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温馨的夜晚。小茜在台灯下看书。我在计算机前努力工作。小茜在台灯上罩了一个红色的塑料袋,于是整个房间笼罩在迷离的气氛中。我坐立不安地敲打着键盘。终于,我回头说,小茜,能不能把那个该死的塑料袋拿走?小茜说,为什么?

  我说,这玩意让我无法安心。总让我想干点别的事。
  小茜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小茜似乎明白了什么,红着脸把塑料袋扯下。也许没有红脸,只是灯光的错觉。
  我安心了,看着眼前的屏幕。我正和几个天王总结昨天的战况。我把杨成告诉我的数据说了一下,网上一片沉默。技术上的落后是一个永远的痛。我们有什么办法?操作系统,不管是WINDOWS,UNIX/LINUX,都是老外的。有一段时间,把微软在WINDOWS上安装后门的事情抄得火热,到后面还能怎么样?该买的不都要买?不用WINDOWS,用什么?
只有靠我们这一代努力了。肥猫说。
  我似乎能看到主任胖胖的脸上闪动着无可奈何。从知道肥猫的身份起,我对他的第一反映由一只肥肥胖胖懒懒散散,老打哈欠的猫,换成了主任的严肃表情。很奇怪,这两者已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了。我想象两者时没有任何的别扭。

  RED通报了一下***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的情况。他在上面发表的***宣言是经过我们一致通过的。
  EAGLE说了一下中央情报局的情况。我感觉他也费了很大的力气,这从他的口气中就猜得出。EAGLE把中央情报局的系统骂得狗血临头,对RED不让他贴过激言语还在耿耿于怀。

  下次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能进去了,EAGLE说。
  肥猫的任务是一些美国的政府部门,他负责的美国能源部的系统,是最早侵入的,被国内外的媒体广泛报道。我有点怀疑肥猫是不是用了杨成提供的工具。但我只是怀疑,我不会问。这是***之间的守则,除非自愿,任何一个***不能询问另一个***是如何侵入系统的。当然,现在我和肥猫的关系有些特殊。

  我说,我想邀请一个人参加我们下一步的行动。RED,BLACK和EAGLE说没问题,我介绍的人肯定可靠。肥猫却反对。
  我觉得这个圈子还是控制得严一点好,现在政府对这个事件的很敏感,人多了会出问题,肥猫说。
  我当然知道肥猫为什么反对。他知道我想推荐谁,他的反对也是为了小茜。
  是啊,谁知道这个事件后,杨成会怎么对待我们?利用完了,是不是就消灭掉?在杨成的心里,想必也是把我们这几个当做心头刺吧?
  但,我还是宁愿相信杨成。也许是他在电话那头传来的那一声叹息。我知道自己还是显得幼稚,按肥猫后来对我说的,你啊,还是年轻了点。我回答说,不管怎么样,现在的结局不是很好吗?

  虽然肥猫的反对,我还是坚持。这个一个松散的组织,每个人凭自己对祖国的热情和信念在做出没有任何报酬的牺牲。何况,在这个圈子里,我拥有比肥猫更崇高的声望,RED,BLACK和EAGLE也支持我。

  我把小茜叫到机子前,让她看上面大家对她的欢迎词。小茜笑了笑。
  我看得出她是比较开心的,可是,在我想象中,她应该比这更开心的。也许,在几天前,如果告诉她这个消息,她会激动得手足无措,可是现在,她只是高兴的笑了笑。
  我真不明白女孩。是不是得到爱情和家庭后,对事业的追求就会变淡了?
  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能和小茜一起并肩战斗。
  起码不用自己叫快餐了,我偷偷地想。

  战争已经进行了四天。没有硝烟,没有鲜血。除了NASA的系统外,我已经完成了分配给我的所有任务。面对着NASA坚固的防线,我几乎要放弃自己的固执。为什么不用杨成给的软件?我面对着系统的一次次错误提示,恼怒地想。

  我打了个电话给肥猫。不管怎样,我还是习惯称他为肥猫。
  你用的什么工具?我问。
  肥猫知道我的意思。他沉默了好久,然后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那只不过是工具罢了。
  我没听明白。
  肥猫说,我一开始就没想过不用。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人追求的不是过程中的美丽吗?我说。
  没有结果的完美,过程有什么意义?肥猫说,人总是这样,局限在自己的天地里,为了自尊和虚荣,错过了很多东西。
  我忽然想起自己的过去。我的过去有一颗晶莹的眼泪。
  你说不用他的工具,那你能不能不用所有软件?你可以自己去编一个,我相信你也能编出来,可你用的语言,你的软件工程的思想,是你自己的吗?
  在我这个年龄,肥猫说,是怎么方便怎么用。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和自己斗气。
  我没有办法回答。毫无疑问,这是对我的人生观念的一次挑战。
  我握着话筒。很久。
  我说,是社会改变了人,还是人改变了社会?
  没有回答。肥猫已经挂线了。
  我默默地挂上电话。
  取出那张磁盘,我深深地看了一眼。我知道,一旦用了它,我就将失去了一些珍贵的东西。我曾经追求过完美,但理想还是不能改变现实。
  在软驱前停留了一下,我用力一推。我听到弹簧清脆的声音,如此美妙,在我的理想世界中滑过,就象飞鸟掠过天空的痕迹。
  是的,有一道看不见的痕迹。

  三天后,五月七号。中华***联盟、中国红客组织、中国飞鹰三大组织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停止对美国网站的***。历时七天的中美***大战结束。

  我和小茜、主任面对面坐着。餐厅的气氛很好,有轻音乐,有人低低地细语。主任总是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我,想发现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你大概发现了,我叙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一会儿用肥猫,一会儿用主任。这说明我已经能分清现实和网络了。现实中只有主任,网络中才有肥猫。能分辨这一点让我很惊讶。我记得以前都在这两个世界的边缘。

  我面带微笑。应该说是幸福的微笑。我的手和小茜的手握着,这让小茜感觉很羞涩,也让主任感觉很难受。
  活该。我想。虽然几天前发的工资条上显示,我的工资级别加了一级,我还是没有对主任表现出友善来。我发现这段时间来,主任几乎是在讨好似的对我微笑。
  你真的决定了?主任说。
  我说,是。
  主任很羡慕的看着我。此刻他的眼神不只是是作为领导的。当我昨天把辞职信交到他手里时,他只看了一眼标题就做出了一个领导的反应——遗憾,惋惜,好象说你怎么能这样公司待你不薄等等。

  我相信作为一个朋友的立场,他会理解我的。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做为一个科技人员的辛苦。我们整天喊着创造价值,却忘记了找到自己。我记得以前我有很多理想的。当年我在校园中满怀柔情地对女朋友说,毕业后我要带你去天涯海角。

  毕业后的几年里除了过年回家我没有离开过深圳。我在匆匆中忘记了诺言,忽略了最珍贵的。
  找好了工作没有?主任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
  杨成告诉我,他那里有个空缺。
  主任吃惊地看着我。呆了半天,不知道对自己还是对我说,那也好,那也好。
  不过,我不会很快去上班的,我说,我要休息一下。我看了看小茜,她也在看着我。
  有时候,人是需要改变的。主任说。
  对,就看有没有改变的勇气。
  对了,RED和BLACK他们问我,上次开总结大会的时候,是不是你在捣乱?
  我笑了,你说呢?
  挽着小茜的手,我出了餐厅的门。回头看了看主任。
  网上见,肥猫。我说。以后我是猫你是老鼠了。见到我可要小心一点。
  主任笑了笑。网上见,天王。我会更放心大胆了。

  走出了很久。阳光刺眼,我把眼睛眨了眨。
  怎么了,小茜说。
  我说没事,你想去哪玩?
  随便你啦。
  那就离开深圳。
  这座飞速的城市,每天接纳着无数理想和热情的年轻人。他们在这里创业,恋爱,生活。每天有许多的故事,也会有人很多人离开。
  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发生在虚拟世界,也发生在现实世界。有很多人关注过它,然后又慢慢遗忘。只有在若干日子的又一次网络卫国站中,它才会被作为历史偶尔写上一句。对我来说,这一切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发生了。而且改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