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称 :江东六十四屯(俄称外结雅地区

侵占时间:190084日沙俄单方面抢占江东六十四屯至今(《瑷珲条约》明确是中方),中国至今未作答复

  地理位置:黑龙江左岸,精奇里江口以南(南北长100多公里,东西宽近50公里)

  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后,中国当局曾依约讨还故地。苏联时期提出荒谬至极的“租借地说”。到了俄联邦又提出所谓“自古以来的俄罗斯领土说”。到了现代,中国政府不提了。

  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左岸,精奇里江口以南,南北长100多公里,东西宽近50公里。江东六十四屯原属中国领土,归瑷珲副都统管辖。按照中俄《瑷珲条约》规定,江东六十四屯一带依旧归中国官员管辖,中国居民在原地有永久居住权,俄国不得侵占。

  江东六十四屯,居住着汉族、满族、达斡尔族等中国居民近3.5万人,这里“土地膏腴,人民勤农为务,年产诸粮,富甲全省”,是黑龙江中游最富庶的地方。在《瑷珲条约》签订后的40余年间,远东俄国人粮食、蔬菜半数取于此地。到19世纪末叶,俄国移民大量涌来,这块土地旋即成为沙俄侵吞的目标。

  1900717日,俄国派出一支军队越过精奇里江,扑向江东六十四屯。俄军驱赶大批屯民“聚于一大屋中”举火焚烧,逃出者不足半数。俄军沿着江边,一个屯子挨着一个屯子,将中国居民房屋纵火毁尽。死里逃生的中国居民扶老携幼,逃奔黑龙江边,因江水阻隔,绕越不能,只得露宿江滩,哭号凄惨。顷刻,俄骑兵追来,枪击如雨,中国居民的鲜血又一次染红了黑龙江水。

  驻瑷珲的中国官兵见俄军“在江东恣行焚戮”,激起无比义愤。为保护屯民过江,瑷珲副都统凤翔派统领王良臣等带骑步炮兵300余人于17日夜偷渡黑龙江,至精奇里江口,截俄援兵。18日晨时,中国渡江官兵与俄军在精奇里江口的博尔多屯展开激战。这场战斗为江东六十四屯居民渡江赢得了时间;十八日申时中国军队主动退回黑龙江右岸。

  在博尔多屯激战的同时,瑷珲水师营征集商船20余只同水师营战船共30余艘,日夜接渡,飞棹如梭,将幸免于难的部分屯民接回江右。

  718日,又一支俄军渡过精奇里江,继续焚烧“满人村屯”,仅在博尔多屯一处就枪杀了上千名中国居民。又将未及渡江者,不分男女老幼,农夫工匠,各业人等,一同逼入江中。除数十人游过江岸得生外,其余人等皆被逼溺死江中,浮尸蔽江数日不绝。至21日,俄军将中国居民的村庄“全部捣毁干净”,中国人“一个也没有了”,所见到的尽是失去主人的猪、马、牛、鸡。凶残的俄军在这片废墟上“组织了真正的围猎”,俄军**还“为围猎发行了特殊的证券”。

  事发十几天后,沉溺在黑龙江底的无数死难者尸体浮上水面,顺流淌去,江面漂浮油层,江水为之奇腥。

  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两处大×××,共有7000多中国和平居民被杀害。

  美国历史学家贝弗里奇说这一惨案是“俄国在远东最近历史中臭名昭著的丑闻”。日本人石光真清指出,这是黑龙江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最大的悲剧,最大的罪恶!” 俄国人多伊奇认为,“沙俄现在实行的这种惨无人道的做法,只有与中世纪审判异教徒的宗教法庭和西班牙对异教徒、犹太人和摩尔人的迫害才可以相比拟”。

  190084日,格里布斯基发布命令,根据《瑷珲条约》一直归中国**管辖的江东六十四屯以及阿穆尔河右岸的土地,已归俄国**管辖,凡离开我方河岸的中国居民,不准重返外结雅地区(即江东六十四屯),他们的土地将交给俄国移民者,供其专用。从此,江东六十四屯,这块历代属于中国人民的肥田沃土,就被沙俄强行霸占去了。

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惨案:

1900(清光绪二十六年)夏,俄国阿穆尔省当局×××中国和平居民的大血案。海兰泡原为中国居民村,位于黑龙江左岸与精奇里江汇合处附近。1858年(咸丰八年)被沙俄根据《瑷珲条约》侵占,改名为布拉戈维申斯克,以后成为阿穆尔省首府,惨案前有华侨一万余人,从事农工商业。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左岸、精奇里江口以南至孙吴县霍尔莫勒津屯,长约一百五十里,宽约八十里,因历史上曾出现六十四个村屯而得名,惨案前有中国居民两万余人。中俄《瑷珲条约》明文规定,原住该处的中国居民照旧准其"永远居住",仍由中国"大臣官员受理",俄国人"不得侵犯",确定了中国居民的永久居住权和中国政府的永久管辖权。1900年中国东北地区义和团运动爆发后,沙俄外贝加尔军队不断经海兰泡乘轮船下驶。715,中国瑷珲(今黑龙江爱辉)驻军阻止俄轮前进,阿穆尔省当局以此为借口,下令搜捕海兰泡华侨,于17日至21日将被捕者分四批×××和淹死在黑龙江中,殉难者五千余人。同时,俄兵侵入江东六十四屯,恣意烧杀,将中国居民赶出家园,凡未及过江者被"一同逼入江中""浮尸蔽江者数日"。六十四屯的土地被沙俄霸占,中国居民的财产损失达三百余万两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