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软件经济学正在被一些先进的软件组织实践着。下一代软件经济学定位于如何更好的反映规模经济理论,如何改进投资回报,因为这两项才是一个产业成熟的真正标志。

下一代软件经济学目前的研究重点是(1)如果建立一个合适的软件成本估计模型(其中度量元选择是个关键),以提供估计的准确性和精确性,进而帮助软件规模经济的显著改善;(2)在双向工程领域突破,实现自动化、生产线式的过程控制,提供生产率,增大投资回报。可圈可点的成绩有:优化的COCOMOIIMDA等。

作为国内软件企业,如何在下一代软件经济学领域作出自己的实践和理论突破呢?

我个人认为,首先要为下一代软件经济学提供一个良好的实践环境。这包括:企业文化、软件过程改进动力、改善的甲乙方关系、生产工具更新、员工培训等等相互交织和掣肘的经济学要素。这个实践环境的变化,是改进性的而不是改革性的。也就是说,企业要系统性的规划这个环境的建设,每一步选择突出关键问题,逐次深入。

另外,要在实践的基础上,提出具有自主特色的工程过程和工程方法。多年来的业界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照搬硬套,只能做到形似而神非。比如在估算过程中,不能根据自身项目的特点,选择合适的度量元,导致项目估算方法和过程正确,而估算结果偏差太大。

最后,我想说一个尴尬的问题:放慢我们的脚步,让我们思考。甲方,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