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到这个座位上,就发现周边有二个电话狂。口音一听就不是正宗的京腔,但舌头卷的厉害,虽是男同志声音却给人一种平滑细腻的感觉,仿佛只用了半个嗓子在讲话,完全不像我们在大西北时,人人都是粗声大气的,笑起来也是爽朗完全放得开的那种。莫非书读的多了会对人的声带有什么影响,或者,我猜想,卷起舌头讲话时,只能用上半个嗓子。
昨天高中同学打电话,邀请今天中午一起午饭,N年没联系过,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还算尖细的男声,舌头卷的很重,但一听就不是正宗的京腔。于是真的纳闷,这些人在北京呆了几年怎么都成了这种声音,卷就不说了,细实在是承受不了。
那么俺呢,相信再过N多年,还是这种字正腔正的普通话,一般人听不出俺是哪个地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