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许多人在选择“程序员”这一职业的背后,或多或少都会有故事可讲。本文是我们与一名 Erda 的用户沟通时深度挖掘到的故事,征得本人同意后对其进行了整理,并设立了【开发者故事】这一栏目,旨在收纳广大同学的故事。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随着 2021 年顺利闭幕,2022 年已经在路上。眼看还有 2 周就要开启新年模式,除了可以开开心心在家“躺平”,即将面临的可能还有:亲戚一轮一轮关切的问询、熊孩子上蹿下跳的闹腾、父母耳提面命让你明年一定要带对象回家过年……又到了新一轮立 flag 的时候,是继续抄抄 2021 年的作业,还是“重构”一下新年小目标? 今天我们邀请到 Erda 星里一名有趣的开发者,和大家聊聊自己新年立下了哪些 flag~

flamingo 开发工程师 从业 4 年 坐标:苏州

我很热爱写代码,同时这件事对我来说也颇具意义。 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一行行代码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组成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我所在的公司还算是一个国内比较大的 OTA,承载国内一些人的日常出行。能够用自己的能力为别人提供支撑和帮助、被别人所需要,这就是我不竭的源动力。 同时,我也是一名云原生爱好者,一直对“开源”很感兴趣。 最近参加了一个“马拉松”活动,虽然没得奖,不过在参与的过程中和各位大佬学到了很多宝贵经验,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产品上,对如何做出更让人爱不释手的基础设施也有了更多、更深入的思考。 作为 Erda 的最早使用的外部开发者,看着 Erda 一路成长,也是感慨颇多。 曾经有幸从零开始负责过一家初创公司的基础架构,即 K8s 这种基础的镜像调度平台,所以我很理解从零搭建起来需要花费很多功夫,自己也曾经在运维方面走过弯路。

技术的成长是需要一步一步积累的。一开始接触 Erda,就是觉得 Erda 已经在这方面走在很前沿,依托于这个平台,我们就可以很快速的接触到目前最佳的路线是什么,比方说监控,不需要花费多少的心智负担,就可以搭建一个成熟、稳定的平台来。 对于 2022 年,我也有很多期待。 网上很多人戏称,说 2022 年是 2020,too(英文发音一样😁),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也有 2 年都没回家了。每次和家里打电话,家人都问什么时候可以带对象回去过年。哈哈,其实如果可以,新年的第一个小目标就是给自己 new 一个“对象”出来。 一个人久了就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程序员一般独处的时间很多,我也很享受没有人打扰、可以专注忙碌的心流时刻。不过这样久了就很容易忘我,经常一抬头发现忘了吃饭、忘了喝水也忘了时间。所以希望新的一年,可以减少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多一个人和我一起分享生活之美😄。 第二个小目标就是可以多一些时间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能够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在这里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爱好。 恐怖片是我生活中一剂不错的调味品,比如温子仁导演的恐怖片在我这里就是经典中的经典,回味中的回味。我很喜欢温子仁导演对于镜头跟光线的运用,简简单单的两个镜头就能塑造出紧张感,在出其不意时给你会心一击。 玩音乐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放松方式。我从很小就开始接触音乐了,一开始接触的是管弦乐,参加了学校的乐队。当时学的是小号跟萨克斯,直到后来父亲送了我一架钢琴,我对音乐的喜爱日益剧增,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等待我去完成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玩音乐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音乐的向往。 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是这样的:“读书或者旅行,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 去年和朋友们一起去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赛里木湖,这里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风光秀丽的高山湖泊,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说法,那美景真的是摄人心魄,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两张当时拍摄的美景。

开发者故事|2022年,我想 new 一个新“对象”_基础架构

开发者故事|2022年,我想 new 一个新“对象”_云原生_02

最后还有一个小目标,或者说是心愿,就是希望疫情能够快快过去,告别昨日的紧张,大家都能身体健康。 在新年即将来到之际,希望大家 2022 年的小目标都可以实现,新的一年都能遇到对的人,同时还有一句话送给大家: 朝暮与岁月共往,愿我们一共行至天亮!

写在最后

当你也有一些想对自己讲的话或者单纯想记录一下自己的故事,欢迎关注公众号【尔达Erda】并和我们分享,我们会将其整理收在【开发者故事】栏目,让更多人了解到你。 如果你仅仅想要聆听别人的故事,也欢迎关注【尔达Erda】公众号~与众多开发者共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