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城市拥堵病”,两位人大代表建议:学北京控制车辆上牌


       浙江省十四届四次会议闭幕,某些个狗屎代表提的SB问题,这里我得回应一下或者抒发一下内心的不爽。其实对于城市堵车,暂时和我没什么关系,的确,我现在别说买四个轮子的车,就是出门打的都偶尔打不起的人。我不是很在乎这摇号上牌照,单双号限行等一些关于治堵车方式。我很明确,我买不起车,更加开不起吃油的车,油价是什么?是垄断之后只有涨没有跌的房价玩意。我也不啰嗦这个,就看看钱江晚报发出的新闻,浙江省人大代表——宁波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副总工程师张晓斌和浙江广博集团董事长王利平有自己的观点:建议浙江借鉴北京治堵方案,下猛药、出狠招,从源头上“治堵”。(首先喷点脏话,天朝什么制度?这代表是代表什么人的?院子能代表他们家院,能代表人民么?他们知道人民的穷苦,董事长代表什么?代表他们企业么?能代表员工在讨薪水做工苦的滋味么?什么人大,都是一些狗屁代表去拍掌,去吃喝玩乐外加收台笔记本回来的会议,有几个代表实实在在能代表低层的弱势群体)
什么个狠法,请看:  1.限制牌照发放数量。  2.提高停车收费标准。 3.大幅增加单行片区。  4.发展交通网络,将居民向外围分流。具体看的请点击这里。或者去看2011年1月22日的钱江晚报的A3版。

        一,他认为,浙江应借鉴并推行北京的治堵新政,通过“摇号上牌”限制发牌数、还可以增加汽油消费税、进城拥堵费等,从源头“治堵”,在停车地提高停车收费标准。他认为,你认为个狗屎吧。摇号上牌,怎么摇,吃了×××去摇,还是你院长去摇啊?能保证这个公正么?火车票还实名制,都被你们这些狗屎实名到你们亲戚家去了!增加税,又一个脑残的提法,您这不是维护有钱人么?这点税务,这点钱,对于有钱的人是个钱么、您现在把汽油定在10美金1克,有用么?SB,某些sb官二代富二代还开不起这个车?这些代表都是给富人与权力代表,这些方法对于真正富人,是个方法么?您个脑残代表。本来就很多不公平,收入不平衡,您现在好了,年薪没有1000万别给我开车,您没钱没家境就应该40岁的时候去娶20岁的人。什么规则都给您们这些富人代表来定 ……定好,根本就是对你们没有限制,你们汽油费,堵车费,停车费全去院子里公款报,的确不在乎钱,你他妈的摇号,企业的车让您摇,全让您摇出来给您开……

       二,除了提出一个由日本学习回来的增加单行道,还算个人说的话之外,还有屁建议?发展交通网络,把居民向外围分流。又一脑子被猪踢的意见。这个还需要您提出么?就现在的房价,已经把没钱的居民向郊区,甚至山沟中逼了,敢问几个工人农民能买的起市区的房子?真正是什么?难道城市这些堵车的人都是回家么?脑残的代表,这是因为您的资源全部在市中,学校,公司,医院,政府单位等一些必须打交道的资源全集中在市里,开车的人不是全是下班回家。而是去市区办事,去政府部门送红包,尤其过年过节。去学校接送孩子,去医院看那要人命的病,去银行取那要交药费与上学的等钱,不交这个钱,就会给您停药,给您晾在手术台,给您立马停止用药的。你们这些脑残的代表?不是脑子疼了就暂时的治脑,脚疼了就暂时治理脚。您应该通过物体事件的表面现象看本质,看真相,看到底是伤到哪里?
       三,您要觉得要狠,要猛,OK。您可以提猛的,来狠的。我给您支招,比如,停止造车工厂造车,不让生产车,那您就买不到车,就没这么堵了。或者您提只有符合什么样的人才能开车,比如人必须达到猪头设计院长能买车,这也好办的。甚至你一个四轮的车,直接一个亿来出售。OK,买不起,不堵了吧!×××的车让人买的,还鼓励人买,去增加狗屁的GDP。然后买来车,不让您开,让您开不起,这当我们钱多啊,那不如去买个汽车模型回来!X.要狠的,直接买车需要天草开票好了。回到那过去年代,买什么都必须要票。摇什么号啊,弄出个汽车票,没票不让买,万一腐败,出了很多汽车票来,卖出很多汽车来,你再出个上路票,没票不让上公路得了,票子也搞个7天期限,然后7天过了再去申请票去买票。和土地一样,过了70年,再拿出来卖或者收钱收税,那样给政府增加了N多收入,多少好啊!


其实都很清楚,为什么城市这么赌。
        一,人的素质,这里包括N多的内容,中国特色人,爱耍小聪明,爱耍权力,爱耍钱。所以开车不按照规则来,就爱来回的变道,走路的开车的就爱闯红灯,有钱了,去小区外面上个厕所或者去三百米外的广场跳个小舞都要开车去,爱耍呀,我有车啊,我有钱啊,我开的还是宝马,法拉利啊。我是某个猪头院的院长啊,我有车啊是吧?是这些吧?
        二,资源全部集中在市,学校,医院,政府,事业单位,银行,大商场,天上人间等等必须打交道物体与组织,那个不是在市区或者市里的。那么人要娱乐,要吃喝拉撒,就要来城市里,到天上人间呀,要去家乐福买打蜡的苹果啊,我生病了我得去城市里的医院送红包看病看医生啊,是吧,我孩子要上学,我得去市里上好点的学校啊,不然出个被社会逼疯的傻子,去学校乱杀无辜了,我孩子怎么办?我得办事,得送红包,买东西,我得去银行取钱啊,我要办一些官方的营业执照啊,我得去政府啊…………想想吧,我要生活,我必须到有资源的地方去啊。去寻找这些资源啊!

         对于一二两点,假如人有素质,都按照规则来,开车不随意变道,不耍面子,耍聪明,都是受过真正的教育,并且吸收进去的。而不是为看考试的教育行为。那么至少堵车乃至一些社会性的问题都能解决很多了。都按照法律法规来办事,还有这些事情么?而把这些资源分散式的扩散到郊区,还有这么多车到城市里面么?我是猪脑我都能想出这些,你们这些设计学院的院子,董事长,代表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想明白,看清楚,就代表发话,提一些狗屎建议,全是歧视人,为了区分有钱没钱的高等人与低等人的法子?代表你妹么?您们都是李刚好朋友,怕什么?有的是钱有的是权,你就会想出一些把有权力和没权的分开,把有钱没钱的人分开,你们这是代表啊?你们真的有良心啊?有代表思想啊,你们都是一些白天表面是个人,晚上就是野兽,就是变态的自私人吧。为人民服务,估计是为某些人民服务吧。代表人民,你们都是代表家,爱代表,都是代到自己头上了。

           哎,什么世道,放眼如今浩浩荡荡的东西南北年末春运大迁徙,有多少的辛酸故事?多少年钱铁道部,公安部,公路部,航空部以及相关部门在某某会议上的口号,三年内解决温饱,达到小康,追上发达,让春运不拥挤,让人人都能有票回家,三年复三年,依然预言三年后能解决困难,三年后解决了困难了,然后出来一个困难之难,国大历史久,语言博大精深啊。的确解决了一些问题,只是这个问题的难度,这个事件的形容词变化了一下。从解决困难到解决艰难。解决到最后,有钱的人坐飞机回家,开车回家,有权的公车开回家,走狗给您接回家,一系列都是因为不公平,资源分配的不合理,并且一直分配一直不合理,犹如人行道,一年能挖开整修三五次。哎……能不堵么?信访局除只有到了中央有用,只有全国媒体与人民关注才有效果,能不堵么?都要上北京,北京能不堵么?犹如买汽油,只能到中石油,中石化购买?他说涨,你要用,还得买啊,难道您有权利有本事让人跌么?说来说去都啰嗦了,哎,重复了。懂的人明白我说什么,不懂得人我说更多都没用!
 

 

http://bbs.51cto.com/thread-8111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