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常理,我的第一、二两本书都是在人邮出版的,而且是人邮最先向我约稿写书的,后面的书自然就会在人邮出版,至少后面还会在人邮出版出几本书,不会这么快另选东家,因为我一向注重诚信合作,而不是喜新厌旧之辈。但是令所有读者都感到意外的是,我自第三本书开始就没有在人邮出版了。究其原因将在本文后面介绍。

在出版了前两本书后,信心和积极性都得到了提升,也似乎找到了许多写书的灵感,就像以前写散一样,总觉得有写不完的好选题(所以当时写散稿时,也基本上是源源不断地送往各媒体,见诸网络和报刊)。这可能就是由于我以前长期写散稿所锻炼下来的策划能力吧,至今仍非常受用,因为至今我的书稿选题基本上都是我一人策划整套方案的。于是不再坐等出版社的约稿,而是开始试着自己策划选题了。

2001年末那个时候,那是时正值Windows 2000系统盛行,基于这个全新的Windows系统平台下的各种网络应用也逐渐浮出水面,可以说是开启了网络应用的新篇章(以前蝗NT时代的网络应用非常少)。于是我基于Windows 2000 Server系统自己策划了一个小有特色的小系列——“计算机网络远程应用”系列。其中计划是包括四本书:计算机网络远程访问与远程启动、计算机网络远程控制、计算机网络远程管理、计算机网络×××。这四个方面在当时,甚至现在都可以算是比较实用的网络应用领域。

最开始是写前三本,在向人邮提交选题和样章(此时是直接向人邮提交,不经过中间人了),得到认可后即开始创作了。整整忙活了一年多,终于在2002年底完稿并交付人邮编辑。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全部交稿后问题就来了,时不时打电话说要我进行修改,不是说语句不通顺,就是说口语化太严重,或者标点符号不规范。认真改了两次之后(每次我都要花一个星期以上进行修改),他们的编辑还是认为不行,还要我修改。真是无语了。心想,编辑改一下句子、改一下标点符号的工作都不做,那要编辑做什么,难道仅是排一下版?这样的编辑未免也太懒了吧。也许一直以来我就不愿受人摆布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这么“听话”,不想再做无谓的重复修改工作了。因为虽然我是刚接触写书,但写散稿也有那么长时间,且当时的影响力也不算小,所写的稿件也得到了各合作媒体的普通认可(浏览量是比较高的)。而且也经过了前两本书的磨练,应该不至于反复修改仍达不到他们的这些起码要求。我渐渐地感觉到当时人邮的那位编辑要么太懒,要么根本不想出这几本书,故意找茬。怎么办呢?因为这几本书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写的,而且样章也通过了。而且是三部书稿,花了我一年多的业余时间。如果就这么放弃了,我个人的损失可大了。

在反复考虑后毅然决定,放弃与人邮的合作,另寻出版社出版。最可惜的是,我的三部书稿都完整地交给人邮,怕他们私下利用我的稿件,但这也没办法,只能相信他们不会这样做了。于是在他们第三次要求修改时,我果断地做出了我的决定。当时他们的编辑好象有点吓唬我的意思说,说要我考虑清楚,不要后悔,似乎这几本书他们不出就没出版社愿意出了一样。可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也有这点自信,根本不怕。于是主动向清华大学出版社投稿,清华社很快决定采用,后来又认识了电子工业出版社的一位老总,在相互交谈中,了解到了我有这么四本书的书稿已完成,在看到我提供的一些样章后,也想要出版。但因为清华社先接受了,所以不好再改口。就这样,这四本书就交给了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这就是先后于20036月和20041月出版的四本图书:《计算机网络远程访问与远程启动》、《计算机网络远程控制》、《计算机网络远程管理》和《虚拟专用网×××精解》,是放清华社的《网络工程师》系列中。这几本书在当时的销量还算不错,特别是《计算机网络远程控制》、《虚拟专用网×××精解》这两本,曾几度断货和重印,并且在华储网的所度图书评选中,还榜上有名。这都是本系列下一篇将要说的事了。最终证实我的选择是对的,直到现在,我也认为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当然这样的事,同样在前些年中也出现过,我同样果断地做出决定,另选东家。事实再次证明,我的选择也是正确的,这将在本系列后面介绍到。

 

    从这些事件(包括我后面所遇到的一件同类事件)中,我得到的启示是,任何时候都不要被别人所左右。合作的前提必须诚信,否则宁愿放弃合作机会,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选择合作伙伴的最重要前提和基础,也是我以前一惯的工作作风和为人处世之道。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做好了,有足够的实力让自己和别人相信,就不怕任何人耍什么手段。天下之大,相信没有哪个人和哪一家公司能一手遮天,机会永远是会有的,只要自己努力。用句通俗地话说讲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或者是“不信邪”。当然前提是我们自己必须认真对等每一件事,认真、真诚地对待每一次难得的合作机会(包括工作机会),做好自己。而且在相应实力方面的确要高人一筹,相信机会永远是为有准备的人而提供的。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