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对努力工作的人时,很多人常常抱怨:要做个快乐的人。我身边有很多人的QQ签名就是这样的。面对这种崇尚快乐的思潮,我不禁想问:什么是快乐?

    百度百科对快乐的定义是:快乐是人精神上的一种愉悦,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它会使一个人变得开心。我们都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这其中包括人的性别名称,人的样貌,人的穿着,人的思维方式和人的心智。
       百度百科中对心智的定义是:各项思维能力的总和,用以感受、观察、理解、判断、选择、记忆、想像、假设、推理,而后根据指导其行为。乔治•博瑞(C. George Boeree)博士的定义:心智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能力:1)获得知识;2)应用知识;3)抽象推理。博瑞博士认为,一个人一生的幸福与他的心智直接相关。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智力的差异,即,每个人心智的力量强弱不一;且这方面的差异可能相互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
    《孟子-尽心》中有一段话: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前面部分讲“尽心、知性、知天”,后面讲“存心、养性、事天”,代表两个递进和对应的过程,都针对“心”、“性”和“天”。宋明以来的儒家学者极力推崇这段话,并在此基础形成了一套完整庞大的修身思想,因此宋明理学有时也被称为“心性儒学”。儒家学者及其强调养心的重要性,也就是说要重视心智的养成。
    因为心智包含了一个人各项思维能力的综合,而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性格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行为方式以及行为达到的结果。如此说来,心智在区分一个人的方面起着很大的作用。
    那么不同心智的人,他们对快乐的定义是不是不一样呢?我想答案很明显。记得我在上幼儿班的时候,很喜欢吹泡泡和拍皮球。如今20几岁的人,有我觉得更有意义的事等着我去体验虽然不会感觉到儿时这段经历很白痴,但还是会觉得很幼稚,自然也不会去吹泡泡和拍皮球了。现我想这也是心智成长的原因吧。20年的人生经历塑造了一个20多岁青年的心智。但一个人的心智是不是就该由年龄决定呢?我想不是。同样是20多岁,同龄人之间的思维方式和能力值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我想这也是不同的人生经历所导致的吧。(当然原因很复杂,如果展开来会很庞大,但主导的还是一个人的人生阅历)在童年,我们觉得吹泡泡很快乐。但现在呢?我想大部分人会觉得很无聊。至少我是这么觉得。那反思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现在觉得快乐的事,在若干年后我们的心智得到进一步提升时,我们是否还会觉得这些事很快乐?而这种情况还有另一个横向验证的例子,那就是不同心智的人,其思考的方式和兴趣习惯也不一样。那么,对于不同心智的人,他们在看待我们觉得快乐的事时是否同样觉得他们要是做同样的是也会很快乐呢?
    在我身边有很多人在玩开心农场的,喜欢偷菜的。不可否认,有些游戏是全年龄向的,适合不同年龄段的人玩。开心农场就是这样的,但是对我来说,这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引起我的兴趣。我反而觉得这东西很无聊。有时候,我会刻意观察身边乃至媒体上那些努力并最后获得成功的人士。也许有一些人在玩开心农场,但是就我所见,大部分成功之人是不屑于玩开心农场的,他们有他们的快乐,比如钓鱼,旅行等。而这些人喜欢做的并以此为乐的事往往可以归纳成几样。至少,玩开心农场这件事是可有可无的。排去不同人不同的行为习惯,留下这些人的共同点,归纳起来往往可以归结为一条或几条共性,比如自信,守时,诚信,大度,勇于直面失误等等。(当然专业的社会学家或者行为心理学家可以列出更多的共性)。总结这些现象,我想这世上也许有一个终极的心智存在,也就是除去各种不必要的杂质而存在的最纯的心智模式。而那些成功人士只不过分得这终极心智中的某些个部分才缔造他们的辉煌。结合宗教信仰,我理解中,这样的终极心智也许就是佛教所说的“般若”,道教所说的“道”吧。对此,我也不确定,但是就我现如今的经历体会,好像就是这样的。经历了考研的辛苦,在众人皆胆怯得情况下,我坚持了。虽然有些贪玩,没考好也是应得。原以为考不上了,结果却上了,而那些个害怕失败的人就没有机会了。复试的时候,因为成绩很低,本想放弃,去找了工作。没想到那年考研大家分数都低,学校没招满人就把我也录取了。此后种种就不赘述了。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好像有某种力量在牵引。于是,我决定要去寻找那种力量,达到一个更高的心境。
    我认为,一个人在起初就像是一款未经雕琢的岩石,在经历了种种苦痛之后,在这种终极心智的指引下,方能凿去那些多余累赘的部分,成为一件艺术品。而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是不允许有一丝瑕疵和累赘的。所以一个人的终极归宿就是一个“精简”的人。而在成为精简之人的路上,你已经收获了名誉,金钱,地位,只是不必贪求过多,适合自己就好。
    对于不同心智的人,快乐的定义也不同,比如说一些人是工作狂,喜欢工作却不觉得累反而以此为趣,有些人喜欢看艺术电影,逛图书馆,阅读。在这些活动中,他们体会到了什么是快乐,而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些事很无聊。如果我的推论没错,那么是否存在对应终极心智下的快乐呢。而我也正在寻找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