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C机房里的几百台服务器依然像往日一样嗡嗡作响,并没有因为无愧他们的再次到来而安静一些……

-“糟了,无愧,还是不行诶~”广金说到。

--“什么不行?”

-“电源还是插不上去~

--“不是吧~”无愧无奈的说道。

这条电源线折腾了好多天,因为这条电源线,张总还大发雷霆了一番。

-“恩,我上次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插排是10安的,而赵哥配的这条电源是16安的~16安的插头比10安的粗一些,所以还是不行~

--“那要怎么办?给赵哥打电话吗?”

-“先不要打,我们先下去找付工问一下吧~”。广金沉着的说道。

--“好吧”。说完,无愧便和广金下楼去找了付工。

--“我真的有点不敢跟付工说话诶,他老是凶巴巴的,而且都不会笑,呵呵~”无愧的笑容里承载了一份胆怯。因为每次来机房都要给付工打电话才能被批准进入,而这个电话打的无愧这辈子都不想再打第二遍。

-“呵呵,没事,这种人比较爽快嘛”。广金依然很淡定地说。

“咚咚”,两个人敲过门进去,“我们找付经理”

*“他在里面”

-“你好,付经理,我们的电源跟机房的插排不配套……”广金把事情的经过大概地讲了一遍。

--“那是你们的事,我们不负责,我们这里统一提供的插排,就你们家不配套,那你们自己解决,你们不是给省里做项目吗?那就找省里解决去,他们有的是钱,别找我们!”付工依然凶巴巴的说。

“这个人怎么这样儿啊,都一把年纪了,脾气还是这么大,笑一下又不会怎么样,真是的”。无愧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

-“不是,我们是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转换的设备之类的。”广金继续笑着说道。

无愧一直在旁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一直诚恳的站在那里听着。

说完,广金和无愧都傻傻的笑了一下。

--“这样吧,你们俩过来,我告诉你们,你们去下面的驿站去买个转换头回来,换上就行了。”付工拿着我们的电源线指着楼下不远的超市说,但是口气依然很凶。虽然他在帮我们,但是并没有缓和一下语气。

-“好,知道了,谢谢付经理”说完,两个人便转身出去,走向了马路对面的驿站超市。

--“他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总是凶巴巴的,你说他是不是不会笑啊?”

-“会吧,只是我们没有看到咯!要不我们待会儿跟他开个玩笑,看他会不笑?”

--“额~~还是算了,我不敢,怕他翻脸”。

-“呵呵,他不会翻脸啦”。广金笑着说道。

-“其实,有的人很凶,但是他会帮你,有的人看起来很友善,但是不一定会帮你。”广金说。

无愧仔细想了一想,也是啊,付工虽然很凶,但是他最后还是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了。这一次无愧对付工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只要我们态度诚恳,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广金继续说道。

话毕,他们到了驿站超市,买了转换头,便回到了机房,广金拿起螺丝刀,把转换头换上,然后走到插排旁边,试了一下,说道:“无愧,可以了~~

-“那我们就开始装系统吧,今天一共装4台服务器,一台装linuxsuse enterprise 11 64bit的,来做tmss流服务器,剩下的3台装suse 10  32bit的。现在我装一台,然后你看好,剩下的3台你来装。”

--“好!”无愧痛快的回答。

-“先按一下这个白色的圆钮,是电源,然后再按下面的两个白色的方扭,刀箱服务器吗,是公用一个光驱的,这两个白色的,一个是切换显示器的,一个是切换键盘和光驱的”

广金把光盘放入光驱,一遍操作一遍讲解,“看到这个界面后,我们先按ctrl + H 先做一个raid 1,然后再装系统……”

“诶?奇怪,一直找不到 LSI SAS 阵列卡,这样的话就做不了raid~而且你看,这里磁盘已经分好区了,我怀疑这不是出厂设置,有人动过了~~”广金在这里反复试了几次都没有识别阵列卡驱动。“算了,我们先装下一台吧!这个晚点再解决。”

广金切换了显示器、键盘和光驱,装下一台刀片服务器。“无愧,你看,这里每个提示键下都有个小横杠标注着一个字母,这个就相当于你按鼠标了,你用alt+这个标注字母,就是相当于点中了它……”这一台机器装的很顺利,阵列卡也可以正常识别,一切进展地很顺利。

“你操作得还蛮熟练的嘛!”广金在旁边说道。

“呵呵,刚刚你不是有这样教我嘛,我都有用心去学。”剩下的两台无愧也装的很成功,中间的有的地方无愧忘记的,广金都会在旁边提醒一下。

每装一台服务器,中间都有大概20分钟的安装时间,广金就会和她去走廊的窗台上看看楼下的街道,也聊聊大学的生活,天已经渐渐黑了,在无愧眼里,这是她来公司最充实的一天,虽然早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但是她还是精力充沛,因为这一天她学会了很多东西,所以她站在走廊的窗台上,看着下面闪烁的霓虹,心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她想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她要跟别人不一样,不管是大学时代立志要做程序员,还是现在工作走向了Linux运维,或者以后可能要涉及Oracle DBA的工作,总之她要努力走稳脚下的每一步……

他们把每台服务器的ip配置好了之后,回头接着折腾了一下第一台刀片,这一次,广金恢复了一下默认的BIOS,然后重新引导了一次,竟然奇迹般的发现了LSI 阵列卡,“诶,找到了,呵呵”广金说。

--“为什么?跟你恢复BIOS有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应该跟BIOS没有关系吧,呵呵”

他们装好了最后一台刀片机,配置了ip地址,接着就是把路由器和交换机装上,然后就是把网络调通,这样的话,以后就可以远程操作了。

“这个路由呢,主要就是把公网ip和内网ipNAT转换,而且是一对一的,公网的第一个ip呢,咱们就设置成路由器WLAN口的地址,而LAN口就是内网的网段的第一个ip地址。然后我们把公网的网关填上,再把web远程管理启动,就可以啦,然后我们把网线接到交换机上,ping一下网络,如果内网和外网互相可以ping通就OK……”广金熟练的操作着并耐心地给无愧讲解。并把这些地址映射写在本子上。然后就是远程管理服务器的电源,广金快速的进入了电源管理界面,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

-“你怎么知道的用户名和密码?”无愧好奇的问.

--“这个等一下告诉你,呵呵~”。

广金打开了Secure CRT,通过ssh连接上了服务器,vi /etc/ssh/sshd.conf Port改成了XXXX,然后说“我们不用默认的22号端口,防止被***,呵呵”。这件事对无愧来说不难,但是她没有经验,所以她不会想到改端口这回事。无愧顿时感觉今天学到了很多,不管是小的技巧还是网络结构还是系统方面,只要能学到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她就会有一种满足感,相比悠闲的时候,她反而会惶恐,这就是她的性格,也许她天生就不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吧。

--“好啦,无愧,我们终于搞完了,你过来,我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密码”广金指着绑在服务器后面电源处的标签说道。无愧这才恍然大悟。“还有你把这个硬盘的型号记一下,以后坏了的话,你就给厂家打电话,报修就可以了。”

--“那我们收拾一下,撤吧,呵呵~

-“恩,那我先给赵哥打个电话。”

“喂,赵哥,我是无愧,今天不能准时回去了,不能打卡了,你帮我关一下电脑吧,这边环境都部署好了,明天去公司装软件……”

收拾好东西,三个人走出了IDC机房的大楼。

……

那天从机房回来的路上,公路很拥挤,但是车窗外的风景很美,闲聊中,无愧想起了有个人曾经跟她父母说过的一句话:“你们家老二,四面八方都有贵人,这孩子出门,你们不用担心,走到哪里都有人会帮她……”想到这里,无愧想起了生命中的好多名字,想起了大学时代的几个老师,想起了三个素未谋面但却一直在帮她的师父们。想起了子涵师父,第一个教她写C语言的启蒙师父,想起了把代码用记事本写好改成.exe文件的傻事,想起了RR师父,(江湖人称老R)想起了第一个用C写的游戏,俄罗斯方块,想起了大二那年写数据结构的3000行代码,想起了二叉树的非递归遍历,想起了尧峥师父,在问问上帮忙解决问题之后便教了她很多C++的知识,想起了多线程的代码,想起了友元,想起了封装,想起了写课程设计的时候帮她解决绑定变量问题的“C++魔尊”——顾燕峰,想起了曾经去火车站接她的王薇老师,想起了教她linuxoracle的周老师和崔老师,想起了找工作时力排众议的赵哥,想起了这些天一直在孜孜不倦的教她而此时此刻就坐在后面的广金……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跟着车窗外后退的风景一起回放,一百种滋味儿交织在心头,是感动,是的,她感动了,眼眶里热热的,她把头转向窗外,她终于明白那句话,“上天是公平的,它会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再给你打开一扇窗户。”虽然在亲人上面她无法选择,但是她仍感谢上天能在选择朋友上给她留了余地……

这个冬天,因为这些而变得没有一丝寒意,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行驶着一辆载满着感动和知足的汽车,里面坐着无愧,广金还有勋韬……

回来的那天她和广金他们一起吃的饭,是广金请的客,无愧一直把这顿饭放在心上……

第二天早上,无愧早早地上班了,早饭也没有顾得上吃,进了公司之后,她放下书包,开启电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访问路由器和电源的远程管理页面,无愧快速打开了游览器,输入了http//XXXXXX,可是令她费解的事情又发生了,她拿起电话给广金发了一条短信:

广金,为什么我输入这个网址,提示我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片刻之后,电话响起,短信来自广金:

呵呵,你别着急,待会我去你们公司,然后告诉你……

 

2012龙年薪途活动:秘籍大起底正在进行,欢迎大家参与分享讨论~详情查看:http://51ctotopic.blog.51cto.com/2009463/786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