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x_fmt=jpeg&wxfrom=5                                                                                                      

九月,整个九月,我都在焦虑中度过。我试图调整,但效果甚微,熬过了九月的最后一天,至此也算是美满的。

在九月里,唯一令自己满意的就是控制。纵然有些刻意的控制,但依然是一种回归的表现。譬如关闭了朋友圈,譬如减少群聊,尽量远离纷扰,尽量避免和姑娘有交集。(女人是复杂体+生化体)

九月,自我的进度需要反省。譬如读书,写字,静思,学习,都没有一一归心。放纵了时间和思想,这实在可耻,可耻成了我九月抹不掉的标签。

九月,是深秋的开始,说到秋,总让人伤感,沧桑遍野欲与天齐。

《苏幕遮》【宋】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令我们开怀的是,十月的到来,解脱了我们忙碌又缺失的心。

我发现九月的最后几天,深圳异常闷热,有点让我受不了,这种闷热加上我的焦虑,恰好配成了一杯二锅头,闹心啊。

闲思的时候,我会想到苏东坡,虽有点落漠,但不算困潦。即使空对月,独品茶,吟诗赋词,亦然寥发少年狂。这种心态,也只有宋朝的文人可享受。这又令我伤感,想起民国,想起所谓的革命,多少文人死于非命,离家出走,纵然大师辈出,亦留下沉痛的血和泪。

九月呀,秋风不由得令我瑟瑟,拂过我的脸面,拂过我的心间。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回想去年国庆,过得很充实,去安溪,真正认识了铁观音,看到遍山都是茶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虽然我不喜欢喝铁观音,但铁观音无疑是颠覆茶界的一个历史,下一个历史我看好普洱茶。

安溪之旅非常感谢采茶大妹纸一家的招待,弥足珍贵!

九月褪去,金×××的十月追了过来,它们都将死去,对的,就在这个秋天,不留下一丝生气,那些可耻,悲哀,无奈,痛苦,后悔,统统死于十月,它们的骨头将腐朽于泥潭。

面对十月,想起了海子,这个幸福的孩子,他告诉我们面朝大海就会春暖花开。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从明天起,我也将做一个幸福的人,不等人,不悲苦,煮一盏茶慢品,棒一本书细嚼,听一首歌悄流,看一部电影安放。

梦里的世界又将生长出另一个我,在那我便行走于山水间,与天对持,与地共饮,星辰就伴我越过年华,哪有什么遗憾和孤独呀,花草树木都是我的伙伴,除了我,还有一个我安抚着我。

刘宇凡

2015/9/30 深圳


恭祝朋友们国庆快乐!

节后再见!


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