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行业,要么是全行业垄断要么就是全行业自由竞争,生态只是在这个自由竞争的环境下自然生成的产业链,生态链中的企业只要自扫门前雪就可以了,无需关注生态的动向,而在某些生态链条中的垄断厂商一般也只顾自身利益和同行的竞争,最多受限于反垄断法的威严而对利润率有所控制,很少关注和干预其他生态链中厂商的发展,因此传统行业的生态一直存在,但从来没有成为一个热词。但是在互联网及互联网控制下的行业,寡头企业已经能够控制影响整个产业生态链的每一个环节的每一个厂商,并最终发展成为对整个产业生态的经营。这就像一个土豪拥有超级的大牧场,牧场里种着各种草木、粮食、养着各种动物、牲畜还有佃户、商户、工匠、寺庙、集市,所有生物的吃喝拉撒都在这个牧场里完成。牧场主人,那位土豪只需要收租子、收粮食,想吃肉了,就抓个动物杀了吃。

传统行业的生态链发展也非常有可能演变为一家寡头独大进行全生态经营的模式,或者整个传统行业的生态链也被纳入到现有的互联网生态平台之中。传统企业的转型发展,要格外注意自己在产业生态链中的地位、影响力与其他厂商的生态关系。最好的结局是也能做成牧场主,而不是一不小心成为别人生态牧场上的一只羔羊。

对于传统大型企业,特别是行业垄断性的企业,完全有能力发展一种行业生态经营模式。而对于中小企业,则需要考虑如何平衡的把自己的业务平衡的对接在不同的生态系统之间,如果能有块属于自己的独立自留地,自然是好之不过的了,但这个可能性随着不同生态圈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小。总之,将来能成为牧场主来经营生态的传统企业可能少之又少。而对于大部分传统企业而言,加入哪个生态体系才显得尤为重要。

 

一个理想的产业生态体系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首先这个生态体系是要有生态聚合力的,也就是加入该生态成员大部分能够获取相应的好处,并为这个好处而主动聚合在一起,共建这个生态,共同代表生态与其他生态系统进行竞争。

其次,这个生态体系是要有内部的自由竞争,只有内部的竞争和流动,内部的优胜劣汰,才能保持生态成员的生命力,进而保持生态整体的竞争力。

第三,这个生态体系是要真正的完全开放,让生态成员自由的出入。这不能像如今一些企业所经营的生态体系那样,表面开放,实际上只是对生态成员(羔羊)加入的开放,而与其他竞争生态之间无法实现业务互通与成员流动,而且成员入驻后基本会逐渐形成业务锁定和业务依赖而无法脱离该生态。一个开放的生态体系,是保障企业业务经营独立和自由的一个基本要素,如果一个企业丧失业务经营的主导权,那基本意味着企业的主体所有权的实质性被剥夺和转移,最终只能逐渐退化成驱壳乃至最终消失。

第四,这个生态应具备广泛的生态民主性。生态成员全体来决定生态的未来,而不是某一家生态成员来独裁。只有这样,这个生态体系才能保障其生态成员利益的最大化。这种生态民主性并非凡事都搞全员公投,而是采用上市公司运作模式,全体成员作为股东选举出董事会、监事会,由董事会组织成立生态的行政经营与管理团队,对生态经营效果负责。

传统企业加入这样一个相对理想的生态体系,才能保障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目前这种相对理想的生态体系并非空中楼阁,而是在某些产业领域已经在实践。比如中国浙江某袜业基地的产业运作模式,以及云计算领域的OpenStack社区生态运作模式,就与这个理想生态体系非常接近。这两个生态圈均展现出了独到的生态活力与外部竞争力。

传统企业在转型过程中,要有意识的立足本行业、本专业领域建设类似的生态圈体系,聚合全行业的力量,搭建一个企业群自主经营的独立生态圈,与其他生态体系相互竞争、共同发展,而不是轻易的把企业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生态寡头打理。

在完全开放的跨行业生态圈框架下,传统企业可以获得全新的不亚于互联网企业的竞争力。这种竞争力的构建来自于跨产业链企业间的深度融合与协同。这种深度融合与协同,把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紧密的联合在一起,将各自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上下游的企业不再是甲方、乙方的买卖关系,也不是各自心怀鬼胎,企图互相控制的关系,而是双方为了共同的目标联合运营,共同创新,共同面向市场、共同应对风险、共担损失、共享收益。为了一个新业务的上线不会再花去几个月的时间去进行采购和商务的谈判,不会再争执业务需求,不会再担心研发能力,甚至不会担心资金缺口。互联网公司所自豪的端到端研发与运营能力以及资金实力,在开放生态中的传统企业联合体同样可以实现。而且这个企业联合体会更具竞争力,因为这个生态更开放,更加敏捷,实力更强,各垂直链条的企业之间可以紧密合作却非紧耦合,横向链条之间的企业又可以充分竞争,在生态竞争维度又可以充分合作。充分的竞争可以让生态的每个环节更强壮,联合体的效率会更高效。充分的合作又会让生态整体实力更强大。而一个垄断生态平台,在高利润的保障下,因缺少改善动力,势必会走向更加封闭和低效。这种开放生态圈框架下企业联合体模式,也已经不是乌托邦了,而是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实践,比如IT厂商与电信运营商在全球范围内正在不断组建各种企业联合体进行公有云的运营来便是一例。

企业间竞争像是星球的碰撞,而生态竞争像是两个星系的碰撞、融合,是一场更加复杂的竞争模式,孰优孰劣,谁输谁赢,或者最终是否能够共同发展,要看整个生态的经营与运作效果,以及最终的市场表现。生态成员之间以及生态圈与生态圈之间如何在竞争与合作中取得平衡,是生态建设与运营过程中需要不断探索与优化的过程。

------------------------------


本文内容来自 清华大学出版社《云计算架构技术与实践》一书第二版,作者为华为云计算首席架构师 顾炯炯


购书点击“阅读原文”。


-------本期结束-----------

关注IT技术汇,关注IT技术与动态。

​构建真正开放的企业新生态_java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