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写高中同学相关的文章,愿意是现在的生活上和原来的同学交集很少,他们的工作和我做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差距。再一个是距离远,节假日不能互相走动。

昨晚,我开直播。

那时候是凌晨1点,然后我看到我一个高中的好朋友进了我的直播间。因为我的直播没有发朋友圈,只有关注公众号的朋友才会知道我开直播。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之前在朋友圈发的公众号文章,他们也有一直在关注着,虽然我们相隔一千多里,平时也少有话题讨论,突然能看到老朋友的关注,心里是舒服的。

我的高中好友_社交网络

我高中的时候,读书不算太好,但也不太差。

我和冠华是一个宿舍,也是一个班的,还是高一的同桌,我和冠华的关系很好,后面认识卢小军和猴哥,也都是冠华介绍认识的。卢小军和猴哥都是冠华老虎山那边的同学。

说到老虎山,冠华可以吹很多好玩的事情出来,当然,猴哥说那些事情大多都是吹牛的。

冠华猴哥小军他们几个都是在市里面的,我家是村里面的,刚开始一起玩,我多少感到自卑,但是越来越到后面,那种自卑的感觉也就越来越少,因为那时候能感觉他们真的能把我当成好朋友。

我们有时候一起去网吧上班,也会挑便宜的网吧,还会绕很远的路,然后在路上说很多好玩的事情,有一次我们想着谋划去蹲一个很讨厌的同学,具体为什么特别讨厌他,我现在也想的不是很清楚。

然后也会讨论一些有些装备,点卡,学习试题等等。

====

高二的时候,冠华一直想捣鼓他的科技协会,就怂恿我跟他一起干,之后冠华自己组装了一个收音机发射装备。

那时候2006年,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平板电脑,wifi也还没有出来,熊猫烧香出来的时候,有同学说家里的电脑中了熊猫烧香病毒,然后大家都知道他家里有电脑了。我们那时候还是很担心的,担心熊猫烧香把电脑机房的电脑也感染了,这样上电脑课就不能玩游戏了。

冠华的收音机发射塔很厉害。

我们当时调了一个频道,对面是我们班的女生宿舍,他们是能收到广播出去的语音。我那时候还想不明白是什么回事,然后冠华就开始给我说二进制,我很懵逼,还有十六进制,我更加懵逼了,我那时候觉得那些知识都是很遥远的,然后到现在,我也从事了电子相关的工作,觉得这些是很基本的知识点。那时候我想都不敢想,我会有能力做现在的事情。

我的高中好友_社交网络_02

去冠华家里吃饭,那时候是能吃上烧鸭的,然后晚上跟冠华一起睡觉,也没觉得不好意思。我和冠华暑假一起去酒店打工,那个暑假我们一共工作了24天,工资结算的时候,我们都拿到200块钱。我也记得,打工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要去,他才陪着我一起去做的。

后面因为运营科技社,我们还一起去踩点了很多东西,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好玩的,有一次冠华还买了一瓶酒,我们坐在河池学院对面的路边一边喝酒一遍吹牛。

那时候梦幻西游很流行,我们周末如果不回家就会一起去通宵上网,通宵上网的好处是,网费会比较便宜,然后早上回来学校睡一个白天,下午打打球,如果有口袋里面还有多余的钱的话,可以再去网吧练级。

我的高中好友_internet_03

高考结束后

我们都只上了本科线~

然后一起去报名补习,我们又分在一个宿舍,然后上课了几天,冠华突然就说要去上大学了,然后就去了一个差一点的二本学校。

后来,我去桂林读大学,冠华还来找我,我带他去公园里面玩,我那时候还是很穷,我还在谋划怎么翻围墙进去的时候,他就跑过去买了门票。

====

猴哥是我们这几个里面玩电脑最多的,我们很多不懂的电脑技术,他那时候已经非常熟练了。后面的好几年,猴哥都靠着帮别人代练游戏账号赚钱,还有照顾他家人,然后我大学毕业后,猴哥又辗转了几个地方,换了几个工作,也自己开了工作室。

有一次我从家里去广东,那时候经过金城江,每次自己出去打工的那种感觉,都不是很好,总觉得是被抛弃的,没有依靠的。

这种感觉猴哥能懂,他会在金城江接我,陪我逛街等车,还有送我上车。所以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和猴哥说,可能并不能真的帮忙,但是可以被倾听的感觉,是很好的。

卢小军跟我一样,没有啥主见,只要冠华和猴哥觉得可以的事情,他都能跟着一起做。

我的高中好友_tags_04

====

大学毕业后

冠华刚开始在一个化工厂工作。

工作一年后,考上了我们市里面的警察单位的公务员。

前年回家,我们经过金城江,冠华想让我们住他家,我们晚上10点才到金城江,见面后,带我们去吃了好吃的火锅。

因为带小孩,我和小云总是担心打扰到别人,再加上楠哥还有点陌生,就没有去他们家里住。

然后冠华给送来了新买的毛巾和牙膏牙刷。

下酒店送冠华回去后,我们回来打开东西,又看到给楠哥封的大红包。

我是知道我们当地的工资水平的,虽然看起来比较体面的工作,其实收入并不是很客观。

过去了很多年,也是那次吃饭能听到冠华说的一些对生活的无奈,觉得很多东西可能也就那样子了,即使努力也很难有所改变。但是在我的感觉里,他是无所不能的,他也总是很乐观和爱笑的。

冠华肯定是很能干的,做技术的话,他的思路很开阔,做其他事情,脑子也非常灵光。

猴哥后来去了医院上班。

卢小军在柳州的一个单位里面当了个小领导,小军聊天的时候经常说,下面的小弟不听话就会骂,不凶他们是没有用的。

====

高中的时候,还有一个同学跟我很好。

后来他去南宁上学,看到抢劫电动车,他上去阻止,然后被歹徒刺中要害没有抢救过来。

每次自己生活上有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总还是会想起这个朋友。

还有几个同学也来了广东这边工作,因为学生时代没有成为朋友,现在也很少联系。有一个在华为做芯片验证的同学,偶尔会联系一下,不过华为加班太多,上班也不能带手机,消息经常是被延迟的。

这么多年了~当初总以为自己或者身边的同学能成为大老板或者科学家,现在反过来看看,我们大多都还是为生活在努力奔波。

加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