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说我的智商只有76。我的智商到底有多高,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杀伤力很强的人,很多人因我而受到伤害,他们有的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有的甚至自杀身亡。所以我一直怀疑我有潜在的超能力,而这种超能力又不知为什么对我的老师作用尤强。我至今仍记得第一位因为我而牺牲的老师。那时我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带着我们去野外作自然实践课。看到春风拂绿,杨柳抽枝,老师不禁想起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同学们,你们知道如何识别风向吗?” “我知道!同班的一个小女孩一边回答一边从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向空中抛去,捡一片东西往空中一抛,看它往那边飘,不就知道了吗。”“嗯,很好。老师表扬道,那还有哪位同学愿意再给大家示范一下,看看现在刮的是什么风?” “我自告奋勇走了出来,从地上捡起半块砖头向空中抛去…… “报告老师,现在刮的是上下风!

…………
我记不清楚老师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我只记得他拼命的挣扎了几下就气绝身亡了。后来据医院里的医生说他是由于突然受到强烈刺激导致气血逆行走火入魔而死。就这 样,我害死了一名人民教师。一年级老师教我们认识家禽动物。老师:有一种动物两只脚,每天早上太阳公公出来时,它都会叫你起床,而且叫到你起床为止,是哪一种动物?我回答:妈妈!把老师笑得差点断气!期中考试回家以后,妈妈问我考的怎么样,宝贝儿子说:我就一道题没有填出来。妈妈问是什么题呀,宝贝儿子说:有一道题问3乘以7得多少,我当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填了15。我妈把刚喝的水喷到我爸脸上,哎....我太伟大了!一天上数学,老师问1+1=?,我说不知道。老师叫我回去问。我问妈妈,妈妈在烧饭,叫我滚出去。我问爸爸,爸爸在看球,大叫。我问姐姐,姐姐在唱歌,唱到BABY。我问哥哥,哥哥在打电话,说;我在外面等你。第二天,老师问1+1=?我说;你给我滚出去,老师给我一个耳光,我大叫爽,老师骂我饭桶,我反骂卑鄙。老说;滚。我说;我在外面等你。我们数学老师当场高血压又犯了,晕倒了..... 小学我上语文课时,全校语文老师都去听倪老师课。倪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字,问我:这个字你认识吗?我回答不认识,倪老师就这样开始启发我:你家里有床吗?我答”,“床上有什么?”“席子席子上呢?我答:我妈妈,倪老师心想,这也对,妈妈身上就是被子了,就接着往下启发:你妈妈身上呢?”“我爸爸。倪老师万没料到我会这么说,在这么多老师面前出洋相,一急之下问道那被子呢?我回答说:被子在地上倪老师被我也气得发羊羔病住院了!后来学校换了个老师让我们造句,我从容不迫完成作业,老师对我是刮目相看,我写的造句是:

难过----我们家门前的大水沟很难过。

如果----罐头不如果汁营养丰富。

天真----今天真热,是游泳的好日子。

十分----妹妹的数学只考十分,真丢脸。

从容----我做事情,都是先从容易的做起。

人参----老师说明天每个人参加大队接力时,一定要尽力。

棉被----小玉的卫生棉被偷了。
便当----小明把大便当做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

老师当场毙命

......我心理自言自语说到:我长的很有创意,丑并不是我的本意,上天不要发脾气,我会勇敢的活下去,衬托世界的美丽。!!!!!!!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相继又有几位老师惨遭不幸,好在没有出了人命,也就没有捅出太大的漏子来。不过我的名气却是不胫而走,一时间也成了城里的名人。然而,名人也有名人的痛苦,我就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当我初中的时候,物理课上物理老师问我:你说,如何变轨?我:据〈〈金刚经〉〉说若人在阳世光做坏事死后就会变鬼!原来老师正在讲卫星如何变轨!上历史课睡觉被老师叫醒,老师问我:文成公主嫁给谁了?小王小声告诉我:松赞干布。我没听清,张口就答:宋朝干部。后来历史也没上成。一日我从理发店扮酷回来,一开门,众女生惊呼:酷哥来也!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里!哪里!只是剪了个酷头而已。恰巧校长从一旁走过,一本正经的说:捡个裤头也要交公!我们大脑马上就#%―*―%#

好在没什么,我往宿舍走去,从女生宿舍楼下走过,看到了一个好友,高声吹嘘说,看,我剪了一个酷头。二楼马上有一女生伸出头来说,我的裤头,你拣的是我的裤

………………!!!!!第二天考试,生物老师拿来一只用布盖着的鸟。然后他把鸟的腿露出来让学生猜这是一只什么鸟。我实在是不知道,就交了白卷。老师一看很生气,就问:你为什么交白卷?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听,气呼呼的把裤腿卷了起来,露出两条腿说:现在该轮到你来猜猜我是谁了吧?生物老师马上倒了下去 我的名气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城里所有的中学都出于为本校老师的安全考虑,拒绝接收我入学。没办法,带着对重点中学无限的憧憬,我去了乡下。乡下的中学虽然条件是苦了点,但是没有了舆论的压力,我也算活地逍遥自在。然而是金子始终是要发光的,乡下中学特有的沉默并没有抑制住我的爆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又横空出世,突然崛起,迅速占领了农村市场。那是一次智力竞赛,我们班和另外一个班经过最后的角逐仍没有分出胜负。于是主持人宣布了最后的决出办法:每个班抽签派出一名代表。两个代表再进行猜硬币。猜对者向猜错者提问一个问题,如猜错者回答正确,则猜错者胜。反之,则猜对者所在班级胜出。天灵灵,地灵灵,该我的差使躲也不行。我居然被抽为代表,并且顺利地猜错了硬币,进入问答阶段。老师和同学们一下紧张了起来,每个人都用殷切的眼光看着我。尤其是班主任李老师,面色沉重,一言不发。我也感觉到有一些压力,不过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我的对手--王小佛,王小佛是当时我们学校最具威力的名师杀手,他手底下也攒着好几条人命案子。据说,上一任校长就是断送在它的手中。不过我还是有几分底气的,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曾叱诧一时的人物。提问开始了。王小佛两手插在裤兜里,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妈妈今天煮了几个鸡蛋放在我兜里,你知道有几吗?”“哄!周围一片哗然。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起哄,但是我知道这个问题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鸡蛋!我几乎没听清楚他问的什么问题,我只听见清清楚楚的有鸡蛋二字。要知道在乡下的几年苦日子几乎没有什么可吃的,有两个鸡蛋那可真是美味佳肴了。我似乎看到了那亮晶晶的蛋清和黄嫩嫩的蛋黄……如果我答对了,你会给我一个吃吗?我早已忘记了什么智力竞赛,什么班级荣誉。我感兴趣的只是鸡蛋,鸡蛋!如果你答对了,我把两个鸡蛋全给你。”“哄!又是一片哗然。我看到对方同学脸上一片愕然,而我的同学们一个个欢呼雀跃,相互拥抱着庆祝胜利,李老师也向我投来欣悦的目光,我不知道他们在高兴什么,不过大家都在朝我笑,我也不好意思地朝他们笑了笑,然后答道:是五个吗?同学们的笑容刹那间凝滞了,渐渐地,退潮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对方的同学却突然大叫大笑起来。这世间的事情真是瞬息万变,一转眼的功夫,大家哭的变笑,笑的变哭,哭哭笑笑的搞地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怎么回事。会场里忽然乱了起来。只见一人仰面朝天,口中鲜血如柱喷出,然后慢慢地倒了下去。李老师!”“李老师!是我们班主任老师!我也连忙赶了过去。只见老师面色惨白,双目紧闭,不省人事。是他害死了李老师!”“是他!”“是他!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一束束愤怒的目光利箭一样向我射来。我的眼前一片空白,耳边回响起一个声音:多隆!关门!放狗!闲杂人等一律后退!后来据说李老师并没有死,只是大病一场,病好出院以后,看破红尘,在五台山削发为僧,从此不再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