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奚国华副部长在会议上报告说,TD基本成功,这个结论引起了广泛议论,我也想说几句。



说TD之前,我想到一个和自己有关的故事,我十年前开始办一本杂志,因为自己学的不是通信,也没有做过杂志领导,这件事是不被看好的,所以大家先议论我是办不下去的,一年不到就会垮台,一年后我没垮台,议论说我不会有很高收入,收入做到了同类杂志第一了,议论说没有利润,开始有点利润了,说利润不够多。总之,想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评价的标准可以不断提升的。



再回来说说TD之事,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对于TD那么的咬牙切齿?对于每一个TD问题而欢呼,对于TD成功之处一定要抹黑。



国家要做TD,道理非常清楚,一个靠跟在别人后面过日子的国家,只有牺牲自然资源,牺牲环境资源,把子孙后代的东西都糟蹋了,才能保持发展,必须在重大领域有所作为,靠打工仔打工妹牺牲基本保障换取发展的国家是耻辱的。所以汽车工业、大飞机、高铁、移动通信这些领域都在寻找突破的机会。



中国要在移动通信领域有所作为,容易?当然非常非常不容易。没有积累,没有技术,产业链不完善?但是,这些东西,要怎么建立?能靠外国人施舍给你?人家能帮助你完善了,还不是得靠自己,得一件事,多件事去做,在做的过程中提升完善。对于在TD发展过程中,尤其是早期绝大部分人,我都是非常敬重的,这样一件事,不做,最容易,说我们没有技术,没有实力,我们不能做这件事,大家都没有问题。要下决心做TD,都要担着巨大风险,确实有失败的可能,有不成功的可能。但是我们如果永远不尝试,我们永远买高价设备,永远没有发言权?



这个过程,我是跟踪了十余年,感同身受,那份艰难,国外企业打压你,贬低你,中国人呢?绝大部分抱了看热闹的心态,甚至有一些人,就是希望TD失败来证明自己的英明。任何一个对技术,对产业,对整个通信格局不了解的人,也可以来骂几句TD,以证明自己有胆量,有见解。那种孤独中前行的悲壮,不是身在其中,很难真正理解。



回来再说说成功与否的评价。什么是TD的成功?能做到什么程度?曾经我们认为它只要建设成一个商用网,就是成功,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主张,能不能把牌照给铁通,让它有一个尝试。说实话,今天TD的格局,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初TD阵营那些人的期望值,也超出了信息产业部和发改委的期望值。这个意义上,认为TD基本成功,是完全正常的表述。我心目中TD的成功是:



1.  建设起商业的网络,并且能真正投入商用,提供服务。



2.  在竞争格局中,提升了中国的话语权,降低了国外产品的价格。



3.  初步形成了移动通信发展的产业链,从芯片、解决方案、网络优化、测试仪表、网络建设、终端研发各个方面。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4.  为面向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和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5.  积累了全局性标准开放的经验和自信,政府层面,对于利用标准和技术进行竞争提升了能力。



    这个层面上,TD确实是已经基本成功。当然,长远而言,或是更高要求,TD需要做得更好,我想,对于一个一直学习成绩不算好的同学,他考及格了,是不是成功,我相信是成功,用不着比成绩最好的那一位,而考及格了,也许是考得最好的开始,所以我们要为这样不是最好的好成绩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