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辞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 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dàn远役。彭泽去家百里, 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rěn,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sì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遥遥以轻颺yáng,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shāng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长关。策扶老以流憩qì,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xiù,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yì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zhào孤舟。既窈窕以寻壑hè,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hé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huáng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gāo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乎天命复奚疑。


  归去来兮辞是陶渊明的名篇,现实社会中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有几人可以做到这么洒脱呢。

钱神论
  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折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yǎn而有馀yú,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诗》云:"哿gě矣富人,哀此茕qióng独。"

  钱之为言泉也,无远不往,无幽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肄yì,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祐, 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后富贵!昔吕公欣悦于空版,汉祖克之于赢二。文君解布裳而被锦绣,相如乘高盖而解犊dú鼻。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空版至虚,而况有实;赢二虽少,以至亲密:由此论之,谓为神物。
 

  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而入紫闼tà。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洛中朱衣,当途之士,爱我家兄,皆无已已。执我之手,抱我终始。不计优劣,不论年纪,宾客辐辏còu,门常如市。 谚曰:"钱无耳,可使鬼。"凡今之人,惟钱而已。故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仕无中人,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 不异无翼而欲飞,无足而欲行。


  钱神论是魏晋南北朝鲁褒的作品,放到今天来看,现实何尝不是这个样子呢。


洛神赋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mì妃。感宋玉对楚王说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què,越轘huàn辕yuán,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héng皋gāo,秣mò驷sì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盼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dí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mì妃。然则君王之所见也,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yào秋菊,华茂春伞s刦ǎng髴fú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lù波。秾nóng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jì峨峨é,修眉连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辅靥yè承权。瓌guī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chāo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ěr瑶碧之华琚jū。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lǚ,曳雾绡xiāo之轻裾jū。微幽兰之芳蔼ǎi兮,步踟蹰chíchú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máo,右荫桂旗。攘rǎng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tuānlài之玄芝。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sǒng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途之郁烈,步蘅héng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tà,命俦chóu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zhǔ。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páo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guī之猗靡yīmí兮),翳yì修袖以延伫zhù。体迅飞凫fú,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 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是屏翳yì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銮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yì。鲸鲵ní踊而夹毂gū,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zhǐ,过南冈;纡yū素领,回清扬;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 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dāng。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lanfēipèi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洛神赋是三国时曹植的作品,作品中对女神的形容简直是用尽了世上最好的词藻,不知现实中是否也真有这样美丽的女子呢。



大学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诗》云:“缗蛮黄鸟,止于丘隅。”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 《诗》云:“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

  《诗》云:“瞻彼淇澳,绿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慄也; 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 《诗》云:“於戏!前王不忘。”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

  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修,不可以齐其家。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悌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

  康诰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

  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偾事,一人定国。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国在齐其家。

  《诗》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宜其家人,而后可以教国人。《诗》云:“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可以教国人。《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道。《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僇矣。

  《诗》云:“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仪监于殷,峻命不易。”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康诰曰:“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楚书》曰:“楚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舅犯曰,“亡人无以为宝,仁亲以为宝。”

  《秦誓》曰: “若有一个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实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实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四夷,不与同中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能举,举而不能先,命也。见不善而不能退,退而不能远,过也。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灾必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

  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古以来儒家学者们一生的志向,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呢,在充满铜臭味的现实社会中,附了追求金钱名利以外,我们是不是也该建设一下自己的精神家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