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一点受凉,有点生病的样子,蔫蔫的,也吃不下饭。终于决定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好好写段blog。
前些天研发室安排我做培训,第一次小课,就尽量仔细地讲,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很少有人跟着我的跳跃式思维。第二次是大课,讲的内容差不多,而且室主任亲自安排,重点强调。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地听着,半小时后,就有人爬在桌子上睡着,一小时的时候,大家陆续走出去,一小时半的时候,副总工亲自来助阵,在我感觉已经讲完的时候,大家都蒙头蒙脑地。
总结了一下,效果不好的原因,主要是我实在没有教学经验造成,心理素质不好,看见台下人不大听,就不想多讲了:(
第二点,是自己思维跨度太大,自以为这个挺简单,自以为说上二句别人就能明白,其实完全不是的,把一个问题给大部份听众解释明白,是需要一些讲话技巧的;
第三点,是自己极度缺乏耐心。这个问题从小有之,对于讲课是大忌,好在不是长期讲课,就这样吧,改不了的。
现在想想,身边很多受一代又一代学生尊敬的教师,比如我昨天提到的巩老师,把那么多学生引入音乐艺术的殿堂,他这么多年,每周一到周三,都在同一间教室,连续三天讲同样的课,连续一个又一个学年讲同样的课,交响音乐赏析。每讲到一处,都是极投入的,感情充沛的,仿佛是第一次在讲。这就是奉献,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割成重复的一段又一段,去填充学生的心灵。
不做一次教师,难以理解教师的心,尤其是自己富有才华,又甘于平淡生活,至力于教书育人的教师。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尊师,其实大多数学生只是畏师而已,尊师要理解老师,这种理解,又须要学生长大成人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