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信业呆得时间长了,经历多了,感触很多。

通信业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工程师的文化,这个文化好处是实在,有执行力,坏处是眼光不宽,和社会打交道的能力不强,不会在市场和舆论上寻找突破口,所以一个做得不错的电信业,受到批评不算,也经常受到不公正的批评。



前两天央视《对话》播了新的一期《技术巨头的中国面孔》,我也是嘉宾之一,其中有一个环节,就是汪静在接手高通董事长时,如何打开市场。在这时,他首先提到了和我的对话。2003年前,在中国,对于高通这样的一个公司,充满了敌对和误解,其实这个时候,高通在中国的收入基本是0,但是由于对于专利授权的不理解,一些媒体不了解情况,偏听传言,而高通当时的领导人,也秉承了我们的行业的一些习惯,不说,不敢面对媒体,不能把事情说清楚,结果是整个行业说到高通都觉得有问题。

汪静上任之后,他一个基本的立场,我们的授权是帮助中国企业成长,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不说清楚。所以他就找我去对话,记得当时我用四个版做了这期《尖锋对话》的内容,这里我也自我表扬一下自己,通信圈子里,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条理化,能很容易说清楚的,我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和我做的对话是和别人的感觉不一样的。那些杂志很多人在找,高通也逐渐让更多人了解了它的商业模式,它的专利授权和价值。今天高通在中国有很高收入了,而形象也越来越好。

我想,那个时候如果汪静也躲着,也讳莫如深,可能打开市场真是还要受到一些限制。

说到这里,我想我们行业的很多事都是这样,过两天我们会召开一个善于电信业资费问题的座谈会,之所以开这个会,道理非常简单,就是要直面。央视的曝光,把电信业存在的一些问题暴露出来,不是坏事,不过要如何面对?对于这些问题,都不说清楚,没有专业的意见,都是一些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的人,本着一定要挑刺的态度,当然不能找到事情的本质。

我相信中国现在十几亿电信用户(固定和移动),我们的网络是从七国八制发展而来,有各种技术,计费系统也是多厂商供货,每年电话量超过万亿次,出错是正常的,但是我们需要找到出错的地方,需要找到办法去解决,而不是夸大和歪曲事实。比如我们看媒体站出来说,我们计费系统需要第三方监督,这个系统怎么能没有第三方监督?工信部专门有部门管这个事,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检查。当然我也承认,这个监督也不是天天看着,也不可能避免所有的问题。总之,我们需要了解真实的情况,有问题说问题,没有问题也不能夸大。

这两天我看中国移动关于计费问题的调查,还是摆事实讲道理,有问题的承认,当然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应该给用户更多的补偿,我是建议要把这个用户聘为资费问题监督员,而并不是计费问题,对于有些职业投诉者,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无误就是无误,其实,社会上人都是明眼人,你是用户还是找事的人,都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