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用什么来形容寂静?又将用什么来形容荒芜?
  你将用什么来形容幸福?又将用什么来形容满足?
  你将用什么来形容悲伤?又将用什么来形容孤独?
  你将用什么来形容我?又将用什么来形容自己?

  我实在是不能确定,现在的这个人世,是否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谁规定这一切?谁创造世界?谁又创造了创造世界之人和物……这些疑问是个绝对的黑洞加无底洞,答案隐藏起它的面目,混淆着真相,玩弄着自以为是的人类。
  一切存在都将归为虚无,一切的努力终将成为尘土,那么人类现在的种种蠢动是为了什么呢?在你死后,谁会记得你,被遗忘的你,就好像从来没有存 在过一样,这真是让人恐惧。即使用力地留下种种存在过的痕迹,还是不免被日后的漫长洪荒所淹没。真正载入历史,是否就可以永远流传下去,然而实在是不能信 人造的历史。
  万物的源头如何追究?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空。宗教的存在并没有让我们了解的更多,反而是越来越混乱的谜团与虚妄。
个人的存在又渺小又无力,每个人都只是孤独,每个人都只是一个人,这是你无论怎样努力制造关系都无法逃避的事实。一即是全,全即是一的道理你是不是真的理解?
  “你不应当成为‘大众’,你只应当成为你自己。所谓大众文化,只有当你成为你自己的时候,才有可能真正出现。”
“鸿蒙初辟原无姓 打破冥顽需悟空” ,你说我是谁,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这些问题似乎不是我该想的, 除了自寻烦恼之外没有任何建树。一直觉得人类拥有思想是件痛苦的事儿,有人说“世界上只存在两种人——痛苦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而我大概是只痛苦的猪吧……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
我是过去与现在的分割线————————
  
  “这个世界有你不能到达的地方,有你不应到达的地方,有你一辈子也不会到达的地方。你的世界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大,界限也许就在你的身边,可你却以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你跳不出这个世界,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一旦你知道了,你就超出了它。”

  “人生难道不是梦幻么?你所得到的你最终会失去,你以为那是真的,你就会痛苦。而你知道那不过是一场游戏一个梦境,你就能解脱。人生在世,百 年也好,千万年也好,都是未来前的一瞬,这一瞬后你什么都没有,你曾有的只有你自己。你在这世上永远的孤寂着,永远找不到能依托你心的东西,除非你放弃自 己,融入到万物之中,成为万重宇宙的一点尘埃,你就安乐了。”

  孙悟空的金箍最后真的掉了吗,那么他是不是逃出去了,那只可怜的猴子是不是终于可以做他自己了呢?
陷空山的无底洞里是另一个世界吧,彼岸,真是令人向往啊。

  三年过去,我还是又陷进来了,而且可笑的是,三年前我觉得我们之中可以存在唐三藏、孙悟空那样的人,也坚信定会有超脱之人存在,但现在,我觉 得一切都是无望的,也许别人可以吧,我逃不出命运的掌心,逃不出千万年来人们走过来的这条路,我无可选择,所有的人都可以在瞬间化为阻力,什么道德什么仁 慈什么礼义廉耻,统统都可以作为借口,阻止我走向我想走的那条路。
  你看我们的世界也是有边界的,人不能逆成长。我一反抗就有无数无数的力量来阻挡我,我逃不出去,我得硬着头皮按照上面的人意思走下去。金蝉和 沙加最后都是以死来超脱的,然后他们就逃出去了?水虿如果一直不羽化呢?它还算蜻蜓吗?人为什么一定要违背正义才能长大呢?还是说连正义也是假的?
  总有些来自你最亲近的人的声音对你说“如果你这么做了,别人会怎么看我?”每每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就凉掉半截,我在这里,你在那里,你关 心的到底是我,还是你自己?我都不在乎别人如何看我,我又为何要在乎别人如何看你?别人是谁,明明是你心中的怪物,太恶心的说辞了,滚蛋吧,我不需要你假 惺惺的安慰。

  西游是一出悲剧,人生也是一出悲剧,我们经历的何止九九八十一难,但我们还是活着,或者麻木或者坚挺,我们都活着。
戴上金箍的孙悟空也活着,只是忘记了从前一切,可以无情地砍杀过去的手足兄弟,最后他还要杀掉自己,可是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他去杀谁?
  我们没有戴着金箍,为什么也可以翻脸不认人呢?
  果然人心才是最最险恶最最深不可测的东西吧,这人世间果然是托付不得真心呐。   

  我处便是西天,宁死也要坚持的信仰在彼岸。对,还有世界外的世界,那么便不可那么快绝望。
  这世界要疯了,那么就去死吧。

  怎能忘了西游?!(转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