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医改下一剂良方
 
  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医疗体制改革要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新医改的第十四条也明确提到:“加快医疗卫生信息系统的建设,以建立居民健康档案为重点,构建乡村和社区卫生信息网络平台……。
 
  要完成这个目标挑战是明确的,任务是艰巨的。
 
  但是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目标呢?缘由如下:
 
  一般情况下,病人就诊的程序是这样的:不论病情严重与否,他们都会找大型医院就诊。先去挂号,凭号去找就诊的科室、坐诊的医生,然后拿上检查单划价、缴费后去化验,等结果出来再去找医生看病,最后根据医生开好的处方缴费、取药。
 
  挂号、就诊、缴费、再缴费、取药等,这些都需要排队。更繁琐的是,如果病人需要换一家医院看病,这个程序要再重复一遍。如此这般,消耗的不仅是病人的精力、财力,同样浪费的还有医务人员的时间精力。
 
  这样就导致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不堪重负;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门可罗雀,无人问津。医患资源的结构性失衡,正是看病难的症结所在。而医疗卫生信息化的关键在于以患者为中心实现信息的共享、流动与智能运用。所以唯有通过信息化手段,建立共享服务,在医疗卫生服务整个环节中实现协同和整合,才能推动医患资源的灵活流动和结构优化,得以实现“六位一体”的医改目标。
 
  那么如何响应国家号召,建立以患者为中心的信息共享平台呢?医学界专家在参照欧美医疗方面的经验后给出了答案:建立区域医疗信息网络是对医疗卫生信息化的再一次拔高!
 
  新平台孕育医疗行业解决方案
 
  建设区域医疗协同系统最主要的是“统筹规划”,相关政府职能机构应该积极将医疗改革的方向和目标以及区域卫生信息化发展需求结合在一起,这将会使医疗卫生信息化建设的意义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那么人们应该从哪里着手建立区域医疗协同系统呢?IBM全球副总裁兼IBM中国开发中心总经理王阳博士这样说:“建立区域医疗信息网络有两个技术点。一是开放的电子健康档案系统(EHR),海量的数据要求它的存储和分析功能必须强大;二是区域病人检索系统(EMPR),它可以有效管理每个病人的信息。”
 
  这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绝非易事。就像有人说,医疗行业拥有世界上最为复杂的业务逻辑。而孕育这些逻辑的解决方案则会面临一些挑战。例如上面所说的电子健康档案系统,它具备海量数据、存储周期长、实时性强、利用率高等特点,同时还要满足远程医疗的条件。如何满足这些要求呢?这就需要一种全新的平台为它服务。有专家提出或许基于Internet的云计算平台将会在其中发挥作用。
 
  云中真能实现医患大联合的景象?
 
  毫无疑问,“云计算”已经成为当今IT界乃至全球商界最为津津乐道的一个新概念,即使金融危机正在不断摧残日渐脆弱的投资信心,而在医疗信息化方面它的作用可能会更加凸显。
 
  眼下全球对医疗信息化的疯狂追逐好似已经演变成19世纪的“淘金热”。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胜出的奥巴马是个IT技术迷,他曾透露过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要让每一个美国儿童通过互联网查询到各医院的最新资料。与云计算在美国成熟的发展相比,国内还仅仅停留在对概念的认知阶段,远远未能达到打造一条完整产业链的地步。但中国政府却在这次浪潮中给了云计算这样一个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
 
  现在中国政府在不遗余力地推进以电子病例为先导的智能医疗系统,帮助医疗行业对海量数据进行管理、整合和处理。虽然医疗行业受成本和体制等诸多因素限制,虽然中国没有像欧美一样具备完善的大型数据中心,但也正是在其IT基础建设还在急速发展、对新技术有着强大需求的时候,很可能实现飞跃,甚至后来居上。
 
  如此看来,云计算平台也许将会对医疗行业有巨大影响。但是不能质疑的是对于医疗系统中的IT服务,新技术可以使区域中的医院分享病人资料,不管这个病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医务人员可以从互联网激活的设备上去获取这些信息,而不需要安装任何软件。病人的电子医疗记录或检验信息都存储在中央服务器中,可以全球索取,而不在某个医院单独的IT系统中。这将形成各医院患者信息大联合的景象。
 
  调度EHR像喝水一样简单
 
  那么云计算究竟如何在医疗卫生信息平台上如何发挥作用呢?听听IT厂商如何自圆其说。
 
  IBM中国开发中心医疗解决方案中心总经理卜晓军在接受CIOAge.com记者徐蕊采访时这样说:“原来是每家每户在挖井挑水喝。现在通过云计算的模式,我们建立了一个自来水厂。用最先进的技术、相应的管道连接到每家每户,提供按流量计费这样一个服务模式。提及医疗卫生服务行业,可扩展性是云计算时代并行计算的主要考量点之一。如果城市居民需要扩容,就不需要每家每户各自打井,只要求自来水厂扩容就可以了。管道还可以再利用,服务质量同样可以得到保证。这是所谓的云计算中共享基础架构的方法。”
 
  
  (IBM中国开发中心医疗解决方案中心总经理卜晓军接受CIOAge采访)
 
  看来,将电子健康档案和云计算平台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不仅是一种理念,IT厂商已经开始着手实践。对此,卜晓军有着自己的看法:“电子健康档案需要在全国建立,我们和政府都希望每个地方、每个省份、每个城市和每个区从电子健康档案入手去推进区域医疗的工作。从这个出发点上来说,云计算会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未来社会的眼光都会去关注电子健康档案所提供的服务,而不是数据中心这些底层应用架构。在一个划分的区域中,电子健康档案将每个人从生到死的健康记录、病例完整的记录和保存下来,在合适的时候能够被诊疗机构,大型医院合理的利用。就连医疗保险机构、政府监管部门,甚至药厂、科研单位都可以用到这些信息。对于西部或人员流动密集的地区,电子健康档案能确保信息方便快捷准确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被存取和利用。就像电网的模式,现在我们可能用的是三峡发电站发出的电,这是进行了很好的调度和储备的结果,我们希望达到这样的模式。”
 
  采访中CIOAge记者发现,基于云计算网络环境的电子健康档案将医疗机构的系统和设备通过互联网或专用网络互联起来,大幅度减少运行成本,并提高医疗资源的使用率。同时,通过SaaS的创新模式向医疗机构和个人提供一整套在线服务,包括电子健康档案,注册预约等,大大缩减医疗机构的投资,同时可为病人提供便利。云计算等尖端科技或将为医疗未来的美好图景贡献力量。
 
  采访手记:热炒的云计算能否真正解决看病难题?
 
  每每谈及医疗信息化的话题,大家往往会先想到“技术”问题,甚至有些知名的IT企业按常规做法提出了所谓的全套解决方案。其实,技术仅仅是在医改过程中信息系统建设面临的一部分问题。有些评论者认为现在被媒体炒得火热的云计算,实际上是一些厂商设置的陷阱,目的是引诱企业用户“上套” 后,使用各种专利性软件从而导致企业用户的IT支出大幅上升。但是笔者认为在这过程中,不论技术终究的命运如何,医疗信息化难题总会被破解,服务于全民健康才是医改的核心。医改事业能否成功,主要取决于决策者、执行者的观念与意识是否以同样的节奏与时俱进,这才是在医改路上最难于撬开的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