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日记之终极版
2009年8月3号   天气:晴   地点:西班白小学男生三人宿舍。
明天是我们在西班白支教的最后一天了,我们安排了明天上午是朗诵比赛,下午是文艺汇演,所以所有的课程在今天都结束了,我今天也给三班上完了最后一节奥数课。我心里有些不舍,还有这么多东西没有教给他们,还有好多学生有好多地方都还不太懂。可以看得出,他们也舍不得我们,不仅仅是我们不体罚学生,而是我们带给他们的学习的快乐和自信,还有我们师生之间除了师生情之外更多的是友谊。
今天我们没有去家访,都在忙着筹备和策划明天的活动,傍晚,我在如厕回来的路上回忆起了过去十几天发生的好多好多事。
比如我们缺水的日子,那两天没有供应水,我们不仅没有办法洗衣服也没有水喝,每次只能在吃饭的时候多喝一些粥,而且只喝稀的,那两天好像吃了不少水果,那些还涩的青苹果,还有又酸又涩的葡萄,还没有成熟的鸭梨,这些水果都是学生们送来的。
还有小樊给我们男生洗衣服的情景,这还是第一次女生给我洗衣服,感觉很特别。平时我们男生要时刻保护着她们,晚上如果没有了洗漱的水,我们还要帮助她们提水,虽然偶尔表面上会露出一点点不情愿,但我们确实都是自愿的。
记得文莲和家人通电话得知她家小狗的死去,伤心的哭的悲痛欲绝!当时我默不作声,不是不想安慰她,而是我又想起了我家的大花狗,我也在伤心来着,不过我表情比较单一,没有显露出来罢了。那年我12岁,记得它还比我大一岁,它13岁了,就在那年夏天它离家出走,应该是出去散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一直幻想会在某一天它会重新出现在我们的家门前,可是现在都还只是幻想,每看到家乡在拆迁重建,道路在整修,我都担心,担心它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几年前,房子重建了,大门也变了,它肯定认不出这个家门了。
嗯?我又要开始跑题了,赶紧收回,继续记录我们支教的生活。
还有和小雨、燕妮打闹的画面,和西军、邵子一起把门的经历等等。女生打男生那个狠真的没商量!
和文莲,小樊,燕妮,小雨吃饭的时候抢菜的刺激,小樊每次都能胜出,因为她用的是一双钢筷子!文莲抢菜的时候是不看碟子的,她一般都是眼睛盯着自己的大饭碗,筷子在我们的菜碟子里肆意的乱插插,主要是来干扰我的进攻。燕妮和小雨比较直接,她们一看抢菜没戏了,就直接伸出左手把菜盘子托底抄走!!这就是一部生活版的《饿狼传说》。
还有我们一起洗漱的日子,傍晚一起如厕。每天睡前和清晨,我们7个人基本上都会同时出现在宿舍前的花园前,依稀刷牙,一起洗脸,一起嘻嘻哈哈。白天就不害怕,尤其是睡前,小樊经常会刷牙落单,之后她只能蹲在宿舍门前刷牙,因为一到天黑,四周就一片漆黑,别说她不敢去花园边刷牙,我都不怎么敢。慎得慌。
一起如厕是我们支教生活很大的一个看点。尤其是到了夜里,经常会在接近10点的时候女生会提议去厕所,我们男生不管有没有,基本上都得跟着去走一趟。遇到下雨天的时候就更麻烦了。记得有一次,小雨和燕妮要如厕,邵子有事,西军和小樊又正在忙着备课。只好我一个人跟着去,尽管我没有如厕的感觉,那晚上刚下过雨,路还不太好走,厕所里还不知道安全不,到了女厕所她们俩先站在门口,我一人拿着手电进去检查了一下,整的跟总统特勤组进行安全测评似的。确定没问题后,我出来,在门口候着,她们俩再进去。唉,这种经历......
还有西军一人单枪匹马会流氓的经历,当地有很多流氓,甚至有些流氓杀人放火,贩毒抢劫都干过,有的还坐过牢。虽说我们比他们多几岁,西军和我的体格还算健壮,但真的惹不起他们。那天西军用的江湖道义和他们交了朋友,并托他们保护我们学校,防止外地流氓来骚扰我们。我们一致赞成这种“以流氓制流氓”的方针政策。
邵子绝对是最称职的护花使者,对我们的女队友关怀备至、体贴有加!深得女同胞们的青睐。当然对我们男队友也是蛮人道的。有一次邵子馋了了,用铁钉砸成的小刀撬鲜核桃吃,我也是第一次见过吃过鲜核桃,味道类似鲜莲子,很脆,汁多。邵子一不小心一刀戳进了左手,顿时一股鲜血涌出,燕妮都吓的语塞了!我们又忙给他消毒,包扎,再用创可贴贴上,小雨还感慨说:组长你以后怎么洗脸了?怎么洗衣服了?还有你那个早就该洗了但从没洗过的帽子,唉,我帮你洗了吧。我对邵子开了一句特没心没肺的玩笑,幸亏劲不大,否则把手戳穿了,还得浪费一块创可贴!
7个活宝啊!天天都在一起书写着这短短十几天的美好画面。
回到宿舍,他们还正忙着明天的活动策划。我不在策划组里,比较清闲,突然想起明天下午的文艺汇演要唱歌,唉,我又想起了那天在镇上吃饭时的窘态,当时大家都得表演节目,我实在是没啥可表演的,只好和升洪合唱了我们的东北大学校歌,无奈歌词写的有水平了,搞的我们才唱了两句就忘词儿了!我那个窘啊!总不能明天还唱东北大学校歌吧,那纯粹是应付嘛。其实几天前邵子就提议要唱《同桌的你》的,不过我觉得那首歌不能很好的表达我们支教组7位成员彼此之间的情谊,于是我决定今晚根据《同桌的你》改编成《同床的你》,同床是因为我们7个人,没有一个是独自一个人睡的,小雨和燕妮在睡在左边宿舍的一张小床上,小樊和文莲睡在右边宿舍的一张小床上,西军、邵子和我睡在中间宿舍,那是由两张木板拼成的一张大床,所以取名为《同床的你》,在张床上发生过很多有趣的事,我们平时的会议基本上都是在我们男生宿舍里开的,而且基本都是7个人一起坐在床上开的座谈会,会议经常跑题,就像我写东西一样,不知不觉的就跑了。所以会议一般会持续1个多小时,开着开着就累了,慢慢的就躺下了,横七竖八的,座谈会变成了卧谈会。会议结束后,小樊那时候可能已经有鼾声了,文莲睡眼惺忪的,小雨也不想起来了......
    经过我的一番努力,再在部分队友的协助下,我终于完成了我的初稿:   
                     同床的你
           根据同桌的你改编而来----修明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月下我穿的内衣;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一起如厕的记忆;
队友们都已想不起;      曾经被气哭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床的你;
谁伴着刚柔相济的你;    谁洗了你的上衣;
谁把你的被子掀起;      谁给你留的掌迹;
你那时总是很小气;      问我讨半碗面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和我睡一起;
那时候你总是很懒;      起床你总是最晚;
你总怕支教结束太急;    转眼就彼此分离;
谁遇到凶神恶煞的你;    谁安慰受挫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扔在梦里;
同居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知己;
我也会给他看相片;      给他讲同床的你;
谁爱上阳刚体贴的你;    谁照顾手伤的你;
谁把你的帽子清洗;      谁给你出的主意;
啦................
小雨和燕妮等保守派很是反对歌词中的个别字眼,说是对学生的影响不好,我只好又做了以下修改: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月下我穿的睡衣;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一起洗漱的记忆;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珍惜和我在一起;
最终定稿的就是我之前发布的那个版本。
于此我想解读一下我修改的歌词: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月下我穿的睡衣;(记西军和小樊在连月亮都看不到的夜里一起去乒乓球台那儿数星星)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一起洗漱的记忆;(记一起洗漱的日子)
队友们都已想不起;   曾经被气哭的你;(小樊、小雨被刘韩星等学生气哭的事,此事对我们的打击特别大)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床的你;
谁伴着刚柔相济的你;(写西军的) 谁洗了你的上衣;(小樊给我们洗上衣)
谁把你的被子掀起;(我掀过邵子的被子,邵子借此机会狠狠的走了一回光!)   谁给你留的掌迹;(不用统计,我身上的掌印最多,某些人很有掀我被子的冲动,不过没敢掀)
你那时总是很小气;   问我讨半碗面皮;(谁谁谁吃的面皮最多来?经常是两个最瘦的邵子和燕妮吃到最后还在吃!)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珍惜和我在一起;(实话)
那时候你总是很懒;   起床你总是最晚;(肯定有我,还有小樊啊,文莲啊,偶尔有西军啊,燕妮啊,邵子和小雨都起的相当早)
你总怕支教结束太急; 转眼就彼此分离;(大实话)
谁遇到凶神恶煞的你; 谁安慰受挫的你;(这是写我的,唉,我被誉为是屠夫教育,我是屠夫一号,邵文坚是屠夫二号,我们的口号是:“将屠夫进行到底!”)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扔在梦里;(隐私喽,就不说了)
同居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知己;
我也会给他看相片;   给他讲同床的你;
谁爱上阳刚体贴的你;(写组长邵文坚的) 谁照顾手伤的你;(是小雨吧)
谁把你的帽子清洗;(还是小雨)   谁给你出的主意;(这个是文莲了)
啦................
写到这我还是免不了要写写那些孩子们,我真的替他们惋惜!生在那样的山沟里,对他们真的不公平,他们接受的教育,生活的环境,基本上都是最差的,他们要想走出山沟必须要付出、要历经很多很多磨练和苦难!
有些孩子很乖,很可爱,有的也很有灵气,但他们得不到很好的发挥和展现。他们得不到较好的发展。他们很难摆脱附在他们身上的与生俱来的命运!女孩子特别内向、不爱说话,男孩子还特别调皮,我教完最后一课的时候,我真的不忍离去,因为一走下讲台我就再也上不来了,内心突然又有很多话要对他们说,想让他们学的更轻松学的更好,帮助他们去追求他们的梦想。西军曾说:“我变得虚伪了。我一直都不认为考大学是学生唯一的出路,我并不把考大学看的那么重,但我面对他们的时候却是一直在讲上大学的好处,鼓励他们考大学,把考大学看的很重很重”
没办法,他们只能通过考大学才能真正的走出山沟,我祝愿那儿的每一位学生都能顺利的完成学业、实现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