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

42分钟,不长。我在最后的音乐中哭了。 


无关时代背景带来的色彩,我们总要历经一段类似的青春躁动期。 


在社会和父母的高压下,走着平凡的路,上学、混、考试。花大把时间学那些有的没的,聪明清纯乖巧的女生总那么受欢迎。 


为喜欢的人不断磨练各种才艺筹码,后来又因为得不到在乎的人的赏识而冲动地赌气放弃,再后来发现自己真的喜欢就开始标榜自我:你们丫算个B。 


喜欢别人的时候,喜欢传很多很多字条、发很多很多短信、秀很多很多有的没的她不一定喜欢的才艺。还会跟她说,我喜欢帕格尼尼和梵高,或者我打篮球足球都很棒,或者我是个rocker啊我是个dancer。 


永远不想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结果、伤害了别人和自己了没有。 


有的时候我们折腾别人,有的时候被人折腾。打闹不分轻重,想不到伤害和受伤。 


有的时候,我们又变成了神,本能良心地去帮助和鼓励。 


仗义永远是朋友的代名词。球赛的加油声总是很大。为了一点以后都记不起来的小事也能打群架。 


哥们有难,第一时间带着板儿砖冲过去。或者姐们堕胎,不惜背负当时的巨额债务也要减少她受到的伤害。 


姐们的眼泪,无论多无理取闹都抱着她哭,都认同她的道理,都盲目纵容她。 


蠢蠢欲动的情欲,被压抑在人手相传的小黄书、小黄碟里。每个男生都想把手伸进女生的胸罩里面。每个女生都有着和小男友的所谓的难言之隐,和姐们谈论的时候都不好意思的够呛,总想带着拼命解释的语气。 


每一次,感觉自己要发光了,感觉自信心爆棚了,情境就突然会变得操蛋,总有些操蛋的细节。然后真相就是那么的操蛋,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拽那么酷那么天下无敌。 


自我最后还是被无情抛弃了。 


然后突然,就这么默默地被迫长大了。 


做着一份与自己想象中相去甚远的工作。不管年薪是五千还是五千万,一定都和一开始的想象截然不同。 


逐年上涨的CPI,逐年上涨的房价,恒年不变的工资。 


逐年上升的升学率,伴随同样上升的失业率。 


要适当装孙子,也要适当装爷爷,就是不爱装自己。 


然后有一天,心中的偶像和标尺也坍塌了,现实的压力也开始咆哮了。 


然后有一天,曾经一块折腾的人,开始变得不认识起来了。 


然后有一天,你还是跟最初那个爱你你却不爱的人走在一起了。 


然后有一天,你曾经最爱也曾经在雨中向你回头的女孩现在在别人的床上呻吟。 


可是有一天,也许当我们学会了默默接受了平凡和麻木,学会了冷眼目睹生活扭曲变形、卑俗不堪的时候,却发现年少时期默默关上的幕布又渐渐拉开了。于是当梦想照进现实,又何必管那个幕布又会在什么时候默默地关起来。 


我还记得那个想当守林员的律师。职场上指点江山的恢弘气势,职场下优质生活的优雅品味,可是她只想隐居深山,做一名守林员。于是她终于可以做了,她也哭了。 


我们在找东西的时候,总是认真地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于是放弃,开始说服自己去过还算有点小意思但是没有那个东西的生活,可是偶尔有一天它就突然自己冒出来了,于是欣喜若狂,不管它碎没碎、变得操不操蛋了。这个时候冒出来的那个东西,和经典一样,随着岁月,变得更加弥足珍贵了。 

前提是,你总需要前面那个心急如焚、不断努力找东西的过程,以致这个东西最后冒出来了,才会引起你的注意,让你更加珍惜。前提是,你需要真正的梦想。 


世事如此,爱人如此。 


姜昕唱:早就决定好了,做个做梦的人。 

她还唱:有阳光到达的地方,就有生生不息的向往。 


最后的音乐: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他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他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看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他来过 


转眼过去 多年时间 

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 

羡慕南飞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 

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 

啊 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 

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 

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 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这漫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 

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如果有明天 

祝福你 

亲爱的 

我想再谈一次穿着校服的恋爱,操蛋的、毫无技巧、肆意伤害,总要试图隐藏无法无天的性欲。一起吃肮脏的小吃,一起淋雨然后发烧,一起放肆、不管其他。没有人喜欢你性感,只会喜欢你学习好,喜欢你懂得欣赏他那点操蛋才华和虚无梦想,喜欢你给他带吃的,喜欢你陪他聊天陪他玩。 


我想总有一天,哪怕几十年后,哪怕在我往生之后,我会仍旧懵懂的穿越迷雾,看到内心一直坚持的珍贵的向往。 


我爱你,便努力离开,离开不代表不再爱。总有一天,会有个人用我的方式牵我的手。 


假如,有天意。假如,历尽沧桑仍保持赤子。 


希望我们都不放弃也不急切追求。我们需要在折腾之后妥协,再在妥协之后不灭曙光。 


总有一天,我还会听到你弹着破吉他唱那首Yellow Submar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