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写点,加上点转载的, 
 
        《潜伏》出来时,有多多少少在电视上看过几集,不过都是不连续的,老是在工作,宿舍里没电视,也没有看电视的兴趣,现在的电视剧,好看的实在少,N多的都是花瓶式的。鸡肋型了,观之无味,弃之可惜
          所以现在都是挑着看,看电视时,遥控器是别想休息了,几十台都按遍了,除非遇到精彩的。
         这几天闲来无聊就“加班加点”滴把《潜伏》看完了, 一个晚上看个几集,搞得上班都没精神,要么打哈欠,要么打瞌睡~~~~,老大也有意见了,HOHO,汗一个,我要是学习有这么努力就好了,看完之后就要认真学习了,这个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不过呢,终于把它看完了,剧情很不错,这个对于我们了解历史很有帮助,其实李涯也是人才啊,只是各自信仰不同,作为主角的强大对手,有很多人喜欢,他的形象有点像是悲惨世界中的沙威,同样,他是一个信仰坚定的人,他相信三民主义,卖力工作,就是希望“为党国消灭所有敌人。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作为潜伏者,他在延安做小学教员教书,做一个教书先生,可能正是他渴望的生活,也算是”一段难忘的记忆“吧,当他回来之后,面对上级和同僚的排挤受尽委屈,始终勤勤恳恳,几乎就住就在办公室,有人说他心机深,其实之所以他对主角威胁最大,是因为他的纯粹,他坦荡的说”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调查“,而他的强大是由对勤奋和才干带来的,而他本身对于政治权力之争并不在行,或者说不屑,加上一无背景,二无后台,也不结党营私,所以经常被人利用和陷害。他说”我运及国运“很悲壮,自己幸苦多年指望晋升军阶却被主角给穿小鞋让其悲愤,最后,陪同他的三民主义理想(廖三民暗喻)死去,悲惨。顺便说一下,他是保密局几位大将里面唯一没有带太太的单身汉,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同样用为人民服务这篇中的话就是李涯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可惜生不逢时,有才干之人报国无门,也政治正确的指出国民党失败的必然。作为他的前任,马奎同样工作勤恳,却是对国府的愚忠,但从另一个角度,他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家伙,不问是非,做事勤恳,也算是个人材。
           说说谢若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一个坚持信仰的人有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他说”我信仰生存主义“纯粹而赤裸裸的为利而生。他说“我现在放这两根金条,你能告诉我哪根儿是高尚的,哪根儿是龌龊的?”,他的信仰有点像尼采所论述的权力意志,就是追求自身的强大,非常纯粹没有任何价值判断的追求,因此他不在乎余是共党还是国党,他只在乎能否得到有价值的情报,甚至说出“你要是一枪打不死我,我又活过来了。我还会继续和你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让我们觉得特别有趣,是因为在市场经济当道,信仰的时代远去的今天,我们周围有太多这样的人,也许是编剧想借他之口来对我们现在的信仰缺失做一个批判吧。
         谢也不容易,口吃了还这么会做生意,不过他头脑里都被钱塞满了,塞得严严实实的。 
   而站长,拥有高超的领导艺术和洞察力办公室政治玩的炉火纯青,可谓老奸巨猾,却是典型的信仰缺失,年轻时候意气风发,有过信仰,有过追求,还喜欢哲学,但是现实终于将他的理想主义击垮,他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技术官僚,通过政治手腕把一个天津站经营的很不错(若非出了主角这个大内奸,还真是各司其职,井井有条)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政治正确的同时能捞就捞,一副犬儒主义做派。站长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一个人,他就像你我身边的人,贪财,精明,幽默,有人情味,也有手段,是对我们这个信仰缺失年代的众生的一个写照,所以很多人很喜欢这个人,我也很喜欢,因为真实。演员演绎的也非常到位。
  这部片让我们重新记起"信仰",这个似乎已离我们远去的词,也难怪广电总局那群老头子大加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