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由………
题记:转眼之间,十年已经过去,辰与伦走过了短暂、青涩的花季时光,经历了无数爱的甜蜜与痛苦、期待与失落、相依与折磨,忍耐了漫漫冬夜般的煎熬,看着爱情轰然破灭,在百般无奈中折断了理想的双翼,坠落于世俗的尘埃,痛苦的蜕变着,走向理性、成熟……

篇一:相遇
那是一个初秋时节的早晨,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虽然时间尚早,但明晃晃的太阳已经高挂。辰,骑着自己的“宝马”,在已见拥挤的街头,飞快的穿梭。为了生活,人们总是显得如此匆匆,匆匆的起床,匆匆的离家,匆匆的早餐,匆匆的路上,匆匆的神色……。辰,也如众生一般匆匆,只是稚嫩的脸上,洋溢着更多的阳光。
…………
该转弯了,这是辰从家到学校路上的第七个弯。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从身后飘入视线。是伦。辰班里的化学课代表,一个文静的女生,辰理想中的模板。
“嗨,真巧!”
“是呀。”
“一起走吧!”
“好啊。”
………………
辰,喜欢独行。不管是在路上,还是在学校。独行,是因为腼腆,但更多的,是不喜欢因为别人的存在而使自己受到无形的约束。辰,喜欢自由,恐惧被约束。他,有些理想主义,几乎一直孤独的固守着自己乌托邦式的精神世界,不容外人染指。可,伦的出现与偶遇,让辰的心里慢慢的起了变化……

接下来的日子,辰总是有意无意的在第七个拐弯处,开始减速、开始回头、开始期待……文静、秀美的伦,就在那个时候走进了辰的心里。

也许,不可预见就是人生,亦或,人生就是不可预见。当对伦的期待随着辰有意的“偶遇”不断滋长的时候,伦,却开始从辰这段清晨的轨迹中消失……

接连一周的“偶遇”未果,以及校园中流传的一些传说,使辰预感到了原因。于是,辰也慢慢的、刻意的减少了与伦的接触。慢慢的、慢慢的,辰那萌生着的期待与梦想归于沉寂。“也许,这样最好。”辰,经常这样自我解嘲着。多年之后,朋友们从辰的文字中,看到了辰那绽放如阳光的笑容背后,深藏的忧郁、敏感与细腻。

篇二:相知
蛰伏的东西,总有苏醒的时候。
……………………

高三了,文理分科。整个年级都被重新排列组合,原先的关系变的支离破碎,新的秩序开始建立。很巧,排座位时,辰坐在了伦的前排。他们的距离很近。也许,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疏密,与彼此的空间距离线性相关。

伦,依旧是化学科代表,而辰此课的功力在班中也屈指可数。开始很长的时间,辰与伦之间一直平淡无奇,纯粹而纯粹的同学,如果非要界定的十分清楚,无非是增加一个“老”字。交流,也集中于数、理、化的学术问题切磋与争鸣。

毕业班的生活,是单调的,相对于现在这个奇怪的年代,远没有那些斑驳陆离的诱惑。

但凡男女之间的交往,也许注定只有那么几种蜕变的方向。慢慢的,辰与伦的交流不在限于学术问题,不在限于那个年代的泡沫剧情,开始向彼此的内心蔓延、伸展…………那种自然而然的发展,称之为“友谊”…………

“辰,我有事问你。”伦,在身后轻声说道。
“一会下课说”物理老师的严肃,让辰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辰极不喜欢被人指责。
“好,那我不跟你说了”伦的语气里,有些小小的不满、小小的任性。“真是个傻丫头”,辰心里暗暗的偷笑。

专心致志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白驹过隙般,严肃而略带压抑的气氛结束了。伦,从后面努力的伸直胳膊,使劲的拉辰“你可真拽!!”有些抱怨。

“你不是不跟我说话嘛!!”辰,微微侧着身子,头也没回,有些恶作剧的嘲弄。也许,男生、女生之间所谓的友谊根本不那么纯粹,而且很娇嫩。突然间,气氛变的尴尬。辰未曾预料会这样,看着伦愤懑的眼神,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也许,过几天就会好的。”辰有些逃避似的离开了教室,他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一连几日无语,面对着尴尬,辰好几次欲言又止……
又是严肃的课,不过老师却换了一种新鲜的方式,自由讨论。“辰,我有道题要问你。”伦,先发话了。辰,内心的期待成为现实。
“什么题?”
“你座过来吧。”面对伦主动伸来的橄榄枝,辰喜出望外。当,辰跨出那一步的时候,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分班后,随着距离的拉进,蛰伏已久的情绪开始破土而出,辰,渐渐的喜欢上了伦,对伦的幻想蠢蠢欲动。但,辰有意在压制那种不断生长的力量,因为这个时候的感情来的不合时宜。

当榆钱儿、柳叶儿、杨芽儿,渐次成为新绿、映入眼帘的时候,春天无可避免的到来了。万物突破了严冬的封锁,开始加速生长,也包括辰心里那暗生的情愫。终于,在桐花飘香的日子里,茂盛生长的感情冲破了理性克制的镇石,辰的心开始燃烧…………

篇三: 相恋
邻座而生的关系,成就了知己,却没能成就高考。但,暑假的高温却不停的发酵他们的关系。

在高考失利的挫败感中,辰与伦一起开始了补习生活。也许失落中的友谊,更能温暖彼此,更能加速两颗心的靠近。在密密麻麻的课业中,日子飞快驶过。树叶由绿变黄,又逐渐在萧瑟的风雨中,铺满大地。两个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们的友谊,可友谊总会在年少的轻狂中迷失……

辰的笔记里,经常会留下满片的“伦”字,辰的脸上,总会突然的释放微笑,那是由幻想而产生的内啡肽用肢体表述快感。

辰知道,伦明白自己的心思。可伦坚持友谊的态度,如同稻草人般,对过于在意伦感受的辰,以足够的心理警示,使得辰总不敢捅破那几乎失去意义的窗户纸。
………………

上完晚自习,辰与伦如往日一般来到了古老、沧桑、凝重的城墙下。
伦那长长的秀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在初冬冰冷干冽的夜风里,愈发的沁人心脾。伦,轻轻的讲述自己的故事;辰,暗自里贪婪的呼吸,用冰冷的芳香冷静自己开始躁动的灵魂。他们的距离,很近。
“给我唱首歌好吗,辰。”
“唱什么歌?”
“随便”
“……心事向谁说,……所有的爱都错过,你挡住寒风,…………依偎在你的怀中……”
辰,用身体挡住吹来的夜风,有些颤抖着,缓缓的拉起伦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伦,轻轻的、轻轻的,将头靠在了辰的肩上。

风,很冷;夜,很静。只有两颗年轻的心,在剧烈的起伏,“卟咚、卟咚”的敲击着似乎静止的空气。那一夜,辰没有回家。在伦姥姥的小屋里,两个人手握着手,依偎着坐到天明。

一场年轻的爱情开始了,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依然来了。伦,感到恐慌,曾经多次试图熄灭。可,辰却执着的让她燃烧。

爱,稚嫩、纯真、浓烈,却始终生长在“地下”。朋友们几乎一无所知。却,旺盛的生长,越来越浓密,陪伴着他们渡过了灰色的补习生活,渡过了充满新鲜感的大学一年级。

在,两所学校之间;在,辰的小屋里;在,送伦回家的路上:在,辰那辆“宝马”上,流淌着爱的甜蜜与芬芳……

篇四:裂痕
爱情,珍贵而又脆弱,宛如雕刻精美、晶莹剔透的花瓶,不经意的轻微碰撞,都会留下细微的痕迹。也许,一点也不明显,但却会无声无息的蔓延,然后突然间致命的碎裂。
……………

好不容易捱到了暑假,辰与伦相约去旅行。不知,伦编织了怎样的理由,让家人对她的外出毫无异心;而辰的家人已经接受、认可了他们的恋情,
…………

流火的七月,辰与伦登上了西去的列车。拥挤的车厢里,伦在辰的怀里甜甜的、沉沉睡去,这是唯一能够容纳睡眠的安全空间。依偎在辰的怀里,伦,第一次看到了浑厚的黄河;第一次看到了乌稍岭上烟雨苍茫的草原;第一次看到了浩瀚、壮阔的莽莽戈壁;第一次看到了河西走廊里巍巍祁连山上的洁×××川………………
……………………

他们落脚在辰的亲戚家里。辰,并未意识到自己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已经无意中让伦觉得被冷落。
………………
“辰,你睡了吗?”
“我想跟你说会话”。伦轻声的叫醒了辰,缓缓的将头埋入辰的怀里。
“抱紧我,辰。你会一辈子都这么爱我吗?”
“怎么了,伦”。轻轻啜泣的伦,在晶莹泪珠的衬托下,显得那样柔美、楚楚可怜。
“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你抱紧我,不要不理我,不要把我一个人扔下。”。
“别哭了,不会的,爱你还来不及呢。” 辰,将伦拥在怀中,紧紧的、紧紧的抱着,顺着伦的秀发轻轻抚摩,安慰着伦,直到破涕为笑。

也许,离家让伦变得异常敏感。伦就像只孤立无援的羔羊,脆弱而又脆弱,比往日更加渴望那甜密细致入微关怀下的安全感。可,辰却沉浸在憧憬中,忽略了伦那些细微变化,更未意识到伦心理的微妙。
………………

“不是说好三天,怎么又改两天了?你也不问问我!”伦对敦煌之行计划的变动有些不满,尽管辰一再道歉,可伦的脸上却开始挂满冰霜。平日里,伦使使小性子,也便罢了。可,在亲戚家里,辰觉得尴尬。伦,那未见消解的满面冰霜,渐渐蔓延到辰的心里……
………………

“靠边,小心车!”去长途车站的路上,伦一个人走着,离辰很远。
“伦,别不说话好吗?” 伦,依旧默不作声,执拗的有些冷漠。异乡的旅行,需要相互依偎。伦的态度,让辰快要爆发。
………………

班车行驶在夜的沙漠里,只有呼呼吹过耳边的风,和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在响。风,干燥的足以带走空气中几乎所有的水份。辰,不时浸湿毛巾,轻轻的掩在伦的面庞,湿润伦的呼吸,也想湿润伦的心田。

窗外,繁星点点,银河出奇的清晰,这是城市里难以企及的夜色。
疲惫的伦,委屈的撅着小嘴,无意识的靠在辰的怀里,沉沉睡去。辰,脱下上衣轻轻的盖在伦的身上。辰,不自主的哆嗦两下。沙漠的风,有些微凉。
………………

壮观的敦煌石窟、清澈的月牙泉边,还有鸣沙山呼啸的滑板上,虽然留下了他们肆意流淌的欢乐,可不愉快却在伦的心间投下了深深的阴影……

篇五:分手
爱情,也许正如那首歌词一般“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

旅行之后,伦提出了分手,然后又重新复合。反反复复好几次的分分合合,辰,渐渐习惯了伦的反复,也错误的认为:无论,伦如何坚决的离开,最终仍然会回来。因为,他的爱。可,慢慢的,辰与伦的爱似乎开始平淡下来。
………………

情人节,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在他们相识的第6年。
辰,早早的起床,等待着伦的到来。他们约好去送一位旧时同窗。辰,也好兴致的盘算着如何渡过这个难得的情人节,如何过一次两个人的情人节。
………………

“你看人家多成熟,看看你。”送走故友,伦也许无意的一句话,让辰突然间莫名的烦躁。原本的晴朗,消失无踪。辰,有些开始失控,言语间多了冲撞。一向迁就、好脾气的辰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却始终不能平静。而伦却出奇的好耐性。
………………

“伦,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是分手吗?”
“不是,只是暂时分开,今年我们的学业很重,我们毕业再开始好吗?”
………………

那天,湛蓝的天空下,和煦的春风里,其他恋人的风筝,五颜六色的占据了整个天空,可,他们手里的风筝却总也无法飞上天……

“你没事吧?”
“我没事”
“真的没事?”
“真的……”
伦,有些木然。眼神里生长起失落与怀疑。可,辰却傻傻的相信了。后来,辰从殷素素“记住,永远都不要相信女人”的台词里,才明白了女人的言不由衷。
伦,眼眶里含着满满的泪水,木偶般一个人慢慢的、孤单的走回学校。
………………

没有伦的日子,虽然多了一些自由、多了一些轻松、多了一些散漫。却,也让原本平静的牵挂疯狂滋长,将辰的心紧紧缠绕。辰很快意识到自己错了。伦,并不影响学习,而伦的离去却使辰无法安心。突然间,辰发现,伦,早已经成为自己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辰,开始补救,可一切却开始变得无可挽回了……

篇六:期待
人,总是在失去时,才意识到拥有的珍贵,从而紧紧的捏住残存的拥有,死死不愿放手……

大二快要结束的时候,家中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让辰彻底的从阳光陷入了阴影。在生活的压力下,辰变得沉寂、忧郁、消极,热情和勇气开始流逝,所有的欢颜,都是那么的苍白,再也没有了内心愉悦的支撑。困境中,人总是更加渴望爱情。

辰,越来越渴望伦那有些任性的爱,渴望伦那温热的怀抱,渴望伦那甜甜的吻……,可,伦,却越来越远,越来越遥不可及。

“要坚持”辰告诉自己。辰相信自己的真诚与坚持,能够唤回伦那开始走远的爱情。伦也充满了矛盾,偶尔会出乎意料的来到辰的身边。但,更多的时候,伦会象她来的时候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只在辰独住的小屋里留下快要消失的,暗香……

伦的劝说,辰的坚持,每一次总在最后演化成另人融化的温馨,让辰产生更多虚妄的期待,辰在虚妄的幻想中沉湎,不愿醒来,终于在虚妄的温暖中沦陷…………

伦的温柔与冷漠,不断交替,难以预测,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开始折磨辰的神经。但,辰固执的相信,事情总有好转的一天,他在期待着,期待着,期待着伦的归来……

………………
毕业实习的日子,有时简直无聊的如恶梦一般。辰与死党上街散心,在那条经常流动着各色美女的繁华大街上。上街前,辰试着给伦的CALL机留言,为了那渺茫的机会制造希望。

“我很忙”伦的留言很短、很短。
百无聊赖的走在街上,辰与死党们不时的玩笑,填补无法填满的空虚,以掩饰内心的黯然。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间映入眼帘,是伦。那一眼,辰不仅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爱人,也听到了自己轰然破裂的心碎。

伦,被搂在一个男孩的怀里,男孩很高、很帅。而伦,也搀着那个男孩。那一刻,辰几乎不能呼吸;那一幕,几乎无法相信。世界永远在那一刻停止、定格在辰的记忆里。
“嘿、嘿、嘿,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很忙吗?”
“他是谁?”
“哦,我们同事”
“同事,同事怎么这样?”
“我们那里都这样”
“你们可真够开放的!” 辰,几乎在意识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连着问道。而伦,眼神里流露着惊讶,缺乏逻辑的回答。

天,阴沉沉的;无形的风,犀利的穿透了辰的身体,寒澈骨髓。有些眩晕、有些战栗。那一天,很冷。
………………
辰,在愕然中,慢慢接受了现实。却,依然抱有幻想。
之后几年里,伦,还是会在消失很久之后,突然于某个夜晚,出现在辰的身边。依旧在争执中,开始拥抱……

“也许我们活着只是为了相互温暖,想尽一切办法只为逃避孤单…………”
…………
辰,变的习惯。有些自疟的认为,这种近乎折磨,无法准确定义的关系,是对自己过错的惩罚。坚持,只是自己苦行僧式的救赎。

篇七:煎熬
等待,有时简直就是煎熬。
………………

辰,工作了。在辰的帮助下,伦更换了工作。事情似乎开始向好的方面转化。经过努力,伦回到了辰的身边,那是一段短暂的幸福。
…………

安排好了伦的工作,辰带着伦去了家里的新房,一直空置着的、装饰一新的新房。隐喻着:这里在等待一位女主人。伦眼神里的羞涩,让辰热血沸腾……

美好的感觉是否真的不能长久,总在微笑里转眼间烟消云散。
…………

出行前的小别扭,使得期待已久的旅行,变得过于漫长。辰在满腹心事的郁闷和思念里,结束了曾经幻想中充满乐趣的旅行。
…………

旅行结束后很久,也没有见到伦,电话也很少。伦总说很忙。
“辰,我中午去你那里,你帮我准备个相机和包,我要带团去上海。”伦的语气,匆匆而又清朗。辰,很兴奋,以为之前的别扭已经风吹云散。
…………

辰,急匆匆的办完公事,用身上仅有的钱,为伦买了路上吃的零食,赶往火车站。中午的相见,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呢。
“伦,你在车站吗?我马上就到,等我!”
“我不是说了不让你来嘛,你怎么还来!”伦的回答,让辰觉得有些异样,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已经到了,你在那里?”
“你别来!我男朋友来送我了!”

那一刻,辰觉得有把冰冷的东西,从心脏滑过,很痛。绞绞的痛。

冷冷的交过那袋充满希望与关怀的零食,辰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然后在路人讶异的眼神里飞奔。他不想泪水在众多陌生的面孔前肆意奔腾。

躲在自己的小屋里,任泪水落在墨迹未干的日记上,模糊的双眼里心情打湿一片;狠狠的吸一口烟,任辛辣在味蕾间跳跃蔓延;嘴角不自主的抽搐,拳头雨点般重重的落在坚硬的墙壁上;血,慢慢渗出……

辰所坚持的爱情开始动摇。但,仍近乎自疟的坚守承诺,他希望问心无愧。

也许,伦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她的摇摆不定,让辰的矛盾里痛苦煎熬。
每一个孤独的夜晚,都是辰痛苦的修行。辰,在青灯古卷中,记录着对伦的思念、爱恋、不满、愤怒,以至于恨。但,最终仍然回到爱……

篇八:希望
希望,有时只会带来绝望……

又是一年11月了,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十年,是辰爱上伦的第七年。这一年,就像当年上学路上的第七个转弯一样……
………………

辰,已然习惯了单身生活。寂寞却自由,也正是这寂寞与自由,让辰变的孤独、忧郁而深刻。辰,开始当伦只是一个朋友了。
“辰,你睡了吗?我想跟你说会儿话。” 夜,很深了,伦打来了电话。
“好的,你说吧”。
辰,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兼心理医生。伦,时常会在夜深人静时,向辰倾诉。她知道,在这里,有辰真诚的安慰,在这里可以找到心灵的安宁。
…………
“伦,我要在过生日的时候,作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关于什么?”
“关于我们的关系”
这么多年的坚持,辰觉得应该有一个结果了。是应该有一个结果了。
………………
“辰,我们结婚吧!”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
………………

辰,并未太当真。虽然,他很高兴。“变化太快了”。太多的变化、太多的不确定,让辰对任何事物都保持怀疑。也许,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吧。
“辰,我听说女孩子27岁之后生小孩就不好了”
“辰,我把咱们的事情都给我爸说了,我爸决定在年底见你。”在对未来的将信将疑中,辰再次开始幻想,幻想与伦的婚姻生活,在幻想带来的幸福感中傻傻的盲目乐观。也许,希望即将成真,总会让人飘飘然。
………………

那一年的除夕夜,伦在辰的家里共渡。辰感到了许久都不曾有过的轻松与温暖。

篇九:幻灭
春节过后的第一天,辰在伦的家里共进晚餐。伦的父亲亲自操刀下厨。

“我爸从来不轻易下厨!”伦的话意味深长。虽然,伦的家人并未提到婚姻的问题,但,伦父母的态度让辰感到温暖。
…………

“这是我的男朋友。”伦开始向自己的朋友介绍辰。这是这么多年来辰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即使在他们爱的最浓烈的时候也没有。

虽然,仍然有一些小的别扭,但辰开始以家事来思考了。
…………
三月了,春的气息开始洋溢,可也会突然间倒春寒。

“辰,你陪我去算命吧。”
“算命?算什么命。”
“你就陪我去吧……”
在古城那颇负盛名的道观里,伦有些不安的卜问自己的姻缘。
伦的两支签,都是上签。一支,问辰;一支,问……

辰,看出来伦心里的那个结。她依然没有完全放下那个人,虽然他此刻已远在他乡。辰,知道伦之所以卜卦,是在为自己放弃另外一个人寻求一些“天意”的解脱,这表明了伦正在理性的审视自己的感情。

“不能急,慢慢来”辰暗暗的告诉自己。
辰与伦的接触比以往更多,但问题开始越来越多的暴露。
………………

伦几乎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来电话。也许,是过于熟悉的原因,辰经常觉得没什么事情可以滔滔不绝。辰每次短暂的失语,都会换来伦那极具杀伤力的话“是不是没话跟我说”,语气咄咄逼人,将辰挤入死角…………辰开始觉得那是一种负担,而不再是甜蜜。慢慢的,夜里的电话多会不欢而散。

也许,等待就像一把锈钝的刀,随着时间,在辰的心里一来一往的反复切割,爱的根基开始一片片剥离、脱落;在很多次由热情幻想缠绵短暂的幸福颠峰跌入残酷冰冷现实的剧烈震荡中,对伦那近乎信仰般的爱开始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宛如风中之烛……

“也许我们真的不合适”。经历了太多的期待,太多的等待,太多的伤害;经历了太多希望与失望的快速切换,辰,对伦除了爱之外,更多了无奈。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与伦到底是否真的合适?毕竟分开了太久,伦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伦,辰,也不完全是原先的辰…………

很多次,辰都想彻底了断这份有时如同鸡肋般的爱,但他始终无法勇敢的踏出那一步。因为,辰有太多幻想。
…………………………

又一次危机出现了,起因很小。伦,又开始用冷漠和逃避来处理。很久很久,伦的没有给辰电话,对于辰的电话,伦总不愿多讲。也许,伦也有所感觉;也许,伦也感到了疲惫……

五月了,天越来越热了,这是生命的花季,可花季里依然会有很多生命来不及绽放,就在貌似茁壮中,突然夭折……
………………

辰与伦,面对面的座在KFC店里 ,靠窗的座位,靠近天空的座位。但,始终有橱窗。
一个半月了,第一次见面,感觉有些陌生。不知该说些什么,也许今天不该见面。这一个月来,除了忙于工作就是思考。辰与伦,心中都已有了关于未来的答案,彼此期待已久的答案;彼此已经知道、彼此不愿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答案。

求婚的鲜花,是辰论证答案的捷径;是辰无奈的、最后的努力,好似落水者沉沦即将灭顶时手中最后的稻草。辰与伦,早已意识到这最终的结局。7年的爱情长跑让辰与伦精疲力尽,踉踉跄跄的接近幸福的终点时,却双双跌倒,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和跑下去的勇气了,辰与伦都明白,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面对残酷而无奈的结局,辰,谈笑风声,装做若无其事,因为辰不知该如何面对。辰用自以为是的洒脱来掩饰内心的黯然;伦,欲言又止,用沉默和忧郁来逃避结局的残酷,彼此都清楚对方的言不由衷。

平静,无奈的平静。一个月的思考和冷静,他们曾经的信念已经轰然到下;近四年来的相互期待近乎折磨,让他们彼此麻木、冷静,近乎陌路的冷静。他们的心,在无声无息之中绽开、碎裂、崩塌,就像杀戮过后的战场,死一般沉寂。痛苦,难以名状,因为痛苦的灵魂扭曲的“无名无相”。

辰能看出伦很疲惫、很无助;伦的内心在受着煎熬,伦的灵魂在无力的挣扎,从伦的眼中。伦最终很无奈的选择放弃,因为几年来努力尝试去寻找当年那“年少轻狂”的火热激情却终成空;无奈总是在刚刚燃起希望之灯时,又眼睁睁的看着它攸然熄灭。就这样被命运的风雨抛至浪尖又跌入低谷,在希望与失望的一次次交替中,绝望了,辰与伦坠入了深渊,被黑暗吞噬。

最后的晚餐中,有两颗绝望的心。辰与伦之间,隔着餐桌,很近,但距离却始终像这餐桌一样,真实存在、无可消除。辰与伦曾经燃烧着希望的神采飞扬的眼睛,变的黯然无光。一瞬间,如流星划过般的璀璨,那是,他们深含的泪花。

后记: 爱情就像末班车,如果下错了地方,就会注定错过。即使拼命的追赶着再上去,看到的也只是物是人非。

分手是一种关系的结束,也是另一种关系的开始。辰与伦并未因分手而陌路……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又过了两年……

在旧有的伤痛和对未来难以预测的杞人忧天中,辰变得更加敏感而惶恐,轻微的风吹草动,都会使他迅速躲藏,自欺欺人的安全感和掩耳盗铃式的自我保护,让辰与女孩子的交往都浅尝辄止,多数成为生命里的匆匆过客……

伦,又经历了一次失意的爱情,痛苦的回到了原点……
………………
伦,依就会在夜深人静时打电话给辰,尤其是在倍感无助时。但,渐渐的伦感觉到了辰的冰冷。
有时,给人冰冷的现实,要比给人错误的希望更接近仁慈。辰知道,伦在传递一些信号,但,毕竟已经“人成个、今非昨”,“落花流水春去也,换了江山”。辰用冰冷与些许的傲慢,破碎伦自我构思的幻想。
………………
辰,喜欢在孤独寂寞中咀嚼《十年》……
伦,喜欢在夜里倾听《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