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之前就听过前辈们的传奇故事,如TK,小四,袁哥,余弦,黑哥,刺刀………………各种大神,今晚重温了下小四的《你尽力了吗?》,原贴应该早已不在了,道哥的黑板报今天贴出来了,再看一遍还是有很多正能量的,共享,共勉之。



=============================== 我叫分隔线 ===============================================

昨天引用的一句话,引起了很多读者们的共鸣: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我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篇文章 — 《你尽力了吗?》。这篇文章激励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让我们感受到了真正的技术牛人应该秉承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在工作、学习和研究上。


此文是绿盟的小四写的,最早发表于BBS上,后来又被多处转载。转载此文的一些人,后来也成为了牛人,成为了我的偶像。今天特意把此旧文翻出,与各位读者们分享。因为年代久远,为了保证本文的可读性,我添加了很多注释。


==== 你尽力了吗? ====


//////////////////////////////////////

这是我(注:e4gle,又名大鹰,***前辈)的同事alert7(注:王伟,目前在南京瀚海源,早年是道哥的偶像)在他主页上转scz(注:又名小四,后加入绿盟)的《你尽力了吗》,之前说的一段话,一些肺腑直言,我觉得我该说的alert7也帮我说了,希望我们以及前人的思路可以指引大家。

//////////////////////////////////////


自己都觉得这里的水平低的一塌糊涂,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了,所以我经常也要跑到whnet(注:武汉白云黄鹤BBS)去问问题,有时候都恨自己怎么这么菜啊。


scz(四哥)说:BBS是不能真正学到东西的,不过这里能开阔人的视野,能得到对大方向的指引,足够了 。


是的,真的是足够了,要不是scz的指引,我不会走这条路的,当时在gznet的BBS上,我也问了好多关于unix network programming的问题,得到好多人的帮助。后来转而学习linux kernel,来到了whnet,主要就是得到scz的帮助,我很感谢他。我想他在教育网内是很成功的,可能带起了一群人。


自己的成长其实就是生产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问题就是在自己不断的学习中产生的,你学习了吗?你努力了吗?你有问题要问吗?


自己付出了多少,就会有多大的收获,这点我有很大很大的体会。


转了这么多的技术文章,不是为了增加版面,增加人气,完全是给有心人看的,自己要想学,想看才能学进去,看进去。希望他们能在这里得到进阶。


转了这么多的技术文章,只是希望川大的“***”(暂且以***称之)不要误入歧途,不要只做被人们称为的脚本小子,要做就做一个白帽(white-hat)。没人敢说自己是***,除非他自己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我也没有用***这个词。


我做这里的斑竹的目的不是来一个人撑起一个版的,只是为了上面的几点。今天又去了linuxforum,颇有感触,如果你也在linux kernel hack(也许你会对hack这词误会),如果你看过linux的源代码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去


http://www.linuxforum.net/cgi-bin/perl/postlist.pl?Cat=&Board=linuxK


感受感受真正做学问的气氛吧。


有必要大家来重温一下四哥那篇《你尽力了吗》。看看真正高手的那份淡然吧。


发信人: cloudsky (小四), 信区: Security

标 题: 你尽力了吗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Mon Apr 17 19:52:54 2000), 站内信件


很多人问如何入门如何入门,我却不知道要问的是入什么门。很少把某些好文章耐心从头看完,我这次就深有体会。


比如袁哥的sniffer(注:网络嗅探)原理,一直以为自己对sniffer原理很清楚的,所以也就不曾仔细看过袁哥的这篇。后来有天晚上和袁哥讨论,如何通过端口读写直接获取mac地址,为什么antisniff(注:一个工具)可以获得真正的mac地址,而不受更改mac地址技术的影响,如何在linux下获得真正的mac地址。


我一直对linux下的端口读写心存疑虑,总觉得在保护模式下的端口都做了内存映象等等。结果袁哥问了我一句,你仔细看我写的文章没有,我愣。最近因为要印刷月刊,我整理以前的很多文档,被迫认真过滤它们,才发现袁哥的文章让我又有新认识。再后来整理到tt(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warning3)的几篇缓冲区溢出的文章,尤其是上面的关于Solaris可装载内核模块,那就更觉得惭愧了。


以前说书非借不能读,现在是文章留在硬盘上却不读。其实本版已经很多经典文章了,也推荐了不少经典书籍了,有几个好好看过呢?


W.Richard.Stevens的UNP(注:《Unix网络编程》)我算是认真看过加了不少旁注,APUE(注:《Unix环境高级编程》)就没有那么认真了,而卷II的一半认真看过,写过读书笔记,卷III就没有看一页。道格拉斯的卷I、卷III(注:Douglas E.Comer,《用TCP\IP进行网际互联》)是认真看过几遍,卷II就只断续看过。而很多技术文章,如果搞到手了就懒得再看,却不知道这浪费了多少资源,忽略了多少资源。


BBS是真正能学到东西的地方吗?rain说不是的,我说也不是的。不过这里能开阔人的视野,能得到对大方向的指引,足够了。我一直都希望大家从这里学到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学习方法和一种不再狂热的淡然。很多技术,明天就会过时,如果你掌握的是学习方法,那你还有下一个机会,如果你掌握的仅仅是这个技术本身,你就没有机会了。


其实我对系统安全是真不懂,因为我一直都喜欢看程序写程序却不喜欢也没有能力***谁谁的主机/站点。我所能在这里做的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方向,一种让你的狂热归于淡然的说教。如果你连《Windows NT设备驱动程序编写》、《 win9x系统编程》都没有看过,却要写个什么隐藏自己的***,搞笑。如果你看都不看汇编语言,偏要问exploit code的原理,那我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你。


总有人责问,要讨个说法云云,说什么提问却没有回答。不回答已经是正确的处理方式了,至少没有回你一句,看书去,对不对,至少没有扰乱版面让你生闷气。Unix的man手册你要都看完了,想不会Unix都不行了。微软的MSDN、Platform SDK DOC你要看完了,你想把Win编程想象得稍微困难点都找不到理由。


还是那句话,一个程序员做到W.Richard.Stevens那个份上,做到逝世后还能叫全世界的顶级hacker们专门著文怀念,但生前却不曾著文***,想想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那是一份什么样的淡然。


我们可以大肆讨论技术问题,可以就技术问题进行激烈的卓有成效的讨论,却无意进行基础知识、资源信息的版面重复。我刚在前面贴了一堆isbase(注:早年的国内的***组织绿色兵团)的文章,开头就是主页标识,有人却在后面立刻问什么主页在哪里?前面刚刚讨论过如何修改mac地址,后面马上又来一个,前后相差不过3篇文章。


选择沉默已经是很多朋友忍耐力的优异表现了。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举一反三的。vertex的lids(注:谢华刚的lids项目),被packetstorm(注:国外著名安全站点)天天追踪更新,你要是看了THC(注:国外著名***组织)的那三篇文章,绝对理解一个就理解了一堆,都是内核模块上的手脚。你不看你怎么知道?


我不想在这里陷入具体技术问题的讨论中去,你要是觉得该做点什么了,就自己去看自己去找。没有什么人摆什么架子,也没有什么人生来就是干这个的。你自己问自己,尽力了吗?


==== End ====


点击“Read more”可以给道哥进行小额赞助,打赏道哥一杯咖啡吧!


=== 道哥的黑板报 ===


微博ID:aullik5



=============================== 我还是叫分隔线 =========================================


原文链接:http://taosay.net/?p=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