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我,就用下半身吧

我经常想念一个又一个女人,但我并不会和所有这些想念的女人上床。   我的下半身想念的女人不多,因为只有适合的女人,我才会用下半身想念她。   如果我们的交往仅限于文字交流,谈论的更多话题是写作、电视剧、爱情、方鸿渐、哲学、秋天和树、那个季节的一些回忆。我只能用上半身想念她,因为我的下半身没有膨胀的欲望。如果我们谈论哲学的时候,我忽然夹一句,亲爱的,我的小弟弟硬了,你想想,那会是怎样尴尬的一种场面啊。      我更喜欢那种并不问我爱好的女人,她们只是寂寞,她们用她们的乳房来诱惑我,我们的聊天近于无耻。我们探讨的话题在床上,是否尖叫,是否×××,是否持久,是否缠绵。      这两种女人对比,大家肯定会说第二种女人是下半身的女人,是肮脏的女人。      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下半身更单纯。      下半身的想念多么直接,不介意你的人性是否高尚,不介意你是不是曾经偷过超市里的东西,不介意你曾经被老板骂过,不介意你有没有本田雅阁,不介意读没读过米兰昆德拉,不介意你的外语能否听懂梅克拉伍。她们只是用呻吟告诉你下一半应该插入哪里,只是用尖叫来表达她们已经得到满足。      而上半身的女人呢,也许她昨天晚上刚和上司偷情完毕,今天却来和你庄重地讨论情调和小资。也许她刚刚被一个男人骗去了×××膜,却和你大谈咖啡厅的音乐数恩雅最接近基督。      我最不喜欢那些曲折表达的男人和女人。如果一个男人要和女人做爱,就直接说。如果这个男人通过对女人好,感动女人,让女人主动为他献身,最后再找一个委婉的理由,把女人拒绝。那个女人如果是傻瓜,就会认为这个男人不错,曾经有过一段回忆,如果这个女人知道真相,就应该骂男人一句,想和我上床,用不了这么复杂。    女人也一样,表演着自己的高雅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欲望又何必。如果我们真的没有下半身,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谈论快乐和悲伤。      如果我们把下半身砍掉,那么这个世界将是一堆垃圾。      我,是一个下半身主义者,我的观点是,爱情的一半在床上。做过爱之后,我才能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适合做爱人。       你要想念我,就用下半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