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一直很向往,但都只能在电视里或者照片中看到,一直没能亲身体验沙漠的壮丽。今年很偶然的机会听到云中子说要去沙漠,于是乎我怦然心动了。遂和云中子、Kathaine一起报了雪狼的队伍。在此之前我还从没有重装走过,受到云中子蛊惑买了一个Gregory B70,第一感觉包太大。。。不过在我把睡袋、帐篷、水、干粮、衣服都塞进背包中后发现大包就是好啊,容量足够大,小小得意一把。而且由于这款包具有良好的背负系统,在背负过程中重量全部都在腰上,感觉不出很大压力,上班赶地铁的时候还能够健步如飞。到了公司我的装束引来无数同事围观,大家纷纷祝愿我活着回来~~o(╯□╰)o

下班急匆匆赶往集合地点,记忆中是B口,给云中子打电话他说在A口看到队伍了,于是出A口会合。在得瑟了良久之后发现竟不是一个队伍的,心里这个鄙视云中子啊。问了几个队伍之后终于找到雪狼的队伍,在大巴边上等到Kathaine和二月到达后一起去吃晚饭,我在吃了两个驴肉火烧后又抢了Kathaine的半个,算是半饱了。

回到大巴那里队伍差不多到齐了,上车出发,开始了长达10个小时的晃悠。第一次坐汽车这么长时间,下车后腿都打不了弯了。在包头会合本地两名向导后又是几个小时的坐车,这次旅程在车上估计体验了100种睡姿。

在盼星星盼月亮了N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美丽的库布齐。下车后整装待发!


整装待发

走进沙漠腹地真正的亲身感受到了沙漠的浩瀚,远处的沙丘和蓝天接在一起,置身于其中感觉人真小,沙漠真大。


队伍开拔


沙漠中留下无数的脚印


沙漠中的一字长蛇阵


爬沙丘相信是每个人最深的印象

虽说是第一次重装行走,但得益于Gregory B70良好的背负系统,倒不是很累,一路跟随着队伍开拔。前队行进真的很快,我们基本上是远远尾随着前队走。上沙丘感觉是最艰难的,即使踩着前人留下的脚印走,脚也会深深陷入到沙子中。我这次没有买高帮防水鞋,穿了双普通的登山鞋,很是受罪,走过几个沙丘就感觉沙子进鞋了。当天还有5、6级大风,为了防沙把自己带的头巾、太阳镜、帽子全都武装上,看到照片中自己的形象活像是塔利班。


合影


云中子和Kathaine


Kathaine和二月


我和云中子


我自己


又是我,哈哈


大漠黄沙

估计是由于天气不好,向导带偏了一点方向,当我们走到营地时已经是晚上7点。路上很热,所以自己上身只穿了一件速干衬衫,当到达营地后太阳已经落山,顿时感觉全身拔凉,头晕眼黑,估摸着是低血糖了,二月、云中子、Kathaine给了我很多糖和巧克力,吃了N多后算是恢复一点。但头还是很晕,在吃完晚饭后就钻进帐篷休息。后来听到外边的声音越来越多,后队的队友也都安全抵达。我们的帐篷旁边就是篝火堆,迷迷糊糊中听到超越姐唱歌的声音,也想出去热闹下,不过头晕还是休息了。

到了凌晨4点多就被冻醒,买的那个温标-10的睡袋真是不靠谱。天亮时Kathaine和二月套着睡袋像虫子一样蹦到我们帐篷里取暖,看来大家都很冷啊~~


清晨的营地


三个男人和井


用方向的锅煮开水

第二天难得是个好天,没有大风,天也很蓝,终于可以有时间拿出相机多多拍照了,头一天净顾低头赶路,都没心情好好拍照留念。


大漠漫漫,留下我潇洒的背影,o(╯□╰)o


后面还有很多队友


包子哥哥,这个姿势很帅啊


爬沙丘,艰难的爬沙丘


休息的时候,听牛仔讲故事


到达爱情湖前的最后一个沙丘,大家都很兴奋


回首看看走过的路程


这两人研究什么呢?


远方就是爱情湖了


沙漠里的主人

今天的路程很短,走了几公里后就到达终点——爱情湖畔。沙漠之行也算告一段落,回顾这一天半的路程很是怀念,虽然辛苦,但是感受到团队、徒步穿越的很多快乐。开始爱上沙漠了,期待什么时候再走一次沙漠。


爱情湖畔,蹲着的那是谁?


另一个湖


大家都在放松小憩


本次活动的总领队——雪狼大哥,可惜没拍到正脸


二月笑的真美啊


手拉手一起跑


这个照片告诉你以后照相的时候千万记得回头看看


膜拜啥呢?


大巴车,我对它印象最深。。。


黄河边上的小船


黄河之水~那个~咋这么黄啊

晚上去包头一个很大的饭店吃蒙餐,虽说自己出生于内蒙古,但是蒙餐还没怎么吃过,个人最中意的是沙葱和马奶酒,还有烤羊排,二月把我没形象的吃相也拍下了~~


据说叫沙葱


好喝的马奶酒


我在狼吞虎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