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目前的我仍然很FQ,遇不快之事仍愤愤然。也因此我常常能心怀激烈、咬牙切齿,每遇不公之事,亦有断腕之心,无奈瞻前顾后,思绪良多,所以仍然苟且的活着。
    国内反病毒先驱王江民先生于4月4日辞世,享年59岁。
    一时间网络上关于王江民先生的言论铺天盖地,当然大多数都是褒奖的,个别的无良言论就让我们直接无视吧。
    在众多的赞美声中我想还是为先生写一点吧,虽然先生不知吾等小辈是何许人也,吾亦未能谋先生一面,但面对先生对于国内反病毒界的贡献,还是想用一点文字,祭奠一下先生。
    一、英雄莫问出处
    先生的生平这里就不再多说了,网络上到处都是。有一点可以看到,在先生的生平当中,每当先生取得某些成就之后,荣誉便纷至沓来。且每一次媒体报道无不突出先生身残志坚以及出生。
    说一次也许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或是为了给大家竖立一个坚强的榜样,每次都要突出一下,看上去总让人感觉不舒服,似乎我们本身对身残者抱有歧视眼光一样。身残者心不残、智不残。
    身残者想必本身心中便大为不快,行动不便,媒体每宣传一次,不是就要触动身残者的伤口一次么?
    本来以为大家会向看待正常人一样看待他,结果每次报道总不望了加一个出生哪里、身残志坚。
    不是说英雄不问出处的么?
    英雄身残大家都知道了,不用大肆渲染吧?
    二、我们不懂你的伤悲
    曾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为什么先生没有能走向国际?其主要突出两点,一是国内盗版猖獗,二是先生曾经的硬盘逻辑锁锁住了半世英明。
    并且硬盘锁也在网络上为先生“赢”来了众多骂名。
    1.关于盗版
    ********************
    此处省略约一千字,本来写了一些,还是删掉吧,HX最重要。
    ********************
    2.关于硬盘锁
    我不知道那些用着盗版江民,硬盘被锁了的哪来的勇气骂先生。
    就好比你去别人家里偷东西被别人狠揍了一顿,你觉得你有理吗?

    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也许先生的处理方法不是很得当,毕竟以暴治暴不是我们所推崇的。但在这件事上,我们最多只能说先生是一个不够狡猾的商人,或者是因为某些部门的支持力度不够,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先生才出此下策。正因如此,也能发现先生是一位性情中人,诚实之中少了些许圆滑。

    但我完全能够理解先生加硬盘锁的举动,辛苦多少年研究出的成果,多少个日夜,当你坐在电视机前,但你挽着小蜜的手闲亭信步……,先生一个人在实验室中埋头钻研,成果一旦公布,你依旧坐在电视机前,依旧挽着小蜜的手闲这信步,不花一点代价就把先生的东西“偷”、“抢”回家来用。先生在背后拍了你一掌,你还要骂先生几十年,这又是怎样的情何以堪。
    既然付出辛勤的劳动,在成果出现之后都得不到合理的回报,先生为何要夜以继日的坐在实验室?
    当先生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诞生,但面临的是盗版满天飞,那是怎样一种伤悲?相信没有经历的人是不会了解,也不能理解。亦如同我们不能理解那些以自焚来抗拒拆迁者一样。
    三、抱怨的同时,请多一些支持
    算是题外话,但也算是和先生的事业有关的。
    常听到有人抱怨国产质量差,国外产质量如何,我也见过反正只要是国外的都认为是好的人,就连国外的月亮似乎都要比中国的圆。
    我也承认现阶段国产在某些技术方面要稍显落后,某些质量方面有所欠缺。但在抱怨的同时,也请多一些支持。
    你不支持,我不支持。国产何以发展?以何发展?国产倒闭,所有物品皆进口这就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吗?
    郎教授说的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们在抱怨、诋毁国产的同时,帝国主义正在暗中偷笑。
    也许真的等到所有物品均依赖进口之时,国家也便成了附庸国。
    不要看到帝国主义现阶段扔给了你一块糖就认为他真的对你好,要知道自己强大才是真的强大。能够自强自立,不依赖于、受制于任何一个国家才是王道。
    Sony、Toyota、Honda……,他们的质量也不是一天就成长起来的,他们开始也有劣质产品的,但他们有他们的人民支持,所以他们得以发展、壮大。

    我也承认我们在支持国产的同时多少会受点伤,但这是必须的代价,只有这一代或许还需要下一代受国产的伤,我们才能让国产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才能为下下一代争取到更加幸福的生活。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如我一样一直支持国产的人存在着,但现实很残酷,总有些不用心做企业的人在一次一次伤着我们的心。疫苗、奶粉,但我们不能把别人犯错当成自己犯错的理由。他们没有人性,你也没有人性吗?

    四、我们不懂你的伤悲
    作为一个正义之人,在看到自己的成果被盗版铺天盖地之后,硬盘锁只能算是先生对于盗版盛行的一句粗话。
    先生在开发出当时领先业界的杀毒技术时,一定梦想着国产技术能发展壮大,走出国门,但梦想被现实无情的摧毁!
    那种伤辈又有谁能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