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复看了好几遍电视剧《火红年华》,虽然这是一部讲述50年前的故事,却使我感触颇多,这类电视剧估计除了受长辈影响的年青人之外没有多少人喜欢看,当代社会充裕的物质环境和利益诱惑,使很多人静不下来认真做一件事,大家浮躁浮动、歌舞升平,即使过的不富裕也敢于奢侈一下。这部剧里有好几个关键角色,都是我喜欢的,但不得不说里面的反面角色季成钢也是相当不错,一个团队理当由不同追求相同理想的人构成,否则就不完整有残漏遗留木桶效应的风险,团队就应该相互协作又相互制约,但不能有坏心眼,这样方能行之稳行之远。


结合该剧又一次回忆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就现阶段的自己而言,我开始慢慢放下了,我想彻底放下回老家种地去,当然这是不现实的幻想,是极不负责任的邪恶思想,如果我真这么干了,对那些对我有期望的朋友也是不负责、不尊重的。不想说自己多牛叉,但对于十年的技术生涯可以说我心无悔无憾,作为技术人说实话,我非常害怕被技术的更替速度淘汰,其实每一个技术人都应该有此心态吧,我之所以能放下,因为三年时间的设计和研发、亲力亲为、从无到有为前公司搭建的技术平台成功了,虽然及其简陋和骨感。


从我走上编程这条路,上帝大概就为我规划好了行程。一路走来战战兢兢,经历了工作和生活上的多次考验,甚至可以说死里逃生了至少七八次,万幸上帝没有收回我赤诚的心,才让我走到了今天。这或许我的成长和理想一样吧,我喜欢唐国强主演的三国演义,相信很多人都喜欢这部剧里的人物,诸葛亮、庞统、郭嘉、荀彧、贾诩、曹操、周瑜、司马懿等等是不少人崇拜的对象吧,我也有喜欢的人物:司马徽,其人甘愿做一个隐者,活于俗世俗世无他。也许是这个缘故吧,上帝没给我高高在上的名声和世人仰慕的顶级学府焕发的荣耀,而保留我身体里的能量走一条沉默的路,成了无名无姓之人。


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期望那种科研性质的工作环境。职场生涯十年,我换了好几份工作,多半受成长过程的影响,还有就是为了成全彼此好聚好散,反复想想也就只有一次换工作是我的主观思想,就是从烟台去上海。当时我想直接去上海魔都,初生牛犊不怕虎,后来还是选择先历练一年,2009年JAVA和.NET的发展与今天没法比,中国的软件环境与今天比也是天壤之别,当初找工作人家都嫌我年龄小,不足以堪大任,我就用一句“年龄小不代表能力弱”,然后就得到了第一份工作。由于这第一份工作的超强强度锻炼,不仅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轻松顺畅,而且更让我看到了如何做技术人,所以更换的每份工作做的事都属于从无到有的。在这个过程中,随着对技术的热爱越来越浓,越来越期望有一个理想的环境,可惜到今天也没有这样环境,不免有些遗憾和伤感,所以在工作中每每遇到相对安静的环境都觉的无比愉悦。


当学到的技术越多、知识面越广、技术层次越深,就会给自己安排行程,也就是所谓的“志存高远,励精图治”了。走算法这条路?行不通,因为这条路的不远处是数学,绝大多数程序员都不是适合走这条路;偏安一隅,选择某一个方向深入下去?也行不通啊!因为这需要十分雄厚基础储备,而且需要持续的进行基础知识的储备,现在叫基础科学......,思来想去最后觉的不辜负自己的方向只有架构这条路了,所以十年前就决定了走这条路,绝非偶然哦!为了走好这条路,舍弃了太多东西,其中面临的纠结、苦楚、无奈、煎熬......,现在想想都觉的值得和痛快,很多人这辈子都得不到这种机会,我得到了我很幸运,能够明明白白的活着和忍痛舍弃的比多少还是赢了一些。


找到奋斗方向后,就是为了付出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我改变了许多,多了一个无我的思想。工作就是为了生活,更好的生活,没有体制内机会,想要过更好的生活,必须要赚更多钱,这是不可否定事实,然而我却于此时产生了情怀这么个怪念头,所以项目架构师、产品架构师都不足以承载这个东西,最后发现平台架构师还不错,不过这是个浩大的工程,需要持续的、全方位的知识与技术学习和储备,就这样慢慢的开始了。


时光一晃,十年过去了,当年给自己安排的行程总算走到了终点,脑袋瓜子里天马行空的思想也落实到实际了,不再虚幻飘渺了,这让我思想和精神压力终于得到了释放。说实话这十年积压在我这副皮囊里的戾气太沉重了,我的精神、思想、灵魂、甚至躯体,都需要洗礼和重组,所以我才诞生了回归乡野的想法,人之初性本善,一路走来太艰难,只有如此方能从佛魔变回人。如果仅将编程思维空间里东西现实化做到不难,主要还是因为悟透平台设计和建设的一个顶点,即架构之路暂时到头了,不需要再惶恐不安的激进奋进了,可以停下来了,停下来不会辜负自己的青春年华,致敬岁月和年华。说的有些激动和抽象,对于编程人员来说,编程是一门技术,但更是一种思想层面的进化,只有思想得到进化和释放,才能摆脱现实的束缚,即摆脱编程语言的束缚,这才是我能慢慢放下的主要因素。


深入浅出,这个词儿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太符合这段时间里我的心境了,今后我也知道该做什么了,就是一边工作,一边回归编程技术的本质:算法和数学上来。我非常清楚且明白,尽管我已经出来了,但是把所思所想完完全全的做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实世界不允许,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也极难出现,特别对于一个无名无姓的隐者更加不现实,所以这也成了帮我慢慢放下的又一个因素。回归现实生活,能多赚点钱就多赚点,不然生存都是问题,当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其实我一直想把这些东西写出来、做出来,供大家检阅、批改,最后希望能剩下点有用的东西,可以有助于他人,不用太辛苦的再走我走过的弯路、岔路和错路。


岁月沧桑,岁月静好,一段行程结束了,我心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