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茜走进办公室的态度很从容,这令我对她刮目相看。谁说的来着?真正遇到危险时,女人永远比男人镇静。
  小茜打开机子开始检查,我知道她几个小时之内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她的水平我很清楚。
  五分钟之后,小茜站起来,对守侯在一旁的主任说了两个字。虽然这两个字是平时听到最多上口率最高的词,但打死我也没想到这两个字可以如此轻易的说出来。
  小茜说,搞定。
  我再次目登口呆。

  若干日子后,我问起小茜这个问题。当时我们全身赤裸汗水淋淋,在我那张双人床上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小茜在我怀里眨了半天眼睛,才从亢奋的边缘回过神来。你说这事啊,这有什么,我在飞机上想了很久了,安全局的人都告诉我是PoisonBOx干的,他们的风格你也知道啊。

  我无话可说。一个天大的误会。如果不是小茜说出那句话后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急剧变高大,我就不会更加注意她,就不会发现她泼辣里温柔的女性一面,也就不会掉入陷阱了。当然,我对掉入这种陷阱没什么后悔的,甚至还有点满意。

  小茜说了搞定后主任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他亲切的拍了拍小茜的肩膀,这通常是领导的专利,也是表示友好的手势。基本上来说,被主任拍过肩膀的人,下个月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加一级工资。小茜可能也知道这一点,因为她的脸色也跟着红润起来。也许我更乐意把这理解为女孩的羞涩。

  一切恢复平静,同事们带着一点可以被称为遗憾的表情开始了工作。我理解这种表情,我也希望世界偶尔乱一下套,中规中矩的生活太久了。可惜这乱套的时间太短了,才半天。

  下班时,小茜走到我面前。有空吗?她不动声色的说。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找我,在我记忆中,小茜到公司的一年里我和她说过的话屈指可数。我从来不喜欢事业心这么强的女孩,何况以前的女朋友在学校被称为系花。
  有空,什么事?
  我们去老莫餐吧,我有点事和你说。
  我带着一点好奇与奇异的感觉和她走在路上。我甚至在想,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不排除这种可能,在部门的光棍中我不算太差,重要的是,我看起来老实。有不少同事,泡吧喝酒出入娱乐场所是常事。在以事业为主要生活目标的深圳,没有时间去寻找另一半,对于科技人员来说更是如此。生理的需要只有靠非正常途径解决,大家心知肚明。

  在餐吧里,小茜根本没有给我自以为是的想象机会。
  你昨天进入过服务器?
  我吓了一跳,我立刻想起来了。我对自己屡犯低级错误后悔不已。昨天的突然事件让我根本没有机会消除我在服务器里的登陆记录!!而发生了这件事后,小茜自然会彻底清查服务器里的程序,我的后门监控软件不可避免的显形了。

  如此致命的错误居然出现在天王身上!!
  我想我的脸色很难看,面对着小茜不动神色的脸,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家都是圈中人,骗是骗不到的。虽然空调很冷,我的额头上却出现了汗滴。
  我决定装傻,顶多承认装了个监控软件,一个部门的人,在服务器上装个程序也没什么。
  也许看穿了我在想什么,小茜严肃地说,主任对这件事很重视,认为有内部人员泄密,要彻底清查。
  我沉默。臭丫头想蒙我?我出道的时候你还在用小霸王呢。
  万一,主任要动真的……?我对主任不感冒,主任对我也不感冒。我们这些早来公司的员工从来就没把从另一个部门调来的主任放眼里,主任也对我们无可奈何。
  正在沉思着,小茜忽然不可仰止的大笑起来。她捂着肚子,笑得花枝招展妩媚娇艳。花枝招展,妩媚娇艳,这两个形容词是我后来加上去的。当时我楞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臭丫头原来是耍我的!

  说是这么说,我呆了几秒钟也笑了。周围的客人看着我们忽然毫无征兆的大笑起来,都莫名其妙。
  从那一刻起我对小茜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了。

  我对小茜详细的说明了事件的经过。我没有告诉她我在***世界里的显赫身份,我只是说,我通过那个后门监控软件查到了有人侵入服务器,于是我回去后继续追踪,就要查到对方的IP时忽然发生了系统崩溃的事。

  小茜很用心的听着,她的睫毛一颤一颤让我时不时想入非非。我对自己很失望,也许真是很久没有接触女人了,对女人的品位越来越低了?
  小茜不会想到我在想什么,要知道的话她说不定会把眼前的热茶泼到我脸上。我只是推测,后来证明我的推测比较正确。因为若干日子后我和她正在亲热时,一不小心说出了现在的想法,小茜很不客气的一脚把我从床上揣了下去。

  你认为是刘民吗?小茜说。
  很有可能。
  我们需要合作,找出那个窃取资料的人。
  我注意她并没有说刘民的名字。
  我想不出有什么必要和一个女孩合作,但我也想不出在这种情况如何才能拒绝她的合作请求。我只能说,没问题,还请你多指点。
  看起来小茜很受用这句话。从一个女孩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的喜怒哀乐的话,说明这是个纯洁的女孩,当然也能说肤浅。我相信是纯洁。
  小茜的宿舍很近,我建议去她那里。我不想带她到我的狗窝,我在公司的形象一直是整洁斯文。何况,我的机子里有很多的儿童不宜的东西,我相信小茜看到之后会脸红的。也许,还因为我的桌面是前任女友的照片。从她离开后,我保留一切东西,什么都没改变。这是否意味着我想挽回过去和逃避现实?
小茜犹豫了一会儿同意了我的建议,我把这犹豫理解为女孩的矜持。到了小茜的宿舍后我知道错了。
  这纯粹是另一个狗窝,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茜收拾着四处散乱的东西,花花绿绿的女性用品让我大开眼界。
  看什么看!!小茜没好气的说。
  我说没看,谁想看这,又不是没看过。
  我看你的眼睛瞪得比牛还大!
  我懒得和她吵,和一个正在气极败坏的女人吵是最愚蠢的事情。好在小茜很快就将一堆的内衣扔到衣柜里去了,并且打开了计算机。
  你相信那个窃贼今天还会来吗?
  我觉得他会来。
  为什么?
  不为什么,直觉。
  又是直觉,女人的直觉啊!我无话可说。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不一定正确。我和小茜守侯了几个小时仍没有等到窃贼的出现。我和小茜都使用了窃贼这个词,含着对***世界的败类的蔑称。
  我强打着精神。我可是昨晚整夜未眠。到了十一点,我说要回去了。为了一个女人可笑的直觉,我可不想奉陪。
  看得出,小茜是准备耗上了,从她送我出门时那兴致高昂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我想起了肥猫,如果他在的话,应该是个很好的帮手。
  走啦,还想什么?小茜不耐烦的说。她巴不得赶快回到机子前吧。
  我说,没想什么。
  我转身离开。
  走下了楼,我抬头看了看小茜的窗户。寂静的黑夜中,一点昏黄的灯光透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晃动着。我呆立了片刻,终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