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办法把这件事说得简单点,这件事压在心里一个月了甚至更久,昨天可以说告一段落了。说清楚发生了多少事并不简单,很多事我也不想解释了,就埋在心里吧。


  浩哥部门总监,公司虽然没有给他这个头衔,大家也都经常这样叫他,他做得事就是总监的事,部门现在实名制得领导只有一个,就是经理,外号大王。很多头衔都抹去了,这是管理上得事不细说了。浩哥喜欢开源软件,是个中性性格的人,从我第一次跟他打招呼起我就感觉到了,一向话不多,只说三分,很有分量。和我算有点暗合,经历过那么多在一起处事很愉快很有默契。他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得地方,我很欣赏这样的人,和他得阅历很有关系,我没有他的深度。

   因为做事细心,受到了他的赏识。浩哥处心积虑了很久,一直在策划我入项目组,希望我能为他做更多事,甚至动员了大王来鼓励我。大王为此还交给我一件事借此来考验我,因为我们部门抽烟的人很少,大王经常把我叫出去抽烟,我很感激他,我也在细心得工作,努力得学习。自从浩哥第一次对我说让我做项目的时候,我一口拒绝了,那是在进公司才两个月得时候,当时我只意识到自己的缺点,没理会他对我优点的赏识。突如其来的信任,并没有让我感到多惊喜,更多的是我为什么值得别人赏识,我不喜欢表露自己的锋芒,我喜欢冷静的展示自己,只希望默默地做事,我深刻理解一天不做事就等于白活一天,其实就是自杀了一天,因此我能把枯燥的小事甚至最让人瞧不起的事经过我得手做到完美,有时候也感染了别的同事的眼神。随后他时常提问我问题,探探我的底子,更多得是引导我,纠正了很多工作上得瑕疵,难得他有这份心,虽然我知道他另有隐情。他时常得提问变成了我上班时的功课,埋下一个个伏笔,希望我下次能给一个漂亮的答案。别的同事也都注视到我与浩哥的关系,心里嫉妒肯定是有得,暗中我感觉到自己与别的同事的隔膜,我也不想太多解释,何必太注重别人的理解。

    就这样还算平静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反反复复。从别的同事的眼神里看到不太平衡的心,表面上还若无其事,暗地里他经过多少的挣扎,他比我更痛苦,我更希望他爆发,证明他还算是个有气节的人。同事之间的交谈冷淡了很多,冷冷的两句话,有得时候其实就是试探或者暗示。

    在这期间,一个个新加入的员工,坐到了我岗位的旁边,刚开始本能上是反感的,两个大学毕业,还有一个说是工作了半年,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他说得是谎话,一问三不知,这些都不重要。他们初出茅庐不谙世事,问个不停,各种小毛病。我刚开始出去工作得时候都没这样的疯狂的,我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我还是很细心甚至是耐心的教他们,有些东西不太容易理解,我给他们打比方,见他们一个个笑了,我就知道他们懂点了,别人都没有这样教过我得,我很乐意这么干,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有时候问自己为什么要教他们这么多,我不怕新员工夺我的饭碗,别的同事都没这样的,我只是希望能看到别人有我没有得优点还有那份信任,不至于一天天上班僵硬在座位上。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就两周了,他们的理解能力比我也许要好一点,三个新人基本上都能独立做事了。前两天我听同事说开会得时候,经理提到了讨论了把我调到项目组一事,那天我正好休息。就在昨天浩哥正式把我叫到会议室,谈论进入项目组一事。当时,我想了很多,只说了三点。一,别的同事去公司比我早很多时间,刚进入公司得时候他们教会我很多,今天他们反而遭到冷落,这件事影响了部门稳定。二、我进入项目组能带来多大的效益?项目组人已经够用了,我也明白我的能力有限,在某些方面可能会比别人优秀一点。可是我还不能完全胜任做项目,即便我适应能力强。我希望自己再学一段时间,做现在的工作我有大量的时间学习。三,我会把运维这做到更好,也会请教做项目的同事一些问题,希望我能帮他们,也能锻炼自己。浩哥好像懂了点什么,就说好好干,会有机会得,就这样结束我们的谈话,出了会议室。

    其中还有很多人或事,不想说太多了,写得乱七八糟的,以一个小事结尾吧。

公司做开发的领导,大家都叫他书记,因为偶然我曾帮过他一些小事。难得他打开心扉,那次单独跟我聊过他刚进公司的一些事情。他毕业实习就在这家公司,五年多了,公司也从三十多人变成了现在的两三百人或者更多。他刚开始是客服,后来是公司需要网管就转做网管,后来又因为缺少运维又做运维,现在又在做数据库开发。他为人谨慎,心思周密,爱说冷笑话,确实有点像数据库的味道,其实就是很适合搞数据库得人。他没有把所有的话说明白,不过我明白,他只说他大学毕业学得是软件,最后说好好学,笑了笑就继续去工作了,那种笑有点取笑自己的意味。帮了点小忙,虽然没什么重大的回报,我觉得这已经够重大了。

   七月的天空,时而阳光热烈,时而阴雨连天。还有很多事在发生,能感受到得,感受不到得,能遇到得,遇不到得。这也许就是工作甚至可以说是事业,我只想有一个安静而愉快的工作,两三个信任的人,每天都有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