,将童贞与天性掐死在自己手里。他们会问:什么是星际?

  天知道那个时候我们有谁还留在这个世上,或是我们的后人是否有留在这个世上,这是个可笑却非常现实的命题,我们清晰的记得,有群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在面对整个世界的压力下勇敢迈出叛逆的一步,无论对错,无论成功或是失败,但段历史都将被封存在有限的记忆中。

  我们必定会被遗忘,或许还从没提起。这是必然的,我们太过渺小,脆弱不堪一击。现在唯一还能做的事情,就是来到这里,到这下面,写上你的名字,一起撰写我们自己的历史。
  
 中国星际历史回顾重写 第一部分


  写在前面的话:
  
  很多人都对现在的星际名人非常不以为然,他们不做实事,故弄玄虚,非常恶心地自我炒作,自我吹捧,还时常利用自己的名气搞特权,并在关键时刻闹出黑幕。事情是这样,我们需要一个客观评价,你可以鄙视他的人品,但决不可忽视他的能力。当然,他可能一无是处,那你更不小看他,一个什么都不会满身缺点的人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呢?[Beijing].A在一次聊天时对我说,“任何一个能够成名的人都有他的独到之处,不然不会成功。”那正是我对圈内很多名不副实的人忿忿然的时候,直到现在我重新理解这句话,才发现其实那话更多是在暗示我的,我又何尝不是自以为是却图有虚名,可惜我没能完全理解。

  人品是一回事,能力是另一回事。这话也可以倒过来说,能力是一回事,人品是另一回事。圈内很多争端都是因为在争端前过分强调第一个顺序,争端开始后又过分强调第二个顺序,周而复始。因此对文中即将出现的人物,有一些可能是你厌恶的,仇恨的,但他们还是在星际征途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现实就是坦然面对这一切,正如大多数人说的:不过是个游戏而已。至于说出那句另我茅塞顿开的[Beijing].A,他在下文中根本不会出现,他只是这个平淡故事里平凡人群中平凡的一个,没有人知道甚至听说过他,他曾经出现过,然后消失,就象我们一样。


  前言:

  我一直在竭力想个经典的开头,从那个伟大游戏诞生一刻,或是以诸多星际界流传的名言,还是有号召力的口号,等等。不过最终我还是决定平凡的开始,正如这个故事本身一样平凡,并不为人所知地在平凡中结束。

  98年

  这一年令我非常头疼,原因是了解的太少,仅存的几个老玩家还一问三不知,理由是时间相隔甚远不记得了。其实也没两年的事情,但年纪轻轻记性偏就这么差,这话是对kulou说的,正如同我形容的那样,每次我向他询问98年在官方BN时的情况,他就楞楞地看着我,然后使劲摇那个骷髅脑袋,告诉我说“忘了。”相隔三天,再问之,还是“忘了。”有时候搞得我真想把那个小脑袋拧下来,看看里面除了“忘了”这两个字还装着什么。一次我故意透露了这个意想,他便拼命向后退,一边摇摆双手一边继续摇脑袋,嘴里连着说:“不行不行。”

  这样我们第一个传奇人物出场了,kulou.csa,原名王银雄,20岁,现在上海怡采科技公司北京市场部工作。他的上司,这个部门的经理,是另一个传奇人物red-apple,有关他的传说也足够聊3个晚上,这个不妨放在后面介绍。

  98年的国内星际的情况,我索性偷懒些把给官方的说明书中一段概括性的话贴到这里:星际争霸刚刚流行开的时候,国内还没有任何星际服务器,中国的玩家一直都在美国BN上玩,版本还是1.00,那个时候每天BN上中国人基本保持在线的大概有20人左右,年龄普遍偏高,差不多都是在24——30岁。原因是经济收入的限制,国内玩家全是拨号上网,以北京为例,如果保持每天1-2个小时在线的话,每月光网费就要有600多,按现在我们每家的平均收入来说,这样一个数字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的。这个时候的BN原本是提供一个娱乐休息的平台,很多朋友在聊天室里谈事业,谈生意,探讨生活,气氛和谐,工作娱乐在一起。可以说此时的BN还处于萌芽状态。

  差不多就是这样,kulou当时可能还不到16岁,偏就是人小鬼大,人不说话但鬼点子不少。于是在98年的7月5日(这个他居然还记得),China Starcraft Association(中国星际联盟)缩写csa成立了。不过那个时候kulou并不叫kulou.csa,而是叫unrealking.csa。他与搭档realking.csa在美国BN2v2所向披靡,直到99年转到了国内服务器才取名kulou.早期csa只有8个人,除了kulou与他的搭档外还有cyzn.csa, bobking.csa,wyx.csa, lightsome.csa 等等,只是事过境迁,如今是一个个都不知道身在何处,唯一还有消息的就是kulou那个搭档realking.csa,说起来那个时候他的水平比kulou还高些,回到国内BN后取名knight.csa,不久后离开星际去打UO,并在著名的老苏醒站成立第一个工会DK,随后去亚联工作,月薪4500。不久后辞职不做,又在其他公司做了段时间,在这篇文章出来时,他正在上海创驰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与他打星际的徒弟在一起,他那个徒弟本也在星际圈内,受他的影响去玩UO,并依靠出色文笔迅速地创出了一片天地,被戏称为游戏圈内的爆发户。他这个徒弟就是笑三少,在海创驰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做产品部经理。同间屋子内还有个打星际的家伙,叫韩羽良,是市场部经理。这个人大家想必就不会陌生了。国内早期的战报全出自他手,关于他的事情也在后面再讲。

  你看,刚说到这里,已经有不少熟识的人露面了。他们的出场同我们一样,没有征兆,也不突然,而是随着需要一个个迈进舞台,同我们一样扮演自己选择的角色,只是有的人被灯光照的时间长些,有的人短些。


重写中国星际历史回顾(2)
作者:[AOQ]Cat
2002-12-10


--------------------------------------------------------------------------------
回顾与回忆有个显著的区别:前者以忆事为主,后者更多是忆人。我们都希望在前者留下自己的名字,幼稚也好,无聊也罢,那至少要比中学老师点名册中的代号有趣的多。

第二部分

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这个回顾要从kulou开始,那个瘦弱带着眼睛整个人的相貌如同他的外号一样形象,老实说,在这么多的星际ID里,kulou是形容最贴切的一个。

体面一些的说法:kulou是中国在官方BN最早的几个老玩家之一,并且是China Starcraft Association(中国星际联盟)的创始人,那个组织听上非常官方,按现在的观念,kulou那个该死的孩子提前把这个名称抢注了(尽管他从没申请登记过,也不可能去申请登记)。总之,战队成立了,名字就是csa。以至后来有很多孩子都千方百计挂一个CSA的后缀满足自己的虚荣感。

如果想听真实原因,就我本人来说,先提kulou非常简单:他忘性大。

下面这个人在前面介绍过:red-apple,比kulou还传奇式的人物,部分原因是他现在仍是kulou威严的上司。每次我要他吐露点那段辉煌历史,他便说:“哦,那个,就象浮云。”与kulou一样,对往事过于不以为意,因此哪怕一点点回忆都没有。

apple的功绩不一一介绍,只提他很久前非常知名的称号:中国人族第一高手。很多现在看起来已经算不上操作的操作(例如枪兵扎针打lurker)都是从他开始打出来的。所以他后来收的那个徒弟也颇为了得,从一度入选国家队,并且到现在仍可以算是一流选手。

他的这个徒弟叫杨帆,ID:ayalyc 现在中国数据广播游戏频道做项目经理,后面也会提到。

不过还不到谈徒弟的时候,98年的苹果本身也菜的很,标准当然是按现在的星际水准来衡量,但在那个人族完全没有医疗兵的时代,用人族打出名堂并非说说这么简单,就好象我问现在的玩家们谁碰过星际1.01版一样。

apple有个老搭档不能不提,LY.fan,外号蓝大法师,一个打法诡异的虫族玩家,专琢磨各种单一战术流程。kulou.csa在2000年夺取全国冠军,从分赛区打到总冠军只用了一个战术。无论时间把握,还是建筑摆放位置,都依稀能看到LY.fan的影子,这个除了apple外再没一个人能认的出来。

有关蓝大法师,在后面发生了一件事情将他又从被人淡忘的时间里拽出来热闹了一把,那是中国星际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暴力事件,涉及到的人员都是当时圈内以至到现在仍赫赫有名的人物,以后会有详细介绍。

98年到此卡住,我们不必重复去翻旧皇历老古董,那个没人爱看也没人爱提,还是直接迈一步看看99年的情况。

99年国内星际的状况可以这样概括:

星际在99年逐渐在国内流行,国内的服务器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其实在98年底,国内就
已经有了服务器,先是梧州,然后是湖南,前后不到一个月,跟着就是263,很多在国外玩的玩家也纷纷转到了国内。
而玩家开始低龄化,主要以学生为主,年龄多在14——22岁。他们大都在地方的网吧里,
象长沙,株州,广东通过拨号或者ISDN上网,收费也很低,只有2——3元。一个月花费也就100——200元。这样上BN玩的人就越来越多,到下半年的时候,263与湖南BN成为国内两个最火暴的服务器,每天在线人数都保持在100以上。同时星际争霸也成为网吧里的主流游戏项目。


现在又一个人物冒出来:

洪哲夫,24岁,哈尔滨人ID:hongzf 5次星际争霸全国冠军,2000年8月第一周Sina.com新浪科技专栏人物,素有“中国星际第一人”之称。目前任职于北京联众公司合作游戏事业部。

他说他是在98年3月30日拿到星际光盘(游戏是4月1日美国发售,我一直没搞明白他是怎么弄到的)。最让人听着挠头的是,他在2001年以前从没买过正版,也就是说他打了3年星际都是在用盗版,这个想必也是和国内服务器出现有关。

99年对星际影响最大的当然还是1.04版小狗变飞龙的BUG,注意这个是世界范围的而不单指中国,在官方BN利用这个BUG打星际的远比国内服务器的人多,听上去算不上安慰——任何国家的人都有素质高低之分。暴雪不会太在乎拥有世界最多人口但正版最少国家的玩家怎么想(这话说的好象有点过分,但就游戏市场分析来说,中国被众多国外游戏厂商忽略是很正常的),总之这是全世界玩家的问题,暴雪很快做出了1.05版补丁,大家总算安静下来,不过这个状态并没能维持多久。

***软件做出的星际地图作弊器在接近年底的时候出现在BN,国内第一次特别关注此事是在csa第3次内部比赛的时候,csa的队员xxx.csa在预赛时还是个人见人菜的菜鸟,但在数天后却打进了8强,并且一路淘汰强手打进了半决赛。csa当时的领导层感到事情有点蹊跷,为此特地找到了当时比较出名的韩羽良来做裁判,看看xxx.csa究竟是不是在作弊。
韩羽良在观看完比赛(那场比赛仍是xxx.csa获胜)后出来说,xxx.csa并没有作弊(后来知道那是xxx.csa在短期内与KBEN.csa和pby.csa苦练出来的)。于是此事没有再追究下去,但大家对作弊器越来越敏感,众所周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论出多少补丁也无法阻止***,尤其是在网络上,如果作弊器大规模传播(那是肯定的),那么所有在网络上进行的比赛都无法保持公正性。

99年底到2000年初,韩羽良同一个叫麒麟(此人现在不知在何处)建立了战网裁判组,专负责裁判各战队之间的比赛,并且要截图撰写战报。即便没有作弊器,这样一个组织成立也非常有必要,因为所有成员都是当时很有名的玩家并经过确认,能保持绝对的公平性,比赛双方也对裁判组表示认可,因此裁判组接手各战队裁判工作以来,从没有争吵出现。

裁判组第一次裁判任务的比赛双方是[H.K]战队与[NNQ]战队,都是当时乃至现在名不见经传的队伍,不过NNQ战队最终还是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在他们的战队主页上加了一句话,这句话后被传诵至今: 我们不可能玩一辈子星际,但我们可以做一辈子朋友。

关于这句话的起源有很多版本,我在这里纠正一下,这句话第一次出现是在NNQ主页,99年与2000年交替时期。

谈起主页,当时最火暴的是一个叫“阿蔡新时代之星际争霸”主页,老实说,这个名字起的非常烂,不过该主页是当时国内星际网站中最火暴的。原因是阿蔡将主页与论坛合在一起,设置了一个谈论区在首页,讨论双方谁有新的战术观点就在首页上发文章,因此阿蔡倒是省的去更新页面了。但这个工作终归需要人做,于是99年底,阿蔡与城市猎人工作组的海怪(代表韩羽良)在老湖南一个私人频道里商谈合并主页的细则,并在不久后正式将主页合并,主页的名字叫:

“论战高手之星际争霸”

阿蔡是个台湾人,现在北京。他还有个可爱妹妹现在北京上学,习惯的人都称其为蔡妹,蔡妹尽管自己还不会打星际,但却有一个星际高手做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叫何毅,最擅长zerg,ID是sunmoonstar.


重写中国星际历史回顾(3)
作者:[AOQ]Cat
2002-12-17


--------------------------------------------------------------------------------
2000年

1月:
hongzf:星际争霸可没恐韩症!

5月9日
《光明日报》:电脑游戏就是×××,就是×××4号。

6月12日:
韩羽良:昨天,我们使骄傲的日尔曼人低下了高贵的头!


玩家:“中国游戏还没有形成产业,连萌芽都不算。”


笔者:每个时期都有玩家在努力,过去有,将来肯定也有,不同的是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

然而,该成功的总会成功,该到来的终归回到来。


中国星际历史回顾重写 第三部分


最终决定匆匆结束99年来到2000年,因为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不得不使人长久思考的事情。

先概括一下2000年初的状况:

2000年初的国内BN人才济济,除了以前熟知的那些高手,我们又见到了几个新的名字。
比如昆朋BN的LADDER排名第一的ayalyc,实力超群,而后又结识了red-apple,并拜其为师,成为新一代高手的代表。
白狐,打法多变,战术灵活。原本是[NNQ]战队队员,不久以后他成立了西北星际联盟,独霸一方。
×××子,得hongzf的指导,在短短的2个月时间一跃成为这个服务器的顶尖高手。
与此同时,另一个名字正在新湖南的服务器崛起,并最终顶替了dby成为湖南BN的第一高手。这个人叫jeeps,与MTY在同一个网吧上网,两个人配合2v2在成都几乎无人能敌。并通过几个月的努力使Rainbow战队走向了辉煌。
随后昆朋服务器出现问题,大批玩家转向上海BN,在这里,另一支国内擅长打多人配合的队伍,原上海的voodoo战队与dr战队合并,取名ET战队,成为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几乎是同时,CN战队成立,本意代表CHINA。队长elf.cn,非常活跃,经常组织活动,并最先将CN战队和CN俱乐部区分开,思想超前。

昆朋BN曾有个小插曲,一天晚上昆朋BN来了几个韩国人,用蹩脚的英语(随便哪句话都有语法错误)***并贬低中国玩家,他们当然是被骂得一塌糊涂,然而当晚与他们交手的国内玩家却输了,这个事情第2天被贴到了论坛上,hongzf勃然大怒。
“星际争霸可没恐韩症!”
这是他当时说的唯一一句话,随后当晚他就出现在昆朋BN,不过那几个韩国人再也没来过,这件事情也就作罢,直到很久后听到一个谣传:那几个韩国人实际上是中国玩家假扮的。原因是吸引别人同他们打。
这段小插曲没有任何意义,听起来也很不是什么滋味,众所周知的原因:到现在为止星际争霸仍是韩国人的垄断项目。


现在还是要先接着老话题说,如果说1.04版BUG是有关玩家自身觉悟的话,那么从1.05版开始出现的作弊软件完全是对玩家道德的考验。的确是这样一种说法,在官方还未确切公布消息前,玩家利用BUG打游戏甚至参加比赛谁也无法提出什么,除非是事先规定好(yellow不也层用过飞天农民的BUG吗)。但作弊就完全不同了,竞技游戏中的作弊器也好,网络游戏中的外挂封包也好,都是严重扰乱游戏平衡性的程序,最大的受害者是厂商。

暴雪迅速做出了1.06版和1.07版补丁,国内玩家大多改用了1.07版,本以为该安稳一阵,但不想没两个星期针对1.07版本的作弊软件也出现了,而且功能强大,与老作弊器不可同日而语。

事到如今暴雪也彻底没了办法,一切全凭玩家自觉,这些事情就发生在99与2000年交替时间,随后是前面提到的国内裁判组成立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裁判组的成立更该象一个信号,那是中国玩家们从未接触过的概念。

游戏职业化

韩羽良于这年初在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提出了有关星际职业化的问题,引起了不小震动,很多热心玩家纷纷发贴回应,记得曾有个玩家说要用“一生来支持”,现在看起来这个说法未免有些幼稚,不过足见当时玩家们的热情所在。

其实,每个时期都有玩家在努力,过去有,将来肯定也有,不同的是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然而,该成功的总会成功。

韩羽良是在国内星际界(其他的拿不准,但星际圈是可以肯定的)第一个提出职业化概念的,并开始了他的北京之行,找有关部门和一些大的商业集团或网站咨询,其结果自然不用说(相隔几年到今天我们还是没做成更不用提那时候了)。

不过他还不算白跑,在sunmoonstar的介绍下他同stoneman(专撰写quake3文章)一同到[Beijing]战队的基地参观,并观看了red-apple,hongzf同韩国留学生[Beijing]min的战斗,在观看完red-apple与[Beijing]min的战斗后写了一篇战报,这篇战报后来在电脑商情报上发表,老一些的玩家恐怕还对报纸中提到[Beijing]min在派出3个农民同时分了3个基地那一幕有印象(现在听起来似乎很正常)。stoneman对[Beijing]min的打法做了全面分析,并由此提出了一个新的战术名词:

韩国扩张流

不过现在还没到具体研究战术的时候,中间又有人插了进来,这个人并不是个星际玩家,确切一些说他是个编辑。 但凡在游戏圈依靠笔头子混过两天的人都知道祝佳音,笔名Commando,著名的星际小说《勇往直前》就出自他的手笔,关于这篇小说我不必给什么评语,只告诉你这篇小说掀起了星际文学创作的热潮,如果你还没看过的话最好去看一看。

Commando现在大众游戏编辑部任职,以他的文笔和资历听上很自然.顺便多扯几句,他写UO的小说比星际小说要多的多,但在UO界影响最深的是他的老乡,一个叫"可爱多"的女孩,写了一篇叫<平静的湖>的UO小说,那篇小说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后来国内大部分站的站长都是因为看到这篇小说才开始玩UO的,包括我们熟知的笑三少,当时也是因为看了这篇小说离开的星际.至于Commando本人,他的星际水平也实在无法与他的老朋友hongzf相比。

当然,你只看过<勇往直前>还不够,另一篇星际小说你更是非看不可.

我一直庆幸新唐最终还是以星际为背景写小说,因为<血染的图腾>写的实在太好了,随后续上的<光辉岁月>也不失为经典,还是那句话,没看过最好现在就去看.
新唐本人属于广州TS战队,TS的队长是topspeed,这个名字想必不用我介绍了。

对此大家一至认为,星际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而不单单只是游戏,这个看法很模糊,但确实很有道理,游戏本身无论叫什么,文化也好,产业也好,总之不能将他只视做简单的节目,你可以不以游戏来娱乐,但绝不能否认其存在的必然性.

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不是这么认为的:

2000年5月9日,《光明日报》刊载了一篇题为《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的文章,反映了武汉地区电脑游戏室害人不浅的情况。

此文章出自一名记者之手,按照他的说法,他在一夜之间迅速学会了《星际争霸》与《英雄无敌3》两款游戏(就我看来这两款游戏哪个也不象是一晚上能琢磨明白的),并在第2天无敌于网吧,因此成功地取得了网吧玩游戏的少年与网吧老板的信任,套取了不少有用情报,并且他还引述那位游戏室老板的自白:"这电脑游戏就是×××,就是×××4号,不是我引诱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

从那一天起,中国的游戏人成了不折不扣的毒贩子,广大玩家均成了吸毒群体。

这篇报道中对星际争霸指名点姓,将其列为了电子×××的主要“品种”,星际在国内的情况便可想而知。

不过此时国内的星际玩家们正热火朝天的准备另一件事情:

由CPGL(中国职业玩家联盟)组织的中国对德国线上星际争霸比赛即将开始,这是中国玩家第一次组织起来与国外选手进行国与国的正面较量,全国玩家为此倾注了极大关注,全国各地的高手每天在网上汇集一起商谈对策战术,并成立了国家队,每天进行集训。要知道,德国人认真严谨的作风是出了名的,稍不留神就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2000年6月11日晚23时,中国国家队对德国国家队的星际比赛正式开始。频道里汇集了当时所有国内知名的星际玩家等待消息,直到eat打完得一场出来说,赢了,大家才松了口气。

最后比分结果:中国6:0获胜。

那晚笔者有幸也在频道里,一直等待每场比赛结果并在赛后长时间留在频道里——那个时候阿良正在与德国人交谈,jeeps和MTY说要去吃夜宵喝酒庆祝。最后本人在第2天凌晨5点半才下线,只记得频道里全是中国玩家的欢呼,我们互相看不到各自胜利的笑容,也听不到彼此的声音,只有数不清的字体和符号一排排的在屏幕上顶出来,我相信那一晚有很多玩家没有睡觉。虽然以后直到现在我们取得了更多更大的成绩和荣誉,但毕竟那是第一次,是最甜美的。

在6月12日早晨我看到阿良在论战高手的论坛上发了个帖子,内容大概有这么几句:“....昨天,我们使骄傲的日尔曼人低下了高贵的头....正值欧洲杯联赛开战,在国足衰落之际,我们取得这样的成绩,可以告慰家乡父老了....."

随后没多久论战主页更新了新闻,下面是当时的新闻:

重大消息

昨天晚上进行的德国队 vs 中国队的比赛已经结束,中国队大获全胜,对方出场队员均在GER VS USA比赛中出现过,比如GER~Kala,GER~Korn(GER队长)
尤以TS战队的SHOMARU 以TERRAN和KORN的Z、P、T单挑,以2:1获胜为众人所讨论,可惜无法亲眼目睹,引以为憾:(
下面是比赛的结果:
[CPGL]Shomura vs GER~Korn 2-1
[CPGL]Master vs GER~Kala 2-0
[CPGL]D4 vs GER~Monkey 2-0
2v2
[CPGL]..Star+[CPGL]Uboat vs GER~Muta+GER~J anis 2-1
[CPGL]TopSpeed+[CPGL]Mars vs GER~Brzelius+GER~Al 2-1
[CPGL]jeeps+[CPGL]mty vs GER~SiDiOus+GER~Xel’Naga 2-1
总比分6:0!!!!!!!!!
正值欧洲杯联赛开战,对比我们的足球,我们可以笑告家乡父老:)


中国社会对足球投与的关注和支持与星际截然相反,而所得结果也是截然相反。

2000年6月11日,在“电子×××”的帽子下,在国内社会的巨大压力下,中国星际玩家做到了至今为止中国足球仍没做到的事,那就是:

战胜德国队!


重写中国星际历史回顾(4)
作者:[AOQ]Cat
2002-12-24


--------------------------------------------------------------------------------
进程有些拖沓了,原因是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无法一一列举所有的事件,相关人物也记不太多——有些事情是确实不知道,有些事情只当作不知道,还有些事情,永远也不想知道。


中国星际历史回顾重写 第4部分


2000年的后半年:

CBI在这一年搞的全国星际大赛最终以kulou.csa夺取全国总冠军而告终,但这个结果多少使一部分人无法信服,原因是kulou从北京分赛区到拿全国冠军一路只用了一个战术:碰到zerg就单基地出飞龙,碰到terran或protoss就单基地出lurker,这个在今天看起来完全被打死的战术在那个时候居然屡试屡中,kulou就这样一路单基地,将众高手纷纷斩于马下。看这样的比赛有些无聊,大家看大屏幕时随便瞟一眼就知道哪个是kulou:单基地,lurker,慢运高台或是单基地,飞龙压制,占矿,永远如此。如果那个时候有1.08的录象功能,大家一定认为大屏幕正在放前一盘的录象。

客观的说,那种打法既保守,又烦人,并且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就是实用。

好看的未必实用,实用的未必好看。

kulou的战术从大屏幕转播开始就彻底暴露,而那还是距离决赛很远的时候,之后所有与kulou交手的人明知道kulou要这么打,却还是输了,在这点上没人说的清楚。

不服气也好,不信服也罢,夺取冠军就是实力。

kulou本人也借这个机会得以够资格去韩国参加wcgc(WCG的试赛)比赛,并打进了前12强,原本可以走的更远些,问题是中国选手除了The hunters就是lost temple这两张地图,其他的一概不知,这是失利的关键。有个普遍存在的看法认为还有个原因导致中国选手止步12强:中国另一名实力强劲的星际选手HeNRY_HO (本名:贺庆)因为鼠标出现问题而被淘汰(负责他那个赛场的白痴裁判不懂英文,没搞懂他在说什么,只是示意他继续比赛),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问题中国选手能取得更好成绩也说不定。

问题在于:那只是如果,无论如果出什么结果也只是如果,过多遗憾停留在已发生的事情上已经不明智,为那些不可能重新再来的事情提出种种假设更是浪费时间,我们应该把这些假设用来判断未来未知的事情,那样我们或许,NO,是肯定,做出的事情比现在多的多,成绩大的多。

就是在这界CBI上,著名高手如月影在武汉赛区被淘汰,将他打落下马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菜鸟(当时非常普遍的说法),这个“菜鸟”用的是一个很有趣的ID:烤鸭。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认为,如月因为面对摄象机过度紧张而被烤鸭击败,无缘总决赛,事实也是如此,如月也为此惋惜不已。

至于烤鸭本人,一年后在韩国WCG赛场证明了自己,那时他与MTY并排站在冠军奖台上手举着五星红旗。


CBI大赛刚结束,另一个策划已久的大赛也拉开帷幕,组办者是cesa(中国电子竞技联盟)。

海宾 ID:=A.G=Kingpin

cesa的发起者之一,后去亚联,现在《数字世界》报纸做执行主编,手下除了MTY等人还有个曾专写战报的编辑,ID:=PNZ=JEFF,以后会有介绍。


Kingpin早在2000年上半年就拉来了red-apple与小河,一起进入腾图组建cesa,分别在全国4个分赛区(天津,上海,成都,广州)投入大规模奖金(分赛区仅冠军的奖金就是15000人民币),并计划最后在北京总决赛。

但甚至连分赛区比赛还没搞起来的时候,Kingpin因为几个老朋友的熟关系离开腾图去了亚联,不过比赛仍照常举行。 分赛区的比赛很成功,但总决赛迟迟没有举行并最终流产,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在北京搞比赛会遇到诸多想不到的困难,包括政府部门的批文等等我们根本没接触也从不明白的问题。实际上最关键的原因(其实是道听途说的猜测):尽管分赛区很成功,但出资方的钱没有收回来,因此总决赛没有再搞。


这个猜测最合理大家也最容易理解:分赛区共投入了100多万,但原本计划依靠广告将成本拉平的计划彻底泡汤,在损失了大笔资金后腾图犹豫不觉,诚然,玩家们热情很高,各赛区气氛也很火暴,但自己几乎是在白扔钱,换了谁也不愿意。因此总决赛没有再做,cesa在不久后也不复存在。


说起来,玩家们当时对cesa关心的并非是总决赛而是其组织的另一次比赛,以cesa出面,一支由国内高手组成的队伍与韩国职业玩家交手,这是中国玩家第一次正式与韩国玩家对抗,因此大多摩拳擦掌,准备一血中国足球恐韩怔的耻辱。

比赛结果另大家瞠目结舌,中国队被打得落花流水,1:8落败,除了ayalyc极为艰苦胜出外,其他人均输得毫无悬念,red-apple也败在一个韩国人族玩家手里,说起那个韩国人,apple输得还不算冤枉,因为不久后那个韩国人就横扫韩国星际高手,并以TVP用地雷点亮全图的经典战役而闻名,这个韩国人族玩家在星际中的一个兵种名前加了个冠词就成了ID:TheMarine

中国星际玩家对韩国扩张流有了深刻认识,或是说终于明白计算时间的概念。

那才是职业玩家。

回到刚才,Kingpin去了亚联后立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原彩虹战队挂在了亚联底下,改名AG战队,队长MTY,副队长Yr,这两个人不必多说,若是告诉我不认识他们的话就更没什么可说的。AG战队成立后立刻吸收了国内诸多高手,因此亚联战网也在短时间内聚集了很旺的人气,亚联官方主页成为当时国内最权威的星际网站。

说起这个主页,大家都很熟悉,前面也提到过:论战高手之星际争霸。本是个私人网站,由阿蔡与和阿良共同管理,偏在最繁忙的时候阿蔡去北大上学,网站便完全交给阿良负责。由于工作量繁重以及缺乏资金维护,阿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这个决定到现在还无法判定是对是错:

阿良将论战高手主页卖给了亚联,论战成为亚联的星际网站。

网站卖了3万元(据说是这个数字),也因此惹下了祸.

第一,此事阿蔡根本不知道

第二,事后卖网站的钱一分也没分给阿蔡.

其实,处于种种苦衷(具体事件8DA论坛以前曾有过争吵,很多事情已经有人解释清楚),钱的事情分不分倒没什么关系,但阿良犯的主要错误是没早对阿蔡打声招呼.虽然阿蔡本人对网站被卖不太在意,但有熟知此事的人却比较在意,并采取了非常极端的做法.

2000年9月下旬的一天,Kingpin在睡觉时被电话叫醒,他赶到派出所时见到了被打的面目全非的阿良.

第2天,lan.yf(蓝大法师)和其弟lan.yq等人因殴打阿良而被拘留.

圈内人大都在第2天得到的消息,因为是星际圈有史以来影响最坏的暴力事件,因此大家均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将事情压了下去,没有公开.

个人看法:
阿良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唯一的失误,就是没有将卖站的事情通知阿蔡,尽管改过几次版,但网站毕竟有阿蔡的一半,一声不吭地卖掉,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而阿蔡本人还没说话,蓝大法师等旁人却强行插手,动用了野蛮手段,殴打阿良,错上加错,更不用提。

以当时电子×××的舆论,此事如果说给圈外人听(例如你的父母)该是什么反应?

差不多该提提战队了:
这一年AG战队刚刚建立,实力强大,不必多说。
[Beijing]战队情况大家都清楚,受韩国留学生影响而几乎整支战队都在用zerg,典型的扩张流打法。
ID队复杂了些,原本是中国Quake3的精英组成的队伍,后由hongzf,eat等人加入组建了ID的星际战队——听到那几个人的名字也知道实力如何。
TS战队很早就有名,借用一个形容,TS战队雄起是在CBI广州赛区上,他们包揽了前6名,在广州处于垄断地位。TS的主力shomaru在之后近一年的时间里一度被认为是中国P族第一(另一部分人推举东北高手×××子),现在他与队长topspeed等人一起征战warcraft3,并一度在亚洲官方BN打进前10名,同时TS战队还包揽了亚洲BN上中国玩家前三名的名额。
ROOM等人在CBI上海赛区的优秀表现使全国玩家知道上海有个SVS战队,说他们一举成名一点也不为过,比较而言这支队伍比其他队伍幸运的多。

实力强劲者以这5支战队为先,至于PNZ,CVB等战队,此时想争夺一席之地还欠些火候,后来分析良久,以SVS为例最有说服力,想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强队,需要有人挂着战队ID拿到一个全国冠军或是非常好的名次打出知名度,吸引其他高手×××。许多战队奋斗很久但却始终不得要领,可能缺的就是这一步。

在资金注入之前,战队引入竞争机制只能维持短暂辉煌,这个时间有长有短,反到是kulou把CSA搞成菜鸟大乐园来的寿命长些,毕竟菜鸟是星际的新生力量,最有热情。
当然,我们提到的前提是“在资金注入之前”,即便无资金注入,只要有企业支持,战队绝不会这么容易就无声无息地垮掉,那么在此之前,将战队划分一线二线三线的队长们最好三思而后行。

接近年底的时候,一款很早就上市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在国内某些网吧悄然流传开,这个游戏用的是QUAKE2引擎,游戏名为:counter-strike,简称CS,翻译过来叫:反恐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