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那一年末,我从我那善良的母亲的肚子里挤出来,尽管过程有那么的痛苦,最后,她依然笑了。
开始,我和妈妈一起生活在厚街---我的家乡,妈妈盼望我长大,会走,会跳,健康成长。于是一辞劳苦的教育,喂养我。大多数,我都不记得,只听她说,我吃很多饭,每当5点就叫她喂我饭,原来,就在那时候,我已经给我母亲,找了那么多麻烦!
  终于,我长大了,妈妈去了大岭山,我一人在这边,上学,生活,过日子。奶奶每天7点半就起床,叫我上学,但我总赖在那,装睡着,以为那样我就不用上学。接着我听不到了奶奶的声音,她真走了,我一人害怕,钻进被窝里,又睡着了。不过多久,我又被奶奶叫醒,她买菜回来,还给我买早餐,那时,我觉得我很开心,我觉得奶奶最好。我还记得,奶奶帮我洗头,那粗指中总有对我的爱,奶奶给我买四驱车,我永远都记得。当然,我也有和她吵,我似乎骂她,她拿着竹,打我 ,但此后,她一定哄我开心。就这么,奶奶,不辞劳苦的和我经过了无数的日子。上学,放学。
     到一年级,我第一次上小学,心情激动,虽然在暑假补课,但我依然开心。我记得,我下课冲进那小学饭堂,买那鱼吃,很好吃。想起来,那时一个人,却不觉得孤单。还有学校的一草一木,却把它记住了,放学,一次我一人回家,见不到奶奶,我发现自己似乎长大。一天,爸爸和我和姐姐说:“想不想去大岭山读书?和妈妈一起?”我俩同意了,但后来姐姐跟我说那时的决定,她现在后悔了,什么事我不记得或许是怀念小时候,或者是想那简单的生活吧!无论怎样,我来到了大岭山。
      到了,也把学业忘记,就像放假,和妹妹,姐姐在岭中玩,踩三轮车,还记得有一次,我踩单车,几次我摔得手碎脚痛的,但也不是太不开心,一次,在姐姐妹妹鼓舞下, 我骑着车冲下一个好高的跛,那时觉得没事,回想起来,还真害怕的。换来的,是姐姐妹妹的一阵欢笑。,
   后来,无端端的上了学,那时,我一年级,至于无端端的怎么进到学校,好象那时我有个亲人是那小学的校长什么的。初初上学,我有个朋友叫黄健异,我和他那时真的很好,我们互相换东西吃,还有他家人的事,那个时候,我是很开心的。
    妹妹也长大了,但个性却不太好,经常向妈妈告密,多次,我和姐姐都这样被她告了好几次,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给她叫“告密者人渣”的,最后,好象就很少再听到她告密什么的。那时后,好象吵架,她每次都是哭,或叫妈妈,妈妈会象征似的说我几次,那时我都明白妈妈意思。虽然,我经常和她吵架,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和好,也就这样,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在五年级之前,我家都是做面包的店的,我那时真的很浪费,天天喝汽水,但有时被妹妹或婆婆噶披靡的,这都常发生。原来,我给妈妈添了那么多事。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和旁边一个胖子玩,车子陀螺的。我输时,,我不会认,但我赢了就很骄傲的,。我还和哪个工人打羽毛球,捉象棋,但我输了居然会哭的。有一次,妈妈给我钱带那个工人,姐姐,妹妹去吃饭,那人好象要我给他饭钱去别处吃,但我不给,他就打电话给我妈妈哭着说不做了,那时年幼的我还真够幼稚的!这样的事在我印象中几次了。妈妈,好象为我受了那个人好多气,。许许多多的事,说也说不完,但回想也快乐。
   三年级,我认识了一个对我一生影响重大的人。我最好的朋友--杨杰凌。一直毕业。我们都很要好,但也有矛盾时,最记得那一幕,我逗他,他逗回我时,我小气得冲出班回家,他却追出来,边跑边说:“对不起”其实。那是我不对,但这就是他,这不正是友谊吗?现在,他正为自己的人生奋斗着,而我呢!因为他,。我懂得了说:“对不起”。不再小气,勇敢,坚强,礼貌……他对我。依然重要。1994年,那一年末,我从我那善良的母亲的肚子里挤出来,尽管过程有那么的痛苦,最后,她依然笑了。
开始,我和妈妈一起生活在厚街---我的家乡,妈妈盼望我长大,会走,会跳,健康成长。于是一辞劳苦的教育,喂养我。大多数,我都不记得,只听她说,我吃很多饭,每当5点就叫她喂我饭,原来,就在那时候,我已经给我母亲,找了那么多麻烦!
  终于,我长大了,妈妈去了大岭山,我一人在这边,上学,生活,过日子。奶奶每天7点半就起床,叫我上学,但我总赖在那,装睡着,以为那样我就不用上学。接着我听不到了奶奶的声音,她真走了,我一人害怕,钻进被窝里,又睡着了。不过多久,我又被奶奶叫醒,她买菜回来,还给我买早餐,那时,我觉得我很开心,我觉得奶奶最好。我还记得,奶奶帮我洗头,那粗指中总有对我的爱,奶奶给我买四驱车,我永远都记得。当然,我也有和她吵,我似乎骂她,她拿着竹,打我 ,但此后,她一定哄我开心。就这么,奶奶,不辞劳苦的和我经过了无数的日子。上学,放学。
     到一年级,我第一次上小学,心情激动,虽然在暑假补课,但我依然开心。我记得,我下课冲进那小学饭堂,买那鱼吃,很好吃。想起来,那时一个人,却不觉得孤单。还有学校的一草一木,却把它记住了,放学,一次我一人回家,见不到奶奶,我发现自己似乎长大。一天,爸爸和我和姐姐说:“想不想去大岭山读书?和妈妈一起?”我俩同意了,但后来姐姐跟我说那时的决定,她现在后悔了,什么事我不记得或许是怀念小时候,或者是想那简单的生活吧!无论怎样,我来到了大岭山。
      到了,也把学业忘记,就像放假,和妹妹,姐姐在岭中玩,踩三轮车,还记得有一次,我踩单车,几次我摔得手碎脚痛的,但也不是太不开心,一次,在姐姐妹妹鼓舞下, 我骑着车冲下一个好高的跛,那时觉得没事,回想起来,还真害怕的。换来的,是姐姐妹妹的一阵欢笑。,
   后来,无端端的上了学,那时,我一年级,至于无端端的怎么进到学校,好象那时我有个亲人是那小学的校长什么的。初初上学,我有个朋友叫黄健异,我和他那时真的很好,我们互相换东西吃,还有他家人的事,那个时候,我是很开心的。
    妹妹也长大了,但个性却不太好,经常向妈妈告密,多次,我和姐姐都这样被她告了好几次,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给她叫“告密者人渣”的,最后,好象就很少再听到她告密什么的。那时后,好象吵架,她每次都是哭,或叫妈妈,妈妈会象征似的说我几次,那时我都明白妈妈意思。虽然,我经常和她吵架,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和好,也就这样,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在五年级之前,我家都是做面包的店的,我那时真的很浪费,天天喝汽水,但有时被妹妹或婆婆噶披靡的,这都常发生。原来,我给妈妈添了那么多事。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和旁边一个胖子玩,车子陀螺的。我输时,,我不会认,但我赢了就很骄傲的,。我还和哪个工人打羽毛球,捉象棋,但我输了居然会哭的。有一次,妈妈给我钱带那个工人,姐姐,妹妹去吃饭,那人好象要我给他饭钱去别处吃,但我不给,他就打电话给我妈妈哭着说不做了,那时年幼的我还真够幼稚的!这样的事在我印象中几次了。妈妈,好象为我受了那个人好多气,。许许多多的事,说也说不完,但回想也快乐。
   三年级,我认识了一个对我一生影响重大的人。我最好的朋友--杨杰凌。一直毕业。我们都很要好,但也有矛盾时,最记得那一幕,我逗他,他逗回我时,我小气得冲出班回家,他却追出来,边跑边说:“对不起”其实。那是我不对,但这就是他,这不正是友谊吗?现在,他正为自己的人生奋斗着,而我呢!因为他,。我懂得了说:“对不起”。不再小气,勇敢,坚强,礼貌……他对我。依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