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低智商社会》by 大前研一

  低智商社会,在大前研一眼中就是指智商降低,或者停止思考的状态。外在表象就是“笨蛋现象”。
  
  从表面上看,确实如此。人们的智商变低了,胡言乱语的多了,啥想法都没有的多了,屁大点儿事儿就跳楼的也多了。果真社会在低智商化吗?——我难以苟同。至少对中国而言。
  
  大前研一指出,低智商的推动者主要有三个。
  一个是报纸。大前说日本报纸会误导读者对社会的理解,其关键问题就在于自身组织和体制上的不足。导致报纸对社会、对政府都提不出尖锐的问题。这一条对中国显然不成立,因为人们已经学会不看报纸了,特别是官方报纸,对官样文章不但有了免疫力,而且能透过字面来看文章了。很显然中国人在这方面智商在不断提高。
  一个是电视台。大前说日本电视台净整些笑话、智力竞赛和综艺节目,而且越傻越俗的人越红。这导致了人们越来越幼稚。这一条对中国显然不成立,因为我们发现电视台最高尚的时候,却是我们智商最低的时候,简直是把观众当傻瓜。反倒是这些俗节目让我们觉得自己还有些人味和生气。很显然,在这方面并没有降低中国人智商。
  一个是教育体制。大前的观点印证了一句话——城里的想出去,城外的想进来。大前居然以为中国的教育体制太好了,日本有必要学习。这让我无话可说。
  
  说来说去,我还是觉得当前的中国人,特别是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智商是史上最高的。
  
  之所以被认为低智商,那是由于媒体的多元化和信息来源的多元化造成的。就比如说以前共有10个高智商的人,他们霸占了所有大众媒体(一共就三、五家媒体),给人感觉一定是:“哇,好高智商啊。简直个个都是圣人。”而现在呢?可能有100个高智商的人和10000个低智商的人一起抢所有的大众媒体(一共至少上千家媒体),那么会给人什么感觉呢?——“哇,社会智商怎么变得这么低啊。这简直是低智商社会啊!”果真低智商吗?
  
  有人说:像19世纪法国的雨果、俄国的托尔斯泰,那样的大文学家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说明现在人太浅薄了、弱智了。
  我说:这不一定。因为文学形式是有流行区间的。就像唐诗,那是属于李白杜甫的文学形式。后代人知道就行,没必要和李杜比。即便去比也准定强过他们,就像四大名著,在网上比西游记更光怪陆离,比三国演义更阴谋诡计,比红楼梦更莺莺燕燕的小说是数不胜数,只不过宣传不够罢了。至于深刻,《安娜卡列尼娜》的几百万字不见得比围脖上一个140字的小贴士更深刻。更何况,100个知道《安娜卡列尼娜》这本书的,究竟有几个人会去读,又有几个能看的进去呢?这种形式早已不适合这个社会了。无人去读的书,价值又能剩多少呢?
  
  有人说:现在年轻人对国家大事不关心,就看自己那点儿东西,太浅薄了、弱智了。
  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国家是什么东西,现在年轻人都知道的很。他们担心的是2012世界末日,或者外星人***。至于国家,在哪里不一样,说实在,他们站的高度比那些所谓爱国者高多了,眼界也比那些所谓爱国者宽广多了。开心了遵纪守法纳税,不开心拍拍屁股移民了。能说他们弱智?
  
  低智商社会,到底只是一个伪概念。我就是这么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