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桥巷新开了一家新疆烤肉,每天下班路过时都看见好多人在吃,于是神往之。
昨天终于和Sunny和他的同事一起去。肉串很大,比较典型的新疆风格,不过总是没有记忆中的好吃,肉上撒了滋燃(这个词不知怎么写),不爽。要了一盘“超级拌面”,盘子非常大,像家里端茶杯用的,面却不怎么多,有新疆味,还不错。我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厨房,每有菜做好时,一个维族小伙就吹一声很有特色的口哨,服务员就跑过来。
三人消费42元,肉足饭饱,实惠,带上了这个小城的特色J 
记得小时候,每刚入冬,该宰的羊都要及时卖掉,每家都买好几只回去,家里有凉房,那时冬天也很冷,凉房就像肉铺一样,把羊从后腿挂起来,一溜,冻得硬梆梆。吃的时候用刀子割一块。寒假时我总是缠着哥哥给我烤肉吃,他也乐得做,把羊肉切成一块块,串到铁丝上,直接抻到炉膛里烤,烤得滴油,香气四溢,口水直流,外面微焦时就差不多好了,撒一点盐,我和老哥一人一口地吃,那个香呀~
02冬天时年我去了一趟乌鲁木齐,停留一个月。深刻映象停留在烤肉、大盘鸡、拌面和抓饭上。我记得新疆烤肉块很大,骨头也不去,没有什么滋燃和辣椒,在火上烤,二串就能吃饱,要是再吃一碗馕泡肉,估计一天都不会饿了。乌市上空气中充满了羊肉的味道,似乎所有的居民区,商店,市场都是这味儿,我住的还是家4星级宾馆,也是这味儿。呆久了就习惯了,感觉不到了,甚至有点离不开了。
那时我们常去吃的一家大盘鸡,味道实在是太好,当然也很辣,辣到我手脚发麻还是停不住地吃吃吃。
想念新疆啊~
从乌鲁木齐回来我就开始发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瘦回去,s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