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惑,未得解


世界少了我,其实无所谓。但我少了我,还剩什么?

                                                                ——题记 




2010年6月,大学毕业,一个人背井离乡跑到上海工作、独自生活,至今已然两年,期间虽有成长和快乐,但更多的是无奈和辛酸。


两年的岁月,足以物是人非。刚走进社会时,看到的山,见到的水,如今端详,山已不像山,水亦已不像水。对于人生,对于社会,对于种种已经发生的、正在发生的或将要发生的事情,渐渐地,感到迷茫、困惑,不知道它们因何而来、为何而去,思考不出它们存在的意义。

 

 

 

关于工作生活

 

不经意间,又一年的花季过去了,雨季也过去了,炽烈的太阳,把夏天的上海烤得火热,为数不多的知了,在稀疏的林间,歇斯底里地叫喊。本就不安静的心,被它们一搅,便更加的躁动。


毕业两年,已换了两份工作。第一份工作,在IDC机房上下架服务器,接触的技术比较边缘,于是辞了;在那六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从学生到社会人员的转身,逝去的,不单是一段青葱岁月,还有一堆学生时代在象牙塔里苦苦憧憬的梦想。第二份工作,在一家公司当网管兼Linux系统运维人员,有着忙不完的乱七八糟的杂活,而且常被一个慈禧式的老板漫骂,于是辞了;在那十个月的时间里,没日没夜地无薪加班,焦头烂额,得了一些表扬,犯了许多错误,无奈过,忧伤过,虽没有后悔,但确实有些不堪回首。


现在是第三份工作,给日企做外包,IT设备方面的,已经八个月了。当初是以网络设备维护的定位入公司的,但是进公司后,相当多的时间被派去做PC机维护,琐碎而低端。有一段时间,一直没事做,闲得慌,思绪很飘摇,但考虑到经济情况、跳槽频率等,最终还是呆了下来,暂时呆了下来。


呆到明年吧,要考虑回广东成家立业了。从广东到上海,跑得有点远,回一趟家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为什么要到上海工作?这是许多人都要问的问题,我也时常这样问自己。


北上广、京沪深,虽然在城市谱排名上,广州、深圳都次于上海(也许是按地理位置自北往南的说法),但是广州、深圳的综合实力都不比上海差、在国人心中的热度都比上海高,而且广、深是广东土地上并肩的双雄,打死不离亲兄弟,一加一可不等于二那么简单。而在IT行业方面,上海或许与广州不相上下,但比深圳是要差一个档次的。作为广东人,尤其作为IT人,实在很难找出到上海发展的理由。当然,广州、深圳就算遍地黄金,对初出道的打工仔而言,并无实质意义,这里只是交代一下时代背景,人总是要活在时代背景下。


不同的都市,或许有着类似的城市结构,但却各自有着迥异的城市风格。来上海的直接目的,是要感受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所拥有的都市魅力。一个城市的高度、速度以及风度,通过媒体捕风捉影到的,与呆在里面生存发展感受到的,有着戏里戏外的区别。另一方面,来上海,还为了感受江南情怀,虽然上海由于现代商业和科技文明的强势发展,其江南风韵已经气若游丝,但其周边的苏浙皖,仍然存在许多自古以来泡浸在诗词歌赋中的迷人景致和人文气息,很值得走读。


愿景很简单,追寻愿景的道路却有些曲折。初来上海时,因工作需要,先后在浦东新区新金桥路申江路一带和普陀区金沙江路怒江北路一带居住和工作,生活环境分别与二线城市(这里以惠州、东莞作参考)的市郊和市区差不多;半年后,跳了一次槽,工作、生活都在静安区南京西路毗邻,这才如愿进入上海的中心地带;又过了一年,换了工作,换了住宿,仍处在上海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的最前沿,强烈地感受着一线城市的脉动。而在走读江南方面,第一份工作,有时间没钱,第二份工作,有钱没时间,一直都没有游玩,如今第三工作,虽不甚喜欢,但因为工作压力不大,业余时间不受工作影响,每个月下来口袋里有点闲钱,终于有机会了却行走江南的愿望,于是旅行得比较多。


 

目前的公司由于具有外包性质,平时的主要工作是不连续地到不同的公司现场应付突发事件,无论是网络还是系统,看到的往往只是局部,有些时候无法弄清楚问题的来龙去脉就动手瞎折腾,难以找到归属感。又由于公司有电信血统,其作风与国企类似,底下员工的活并不多,有些轻松,许多时候无所事事,像温水里安逸的青蛙,于是,日子一天一天平淡地过,时间像流水从指尖淌过,了然无痕。


无关痛痒地自学着Linux和Cisco的技术,但是,因为只是单纯的学习,没有硬性任务,也没有实践的机会,总是徘徊不前,望着日益荒凉的技术博客,心底无端生出许多惆怅。太多的精力无处使,心,便狂野地游离在工作之外。矛盾普遍存在性的背后,是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焦虑,玩得多了,学的就少了,于是一边心不在焉的生活,一边提着忽明忽暗的梦想寻觅着前方迷离的去路。


许多以前的同学、同事,也都有了跳槽的经历。不知道是人先变心,还是工作先变化,总之就觉得当前的工作给不了自己足够的快乐或幸福的未来,犹犹豫豫终究是辞了。其实,许多跳槽,都只是在同一个圈上徘徊,距离圆心处的梦想依然遥远,跳槽的行为,更多的,只是我们向生活反抗的一种表现。我们总是不甘于现状,总是试图拿我们所拥有的,去换我们所没有的。


幡动,不是因为风动,而是因为心动。一定要这样理解,又何尝不可?图的就是痛快。只是,柳永的一句长叹“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却又让人陷入深深的迷茫。

 

 

关于书籍阅读

 

周末,清晨或黄昏,沏一壶清茶,坐在窗前,手捧一本书,细细地品读,不时地,会有一阵清风迷途到室内,然后又俏皮的蹓走,夹带着书香,散得很远很远。这是一周中最惬意的时光。


来上海两年,购的书已经放满了一小书柜,另外,在上海图书馆也曾借了许多书。常看的是杂文、散文、史评以及旅游方面的书籍,很享受通过他人的言论和行踪来拓展自己的思想以及视野。已经厌恶成功学和黑厚学方面的书了,或者说,已经过那个被别人用金钱主义和流氓主义忽悠的阶段。相比空洞、激昂的理论,看一些有着项目背景的经验之谈更感实在。


由于工作的原因,没有看小说的闲情,倒是有两本是偶尔翻看的,一本是郁秀的代表作《花季雨季》,一本是张海迪的巅峰作《绝顶》,这两部小说,于我,有很特别的意义。《花季雨季》是曾经风靡全国的校园青春小说,最初读到是在小学六年级,这部小说陪我走过了羞涩的中学年代,给了我许许多多的憧憬,关于学业、友情、爱情。《绝顶》是张海迪的跨世纪巨著,高中时反反复复地读,从中悟到了人生的落寞与繁纷、生命的脆弱与坚强。如今,在奔三的年纪,回头品味这两部小说,与其说是阅读小说里的故事情感,毋宁说是在阅读自己当年青春的心迹。在老家,还藏着一堆在中学时代反复阅读的书,虽然如今几年也不会阅读一回,但每每回家,单单是看着书的封面,闻着一股淡淡的书香,对书的内容或许还很模糊,但昔日读书的感觉,却从尘封的历史中蹦出,袭击心头,是那样的迷醉;自己当年瘦小的身影,也同时出现在身旁,那样的清晰,仿佛触/手/可/及。


相信许多80后都会有着这样或类似的感受,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会愈发强烈。或许,这不仅原因那是一段远去的岁月,更因为那是一个贫乏的青春。作为80后,我们的青春还属于没有网络信息的年代,继承着延伸了千年的读书方式,于是,一页一页地,踏踏实实地,啃下了许多书籍,那怕是近千页的大部头,而且,因为到手的书不多,许多书都是反复地阅读。


时过境迁,纸质书现已逐渐没落,大家更乐意盯着屏幕在到网络上看电子书、各类资料,好呆能省些钱。应该说,网络上流传的信息,大部分是有实用价值的,对于生活或工作或思想,具有很好的指导作用。但是,网络信息的生活法则是,流行的信息像老鼠一样爆炸式繁染,不流行的信息像老虎一样濒临灭绝。而流传的信息,并非都是优秀。其实,除了那些被转来转去的文章,还有更多更好的文章、更深刻的思想,被遗忘在网络的角落,或未曾上传到网络只存在书中,无缘被许多人读到。到图书馆或书店里走一走,总会遇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书,随意翻开,阅读其中一两段文字,内心会产生强烈的共鸣,那种兴奋,在网络上难以找到。

 

 

另一方面,虽然网络上信息资源十分丰富,但是各类媒体却主导着网民往娱乐方向看读,至使网民时常留恋于娱乐信息、怠慢了专业信息及其他信息的吸收,渐渐地习惯了看别人的世界、说人家的精彩。说难听一点,媒体在使一些人成为神,使另外一些人成为神的膜拜者;在这个神与民的世界中,神的一言一行、一身华丽、一掷千金、一次情变、一场奢华、一轮荒淫,都成为牵动天下苍生的头等大事,而神一直都很忙、没有时间关心膜拜者们的生活,只有在某一场天灾人祸后,神才会忙里偷闲,站出来,说要为灾民捐一些钱。当然了,这种事情,是一定要上新闻的,要不然,神是不会做的,鬼才去做。这是题外话,我们继续。


随着iPhone、Android手机的流行及平板电脑的日益普及,电子书的使用也越来越广泛。信息爆炸了,人却茫然了。在这个可以快速地进行复制粘贴的廉价的世界里,当大家(尤其是学生)都没有了随手划和作笔记的习惯,没有了清静的环境宁静的心境,纵然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能掌握的有多少?学以致用的又有多少?

 

 

关于网络社交

 

有时候,看到自己或他人积极地更新博客或微博,流水帐式地将自己当前的生活、情感铺陈给他人看,不禁觉得幼稚。一根网线竟然能最大限度地卸下一个人内心的防备、使其将自己的灵魂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这些年也写了不少博文,与朋友分享是其次的,记录自己的成长历程,为自己的生命留下触摸心底的文字,无论繁盛或是荒凉,多少年后,沿着曾经写下的一字一词,能够得到一个清晰而真实的自己,这才是写博文的初衷和最终目标。


但博客内容作为公开信息,还是要有讲究。以前不懂事,在QQ空间上捣鼓一些文字,喜怒哀乐洋溢于言。如今,虽不是为人父,但也成了父辈,总觉得要庄重一些,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既然要记录,总努力着写得深刻一点,不再浮于表面。


写博客,是需要静下心来思考并且组织语言的,脑力成本和时间成本都比较大,鉴于此,信息碎片化的微博,一经问世,便立即卷席整个互联网。在过去的两年,人们的互联网使用习惯发生了巨大改变,而微博,无疑是对其影响最深的平台。


博客是一个人的狂欢,微博是一群人的孤独。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微博把新闻娱乐化推向了新的高潮。就最近的来说,伦敦奥运比赛正式开始后,孙杨夺得中国奥运泳坛首枚金牌,第一时间在新浪微博发布了赛后感言,“我做到了,我成功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这条微博转发量和评论数目双双超过20万,堪称奥运社交国内乃至国际的一个奇迹(引自网络)。


曾几何时,短信风光无限,拇指一族让中国移动大赚特赚,但随着微博势力不断扩张,纯文本的短信迅速被边缘化。微博正实实在在的改变人们的习惯,这点很可怕。虽然微博方便了信息的传播,也能拉近草根与明星的距离,但其负面影响也显然易见,无休止的废话、牢骚、造谣、口水战在微博中漫延,一旦成势,连政府也难以压制。几个月前的舒淇微博事件,舒淇因为发了一条微博力挺甄子丹,惨遭网络水军的恶意***和粉丝暴力,结果一个20万粉丝的人和一个40万粉丝的人打嘴仗,却逼得一个1000万粉丝的人删微博。这是很荒谬的事情,在现实中却并不是个案。因了微博,许许多多的年轻网民,在对名人的喝彩与喝倒彩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在微博上说话,不用负责任,所以大家很积极地参与,就像鲁迅笔下的围观者。但是,当我们低俗的心理被社交网络放大、公开、合理化时,内心是否会有一丝不安?


wKioL1P5ZifxfM6BACXcLF2T0oo254.jpg


去年出现了轻博客,相对于微博的实时和博客的内容,轻博客在内容的基础上专业化,用户通过兴趣(标签)加关注。这种通过兴趣来聚合的方式,是一群人的狂欢。但是轻博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并不如业界预言的那样迅猛。网民们还是更喜欢三言两语的情绪化的微博。

 

微博的世界里,种种文字杂草丛生,一如它根植的社会那样浮躁。

 

网络繁华的背后,是怎样一种灵魂的荒芜?

 

 

关于社会贪污

 

2011年2月,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2011年7月,杭州原副市长、苏州原副市长被执行死刑;2011年12月,内蒙古党委原副秘书长白志明被判死缓;2012年6月,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被“双开”……虽然某党一直号称党风清廉,也一直表态要与和贪污腐败作斗争,但是作为百姓,心里其实很清楚,在东方某个伟大的国家里,贪官站成一排比长城还要长。


就像太极两仪,有黑有白,黑白互抱,官场也是必然存在黑白两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作为清朝最大的贪官,官至宰辅、控制朝政长达二十余年的和申,富可敌国,其擅权纳贿、贪赃枉法、迫害异己的种种大罪,睿智的乾隆皇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也只是小惩没有大罚,这不是乾隆的昏庸,恰恰是他的精明。和申对钱力的欲望远胜于对权力的欲望,一个拿着钱就对自己死心踏地的奴才,远比一个成天窥视着自己皇位的帅才要好。想来现在的官场大抵如此,只要下级不对自己造成威胁,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贪,抓住他的把柄,说不定还可以结为同盟或者为己所用。


近年流行拆楼房,不管是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文物建筑,还是才落成十余年的耗资过亿的高楼大厦,都在一片片反对声中轰然倒下。从城市规划来说,这种做法是对是错,升斗市民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有工程,就会有金钱流动,只要有金钱流动,那就是捞油水的大好机会。在缺乏有效监督、经济环境相对宽松的情况下,围绕基建、拆迁等实体工程伴生而来的贪污,作为一种国家建设中的发展病,似乎难以规避。当官的,不患劳民伤财,患不劳民伤财,用他们的话来说,是怕没有作为。


刘志军曾掌管中国上万亿的铁路投资大权,在位期间究竟敛财多少无人知晓,但围着他转的女人丁书苗两年身家就暴增了40多亿,而刘志军的爱将张曙光在任铁道部总工程师期间,早就把妻儿送往美国并在美国购置了多处豪宅。刚落马的黄胜则贪污90亿美元,×××情妇46名,拥有×××46套,家属已全部移民海外(引自网络)。总是有一大批人,做了一辈子的“人民公仆”,最后却灰溜溜地跑一个陌生的国家渡过一个看似富贵的晚年,没有熟悉的文化背景,没有熟悉的生活方式。都说美国民主自由,但那么多人到底是奔着独立宣言去的,还是冲着美国大房子去的?中国最富的富豪群从来都不上富豪榜,其家人基本都移民国外,这份谦虚与积极着实无耻。

 

 

在一个官不由民选、法不由民定的社会,官官相护一起压榨平民是权力阶级的终极目标。当副市长骑自行车送女儿上学成为天方夜谭,当市长在暴雨灾区前线抱着方便面猛吃成为千夫所指,社会官员可曾意识到他们在人民心中的形象是多么的如豺狼猛虎。很难理解,那些官员,在铺张浪费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再欺行霸市;在寻欢作乐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放官二代出来杀人放火? 


“我们的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我们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我们的公务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最完美的制度,它能充分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 多么熟悉的文字,曾多少次为了一纸分数摇头晃脑的苦诵。初中时,相信了;高中时,怀疑了;大学时,冷眼了;进社会后,鄙视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贪换旧贪,杀一个了贪官,还有千千万万个贪官。历史还在继续,东方某国的许多官员仍然大话连篇,仍然有钱有势没心没肺,仍然在一夫一妻的制度下过着一夫多妻的生活,仍然践踏着人民的头颅高声宣扬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时代。在岁月的角落,也仍然有一位名叫张养浩的散曲家,站在一个叫潼关的地方,悲吟:“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关于历史与现状

 

《金陵十三钗》、《南京南京》两部风格不同、视角迥异的电影,把抗日题材影片提到新的高度,作为国民,看这两部大片,对那些没有人性的日军,是出离的愤怒,恨不得生吞活剥。


民族的仇日情绪,受国家政策的影响,在改革开放以前,基本上平息了。至上个世纪八、九时年代,一方面由于影视业的发展,有条件拍摄一些抗日战争的影片;另一方面由于日本在经济、科技、教育、城市化等领域,远超我国,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国民对日本的仇恨之情,一下子燃烧起来,一时间,社会上有许多类似“拒绝使用日货”的声音。到了本世纪初的前十年,一方面由于因特网的发展,使得仇日信息传递得更迅速、更广泛,另一方面由于当年南京大×××的幸存者,都到了耄耋之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来指证日本当年的罪行,于是各类反日纪念活动、抗日战争影片一时间遍地开花,并且得到了广泛的响应。诚然,日本右翼死不认错的无赖行为,确实非常可恨。


虽说不能忘记历史,但让日本人(尽管许多是扮演的)整天出现在屏幕上折磨当代活着的中国人,这种泛滥未必是好事。另外,在清末民初,伤害中国的,不单是日本,还有许多当时的西方列强,圆明园的火烧之痛可曾低于南京大×××?但是影视在筛选历史的时候,似乎把他们忽略了,这也不见得是好事。


其实在人类历史上,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曾大规模地发生过×××。秦坑赵卒四十万,罗马毁灭迦太基,蒙古人血洗亚欧,白种人灭绝印第安人,直到近代的纳粹消灭犹太人,日本人对中国平民进行大×××。


蒙古帝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帝国。成吉思汗及其后继者在50多年的时间里,以总数不到40万人的军队,先后灭亡70多个国家,征服720多个民族。其在中国境内的屠戮和种族灭绝,作为世界记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1985年版。在那个空前绝后的大×××中,中国直接死于×××的约有6700万人,连同中亚西亚和东欧共死亡约2亿人(引自网络)。


蒙古人令人发指的行为,因岁月久远,已无人愿意提及,又因念及民族团结,那段惨痛历史更成了大家讳莫如深的禁忌。渐渐地,后人对那段历史便没有了印象,只有在读到南宋文丞相(文天祥)在零丁洋蒙古人的牢房里写下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时候,在赞颂文丞相忠心爱国之余,脑海中会闪现出一个民族被铁蹄践踏成哀鸿遍野的触目惊心的场景。


历史的血雨腥风已经消逝,曾经被蒙人焚烧成废墟的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北京城,自蒙元建都至今,经过七百多年的帝都史,荟萃了元明清以来璀璨的中华文化,现在在世界上大放光彩。


倘若大和族走了蒙古族和满族的路子,或者干脆跟历史上的匈奴一样,直接被吸纳,那么,如今的我们,面对着日本省,回故着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也只是笑一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会一次而再再而三地自揭伤疤,顶多像清剧一样,通过玩穿越,自嘲一番拉动内需。

 

 

回故历史,并不是为了仇恨,回故历史,更应该是为了看清自身的不足。近些年,与中国闹矛盾的国家越来越多;不久前,小小的菲律宾就公然在国际上叫器,说黄岩岛说他的;至于钓鱼岛,日本的情绪近来也一度高涨。


自古以来,强大的国家都是凶狠的,今天我们说走和平道路,但不表示我们就不需要霸气。有剑在手不用,没剑在手可用,这是两码事。中国,仍然是胆小怕事,看欧美国家的脸色行动;仍然以捐助的形式,通过金钱购买亚非拉的情谊;难道文明崛起的方式,只能如此谦卑?摇想老毛、老邓的年代,国力虽弱,可谁敢欺负那时的中国?


国家百病缠身,却拿着GDP增长速度和奥运金牌数,到处炫耀,向世界吹嘘我们已是大国。“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唐朝杜牧的这句话,穿透了时空,却穿透不了许多当朝者的心。

 

 

关于人生思考

 


站在上海繁华的街头,望着如潮水般的人流,找不到一张熟悉的脸,内心倍感孤独。步履匆匆的行人擦肩而过,更增添了我的寂寞与彷徨。一阵风吹过,有一丝凉意,沿着街道,孤独地往前走。


现代社会,像波涛汹涌的大海,每一个人都在海里沉浮,在一层层海浪的推举下荡来荡去,也许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却凭空地感到凄惶。


在远去的时代,只有王侯将相之人、大慈大悲之辈、大奸大恶之流才能居高声远,如今网络社交时代,无需作恶,不用为善,也不需要身份显赫,单凭一己之喜好,亦可名利双收,而且方法实在太多,只要脸皮够厚就行。动车事故后,发微博说那些死者是在为国家减轻人口压力作贡献,这是一种方法;瞄准当红作家,使用伪科学断章取义把他往代笔的死角里逼,也是一种方法;让医院白纸黑字加个红色的印章,向全世界证明自己是一个未破处的老姑婆,这也是一种方法;做老师的,虽没有桃李满天下,但向学生发安全套,也可名噪一时……凡此种种,数不胜数。


网络热点,从来都昙花一现,各类演员你方唱罢我登台,无论丑角与否,掀起一阵波澜后,都会迅速地被另一股波澜所淹没。网民并不期待谁来主宰他们的生活,他们不过是因为无聊,对着网络上的人和事指指点点打发时光,然后,百无聊赖地,等待下一出戏上演。在中国,从来都不缺演员;在中国,从来都不缺观众。


浮躁的社会,让其内部的人变得浮躁;浮躁的人做着浮躁的事,又反过来加剧了社会的浮躁。成功学的书籍仍然横行世道,富爸富妈的书籍仍然层出不穷,仿佛谁都可以成为百万富翁,其实不过是一批商人,利用人心的浮躁来赚钱。人生的贫困或富裕,卑微或荣耀,冥冥中自有天意,只是,我们宁愿相信,是后天人为。


网络上,常看到有人转发一些带有明显仇官仇富心态的信息,譬如某某大官的儿子在某某地方带着乌纱帽呼风唤雨、某某富翁的儿子香车宝马载得某某美人归。说实在的,当父母的,都希望儿女过得更好,能给予的就给予。作为富翁,作为大官,让儿子独自闯一两年,吃吃苦头,那叫给他们锻炼的机会,但倘若一直放手不管,儿子又混不出名堂,外人倒要问了,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堂堂虎父生了个龟儿子,丢人不丢人?于是,富翁们、大官们,有意无意地,圈养着他们的儿子,为儿子们遇山开路遇河搭桥。普通老百姓呢,又何尝不是如此?一圈圈的,便出现了阶级,出现了对立。“我爸是李刚”,不是一个人的声音,而是一个群体的代言。


大同社会从来都不存在,最终的共产主义也只是文学上的乌托邦。传奇者如李嘉诚,终究不敌似水年华容颜老去,也要考虑财产分配问题,虽然他的儿子们在芸芸众生中,不是最闪亮的,但财产总不至于全部拿来做慈善基金吧,所以,财富终归还是落入他儿子们的口袋。被当作神一样的金正日,终归也要驾鹤西去,虽然朝鲜不大,但要找一个比他的儿子更适合当领袖的人似乎很难,于是直截了当地,他把帝位传给了他的小儿子金正恩,一个1983年出生的小伙子。在金正恩的身上,我们尚没有看到波澜壮阔的人生阅历,也没有看到思想的魅力和生命的魄力。


同是1983出生年的刘翔,2004年雅典奥运,一飞冲天,从此成了中国体坛的广告天王,大富大贵,风光无限;2008年北京奥运,没出场就退赛,让人既唏嘘又诟病,逐渐被商家冷落,广告代言渐少,冷暖自知;2012年伦敦奥运,意外摔跤退赛,再次让全中国失望,生命落至冰点;一败再败,两败涂地,刘翔却依然万众瞩目,被扶刘派与倒刘派借题发挥写出文章无数,在网络上掀起一轮文字风暴,这在中国体育界还是史无前例,要知道,许多金牌得主,国民是过眼即忘。同样是1983年出生的林丹,2004年雅典奥运,首轮出局黯然离场,他的悲怆少有人关注;2008年北京奥运,拿下一枚金牌,终于站上了羽毛球界的巅峰,并于2011取代刘翔成了新一代吸金王;2012年伦敦奥运,以伟大逆转再夺金牌,引来全世界尖叫声一片;一胜再胜,两胜辉煌,“超级丹”迎来了个人职业生涯第50个男单冠军,第17个世界冠军的头衔,把所有羽毛球大赛的金牌都拿了两回,在全世界范围内成就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注:请扶刘派不要拿刘翔的其他比赛成绩来说事,在中国,你平时再优秀,高考考砸了,那你就是差生。相信许多人除了奥运会,不会特意去看刘翔的其他比赛,对刘翔的种种了解是从媒体评论中获得的,情绪是被调动的。跨栏输了没什么,衷心的希望中国不要为奥运而体育。)


从职业生涯来说,这两位即将退役的运动员,刘翔是一个失败者,林丹是一个成功者。在体坛之外,在名人之外,我们这些平平常常的人,也有成功者与失败者。生命的潮起潮落,在发生前,我们可以扬言要掌握命运,发生后,回首往事功过,我们不得不说一切都是命。就像1983年出生的乒乓球手单王皓,一直很努力,成绩颇为优秀,但是,就是没达到中国观众认可的成功,在乒乓男单中,雅典奥运得了银牌,北京奥运得了银牌,伦敦奥运得的还是银牌,非常悲剧地被称为是“千年老二”,心中的悲痛,不是局外人“老二也很了不起”这句话所能化解的。只好承认这是宿命。

 

 

我们常说过程比结果重要,但是,我们所关注的,可以衡量的,用于比较的,却只有结果。毕业两年,有人已经买车买房,有人依然一贫如洗。一贫如洗者,并非就是游手好闲之徒,买车买房者,不见得就是人中龙凤之辈。人与人之间的一些差距,往往是几代而为,是通过光速也无法计算的,我们有生之年,一定要消除或者逆转吗?以车子和房子这样的形式? 


风继续吹,我从喧哗的江黄浦江边走过,影子被西下的夕阳拉着很长很长,掉到河面,又被波光粼粼的水流碾碎。


当年邓总设计师领导改革开放,为了打破国内死气沉沉的经济市场,决定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这是一场豪赌。让一部人富先起来,这个不难,先富带动后富,这个可不容易。其实,今天东部沿海发达,西部边疆贫穷,不过是顺应了西部环境恶劣东部环境宜人这个自然规律。富人自有富人的生活,穷人亦有穷人的活法。西部的人跑到东部工作,东部的人却跑到西部旅行度假,这又说明了什么?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句话,我似乎懂了,但是,我却又说不出它阐述的人生哲理。

 

 

尾声

 

偶尔,在昏黄的黄昏,拖着疲惫的躯体,回到冷清的窝居,扔下背包,倒头便睡。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醒来,对着无边无际的黑暗,脑袋一片空白,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虚妄感,然后才思考,什么时候睡的、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想清楚了,生理上的感觉也随之来袭,先是乏力,然后感到饥渴。


一看钟,才晚上九点多,重新躺下去,躺着真舒服,但是,却无睡意。听着窗外街道偶尔路过的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的车声,感受着夜的寂寞,莫名地,会有一股流泪的冲动。乏力的感觉渐渐隐去,饥渴的感觉却是越来越重,而且一身的汗臭也很不舒服,无论如何还是要起来折腾,每每这个时候,就特别地感觉到,生命的荒诞和无意义。


天天这么拼命,都不知道为了什么。想到这个问题时,脑海总是一片模糊,最终的结论是,活着就是为了在不尽如意的环境中寻找快乐。有一位叫乔布斯的计算机伟人却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但是,他的亲情、爱情、友情,对数十亿的人没有丝毫的影响,他活着,也只是在追寻着他自己的快乐。


关于生活,西方思想分析到最后都是上帝,因而面对人生,他们总是反复地追问“人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中国精神分析到最后都是当下,即不管活着有没有意义,反正都是活着,最终面对的问题是“怎么活”。


有人争着进入北上广(深),有人急着逃离北上广(深),大城市与小城市,不能用好与不好这两个简单的词也区别,每个人的阅历和思想有异,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结论自然也不一样。大城市收入相对高,但那一批呆在大城市里的异乡客,付出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巨大压力,总不至于只是为了多挣两三千元那么简单吧?


休闲的日子,喜欢带着相机出去蹓跶,或者干脆背上行囊远行,总觉得在某处,有某种风景在等待着我去捕捉,它存在了千年,或仅存一瞬,只为了在茫茫尘世间与我邂逅,带给我一份刻骨铭心的感动。


每年都有许多的人,在旅行的路上,徒步的、骑车的、自驾车的,带着各自的经历,漂泊远方,寻觅自己不曾知道的风景。铁打的风景流水的人,年复一年。旅行的意义在哪里?逃离城市亲近自然?培养独立进取精神?了解不同地域文化?丰富自己人生阅历? 


 

或许,走那么远,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去一个陌生的环境,抛却喧嚣与烦恼,会一会真实的自己。


可是,走得再远,还是要回来。


毕业两年,独在异乡为异客,在江南收获了一份与南国不同的色彩,与工作无关,与生活有关。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生活,继续匆忙而又潦草地进行着。

 

 

后记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离开校园把目光投向了社会,还是因为社会这两年变化更加迅速,反正,眼中的社会,这两年发生了许多事情,哗啦啦地,过去了,不再来,却影响了未来,也影响了我的心。


以此文记录毕业两年后此时的思想和心境,因为思绪凌乱,写得有些无厘头,因为文笔有限,有些话欲言又止,又因为迷惑和对现状不太满意,本文基调有些消沉。期待几年后,事业有所成,生活有所悟,写出一些畅快的欢快的文字。


SQ  2012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