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P民,不知道也不关心政治,活了20年逐渐发现鸟,我们的异见市场一向是门可罗雀,中国有句古话叫莫谈政事, 
韩寒的独唱团解散了,状态帝回去喝茶了,上访的村主任碾了脖子了。
很多好同志在2010年底全部壮烈了,
生活在鞋盒里的和谐人真好。
QQ新闻里房价飞涨,明白鸟,重男轻女这个中国几千年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让房地产解决了。
在中国的地图上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叫乐清市蒲岐乡寨桥村的小地方,
在人堆中也很难发现一个叫钱云会的老村长,蓬头垢面,两眼无光,穿一身灰蓝的衣服。
我一直在想像钱老说话时该是什么样的语调,他在昂着倔强的头颅讲道理时,身材会不会更高大一些。
可这些已经永远无法证实,因为我看他第一眼也是最后一眼,是在一张照片上——
此时他身体反扭,头差不多已脱离躯干,正躺在一辆巨大的工程车的轮子下。
他死了,据目击者说被5名大汉按在道路上,缓慢地用车辗死了。
接下来的信息是:钱村长死时恰恰在打电话,道路上的监视器恰恰坏掉了,肇事司机恰恰转移了,大队执盾牌、穿威武制服的人神兵天降,把村民分割包围,还有一些穿着黑衣黑裤的家伙迅速移动着……
轰动全国的乐清案很快就要像大家已知的很多故事一样,
结论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有司正在处理中。
2010年,每个悲剧刚发生时我都以为是最后的底线,
以为会敲响警钟,以为悲剧该有它应有的警示力。
孙志刚案时以为是底线,邓玉娇案时以为是底线,李刚案时以为是底线.
但到了最后一个月才明白:原来只有无耻没有底线,
每一个悲剧的开始并不意味着教训和终结,而只是TMD刚刚开始.
杀人诛心,已经开始连牌坊都不要了。
我只知道这是一颗尊严的头颅。
六年以来,
这颗头一直在琢磨怎么把146顷属于村民的土地从官员和商人那儿要回来,
一直在力求保证以种植为主的全村1000多名农民有生计。
就在四个月前,钱老因为不懂得上网,还在费劲地遣词造句,
托人发了一个帖讲述官家怎么伪造文件,怎么出动数百兵力围殴,
怎么将他们绳之以法。
这颗头颅里想出的最后一句坚强的话:
此文章如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
我一直在想,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农民,出生在共和国成立后的第八年。
捱过了三年自然灾害,活过了十年文革,脸朝黄土背朝天,默默无闻地活了几十年,
直到几年前村里的土地被强征。
他带领村民上访,被判刑;再上访,再被判刑。
老百姓自发选他当村长,他说讨不回钱不能向乡亲们交代。
最后,他竟然死在了自己最热爱的土地上!
我只是好奇如果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为何要将钱老的家人全部拘留,为何要将拍摄照片的女学生带走,为要要噤若寒蝉的严令全国传媒发布相关信息。
直到后来得知,钱老上访是为了当地市政府和开发商7个亿的龌龊交易,
利益,车祸的背后是厚颜无耻的利益。
原来只要7个亿,就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所谓"道德底线"就像×××膜,被捅破一次之后就可以无所顾忌,
集体腐败就是集体没事。
当地政府你们这是在挑战全国人民的正义和司法公信力。
愚者坐以待毙,智者坐以待币.
每一个人民都是这片土地上鲜活的生命,怎能任你宰割?!
从宣传机器的严厉禁止,到网上无休止的删帖,别的没看出来,倒是看懂一点:
江浙两省的吏治很成问题,某些领导干部的生活简直比宫颈还腐烂.
钱老很单纯,社会太复杂。
他以为他这颗头颅是坚强的。
但仍敌不过车轮的重轧。
中国是个人治社会,2000年封建社会的沉淀无法抹杀;
但是如果连人治社会也容忍不了的,只有超出了人性的底线。
我很想爱国,可是在这车轮滚滚中,我的爱国热情一遍遍的再被碾碎。
我就搞不懂了,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为何要关押受害人的家属,为何会引起几千号村民的愤怒。
有心想改变的无力改变,
有力能改变的不想改变。
当地村民的一段话让人心痛
“村长无原无辜做的几次牢,村民上告北京,半路在黄岩被抓回来坐牢,关了3年。市政府还威胁贿赂过钱云会村长:给你100W不要再去告了,要不就弄死你。”
“弄死你。”
看出来鸟,以前土匪是山上的,现在土匪在局里。
最悲愤的是,村长的尸体是被狗叼出了村民的人群,
在网上看到村长家徒四壁的家,满心凄凉,乐清随便哪个村长的家是很豪华的,
因为他们可以拿着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钱去买村长当,而老钱的家确是如此的落魄。
只是因为钱老是个好人。
只是因为他只知道他是经由全体村民选出来的村长,他必须鞠躬尽瘁为村民们负责。
钱村长死在了钱上。
这个冬天,极度寒冷.
独唱团的解散,让我再次感叹中国在文化审查机制上绝对NB的地位,
再这么下去是不是就要开始审查标点了。
国无太平,妖孽丛生。
国庆横空劈出个小月月,本来以为一个凤姐已经够SB了,没想到SB还真是无极限,
将中国的NC事业推向了一个新的巅峰,
畸形的审美倾向,娱乐致死的狗血精神,
一裸到底的道德底线消失不见,有沟必火的时代彻底到来,
每晚看着校内的各种丰乳肥臀,我可耻的硬了。
中国很大,大到容不下一部电影,容不下一本杂志,容不下一个历史老师,容不下一个村长,
却能容下那么多的罪恶。
如果我们的知情权每次都被强奸,
如果弱势群体在生命和人格遭受践踏时每次都得忍辱吞声,
那么中国历史必将不可避免再来一次带血的洗牌。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在这里黑的可以是白的,白的可以是黑的,
P民不是傻子,没有不透风的墙,
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公正的让人民知道真相,
而不是一味的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
听完警察的发布会,我更坚定了钱老是被谋杀的可能,
每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看到照片后都知道真相是什么,
路边的草真干净,没有刹车痕迹,而且停的那么准。
网友提出的5大疑点为何一直得不到一个明确的解释?!
总理第一天说人民活得有尊严,
第二天温州就发生钱村长被交通事故。真是TMD讽刺。
最让我感到悲凉的是我们的ZF面对敌人的挑衅总是孤军奋战,孤零零地捍卫着祖国的尊严和主权,
你的人民对你是有很多的不满,是有不少的抱怨。
爱之痛,才会恨之切,
钓鱼岛事件,中国人的凝聚力得到了无与伦比的体现,
不论你是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我们都是中国人,
中国的内政中国人自己解决。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村长用他的死,宣告了忍耐的失败,
不把权力关进笼子,中国只能在无底的深渊不断堕落。
我只知道如果这次是谣传了,那么以后都会是谣传。
如果这次是离奇的交通事故了,那么以后的“交通事故”会让人死的更离奇。
举国上下到处是现象,就是TMD看不到真相。
真相一直窝在肛门里,现在还是便秘期。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如果当初躲猫猫秉公处理了,那么后来的蒙被死,咳嗽死就不会发生。
如果国人的健忘成为杀人者最大的武器,那么我们还能那什么来捍卫生命。
记得一个国外朋友跟我聊天,在那里一个劲的鼓吹达赖是民族英雄,甘地第二。还说这个是不是你们国家的英雄,
我没有争辩,也不想争辩,因为我跟不知道该怎么争辩,真相无从谈起。
马丁路德金说过“不是坏人太猖狂,而是好人太沉默。”
钱村长,一路走好。
2011年,我只希望这一次得到真相,而不是每次换来只是 “真TM的像”。
操蛋的人生象太阳一样天天升起,
让我们愚蠢并快乐的活着吧。
原来,×××不飞眼泪就飞.
 
写下这些以后,也放开了许多,岂因无声而不呐喊?但呐喊之后,往往是死一般的沉寂,甚至于死,呜呼哀哉,不知此文能存在几时?呵呵,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