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厕所里东张西望
厕所是一个神圣的地方,由于是人类排泄物的聚集地,长久以来,被人丑化的时间多。这并不难理解,因为人要在厕所里脱掉裤子,露出生殖器,此举在众人眼中甚是不雅,便在无形之中将厕所丑化掉了。其实厕所是个好地方,真正的自由,除了在家的卧室里,再有之处就是公共厕所了。

  随着公厕越造越漂亮,其地位也日渐升高。不久前有一日深夜,我无事可做在四处徘徊,亲眼见到两三个外地来的打工者逗留于公共厕所之内,并且嬉笑打闹,甚是欢愉,大有"在此借宿一宿"的样子。的确,比起70元一晚条件还不怎么样的私人旅馆来说,这公厕越发显得豪华了:铮铮发亮的马赛克和干爽的地砖。真是佩服那几个打工者的眼光——去火车站睡人太多且太嘈杂,去旅馆睡太贵而且条件并不算好,在路边睡则既冷有不好看,厕所真是无家可归时最好的栖息地。

  在厕所里还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譬如有两个人是冤家,有句话叫"冤家路窄"的,正好这两个人在同一个厕所里碰了面,即便是平时吵得死去活来,此时想必也是要互相点个头打个招呼的。若还有火气从丹田直升至脑门,浑身的肌肉一收缩,保管你小便不畅!况且,在公共厕所里大骂出口,有那么多双眼睛望着你们俩,实在是比当众***子还要龌蹉的事情啊!

  上级和下级在厕所里也应该是绝对的平等,不要因为你是领导而叫你的下属从尿池边走开,让你先来。说个笑话:老王是小李的领导,有一日在厕所门口碰了面,小李出于对领导的尊重,问过好后二人匆匆赶赴尿池。此时正好有另两人在那里尿尿,只有一个空位,小李便对老王说:"您先请。"老王不好意思地推辞了一番,说:"你先,你先。"一分钟过后,另两个人完事终了离开尿池。老王和小李正好上去,站在那里,遂不住地聊天。如此这般聊了许久闲话,两人竟谁也没有先尿,都说是出于对方的礼貌。最后,小李只好说:"您先请,我过会儿。"便把那活儿放入裤内匆匆离去。其实他们两人大可不必如此礼尚往来。

  不过,在厕所里,小头可以拿出来示人,大头却不宜东张西望,主要原因是大头上长有一对眼睛。地球上的每个男人大抵都是忌讳有人在厕所里东张西望,俨然一付洋洋得意的样子。疏不知,这样的摇头晃脑影响了许多人的生理自由,叫人尿也尿得不够爽快!那东西你有我有他也有,无非是个尺寸问题,再说,尺寸也是遗传的,再怎么看也没有用。

  厕所也是一个来匆匆去匆匆的地方。来匆匆自然不言而喻,可是去匆匆就叫人不太好理解。从没见过一个人匆匆来了以后在其中待上半天的,即使厕所环境再好也不愿意多呆上一秒钟。这显然不是因为其中的臭味,而是另有原因。

  如果有一天,你也和我一样,穷极无聊的时候观察一下公共厕所,或许你会发现更多有趣的事情,光说什么"厕所是唯一可以露生殖器的公共场所"这样的话那可不太过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