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歌

那天,我走在吃饭的人群中,忽然听到校广播出的一首点播歌曲:


这是一位丢车的同学点给那位把他车骑走的仁兄的一首歌”。
主持人话音刚落,大功率喇叭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歌曲:
“你把我的女人带走,你也不会快乐多久……”

               双扣

  我们班上有个大胖娃,喜欢打双扣。一日,他又把我们几人找齐,
在宿舍里打起了双扣。
  这一局打到关键之处,还剩三张牌,大胖娃用大王上了手后,不无得意地说: “看看我这两张牌是什么?”。只见他脸上的肥肉一抖,大喊一声: “双扣!!!”
  话音未落,只听“轰”地一声,大胖娃摔在了地上,旁边是一把断了腿的椅子。
          吃玉米

  我们班上的大胖娃家住在学校家属院。一次,听说他家煮了许多玉米,我便要求他带几个让我尝尝。
他问我要带几个,我盘算寝室共有八人,便让他带八个。
“什么?”大胖娃满脸充满疑问“你也太厉害了,我一顿才吃七个”。
        
          气煞人也

  记得在我大一刚入校时,各个宿舍楼前都挂起欢迎新同学的横幅。别的楼前的横幅我都不记得了,只是对当时13栋(当时唯一的女生楼)前的横幅记忆犹新。
上面写着:“朋友,有空来坐坐”。
 (备注:我们学校规定不准男生进女生楼。L )

考试与贝多芬

  大二时,听说即将学的高频(高频电子线路)是我们系学生最头疼的一门课,
 我就找到一位前辈,问道:“此课学习之关键之要点之窍门之捷径之注意事项是什么?”
 “嗨,没什么诀窍,贝多芬呗(背-多-分)……”


          面馆

  我们学校里散落着许多小饭馆,一家面馆小有名气。我是那里的常客。
 四川饭馆叫菜一般用简称,
  比如叫“二两酸菜”就是二两酸菜面的意思,“三两火腿”指三两火腿抄面。
  一日,我又去那进餐。刚叫了面,只见来了三位壮汉,
  第一位叫道“三两牛刀”(三两牛肉刀削面),
  第二位人未道声音先到:“四两排刀”(排骨刀削面),
  最后一位最沉着,漫漫悠悠地走道老板面前,猛然大喊道:“给我来半斤铡刀”
    (此人有口音,意叫“杂刀”棗杂酱刀削面)


          考研与上厕所

  现在,“考研风”越来越热,几乎每个应届毕业生都满腔热情的
   加入到“考研”的队伍中,准备用无坚不摧的身体和意志打一场“考研”复习战。
 我和不同系的B君、C君来到图书馆,看到在阴冷的冬天里复习的热火朝天的师哥师姐们,
      不禁感慨“考研”之苦。
 “你瞧瞧,我们系的复习的多刻苦,连上厕所时都是两步并作三步”我大发感慨。
 “这算什么,你再瞧瞧我们系考研的,都是一路小跑的去厕所” B君不无得意的说。
  我和B君的目光一齐望向了若有所思的C,看他怎么说。
 “恩,我观察了半天,发现我们系的都不上厕所……”C君缓缓道。


          恐怖的新年之夜

   我们学校只在元旦这天全天供电。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日子里,
 我们这些工科院校缺乏娱乐的男生们只能利用唯一的优势棗电脑,租碟子自娱自乐了。
  今年元旦,我们宿舍那一层几乎每个寝室都租了几部碟子,并且看完了互相交换。
   所以,几乎每个寝室都有充足的片源,通宵达旦,VCD will go on and on……
  我没熬住,两点多就上床了。睡得迷迷糊糊得突然被一阵吵闹惊醒。
 睁开迷茫的眼睛,只见,我们寝室的一位略带口音的哥们双手叉腰站在门口,扯着脖子喊:
  “谁拿了我们寝室的‘人肉叉烧包’?”……
  “哇靠,刚做(租)的的‘人肉叉烧包’怎么就不见了……”
   声音回荡在凌晨5点、静谧的男生宿舍的走廊,良久,良久……
 (备注:《 人肉叉烧包》为一部VCD的片名)
    

   速成法

  我们寝室有个同学,中国象棋颇有造诣,人称“大师”。
 一段时间,我们班风行下象棋。于是,向大师请教者众多。
  我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向“大师”请教:“大师,教我几手吧”
  “这没问题,有两个途径可以让你棋艺大增……”
  “哦,都说来听听”我比较贪心。
  “第一种,就是循序渐进法了,从一些基本功开始,到研究棋谱、名家对局。
      大概最快也要三个月……”
  “那第二种呢?”我对这个法子兴趣不大。
  “第二种自然就是速成法了,想当年我就是得到名家的速成指点……只需要半个月时间”
  “请讲,请讲!”
  “其实,速成法就是你每天跟我下盘棋,输了的请吃‘小抄’。
   当然,如果要是再加夜宵的话,有望在一周内速成……”

筷子
  终于盼来了回家的日子,我和几个老乡结伴坐8次回家。
  火车上,顿顿靠泡面充饥。终于一日晌午,吃腻了泡面的我们去餐车买盒饭。
  买了盒饭,要一双筷子,却被告之:“一双,两毛”
  “我靠,真他妈黑……”我的老乡嘟囔着。
  服务员听见了,连忙解释到:“不黑,不黑,怎么可能黑呢?这一次性筷子都是消过毒的……”


竞选

  今天在学生处的竞选中,有位女候选人说道:
  “我对宣委(职务)一见钟情。”
  结果场下一片哄笑,纷纷看着现任宣传委员XX……


衰哥

  一天下午,天气格外的出奇的好,班上众猛男遂决定去踢球。
  刚到操场,slam又露出衰哥本色:刘排长(刘排长为《军训专辑》那个刘排长)
    一脚又低又急的地滚球传向门前,slam快马杀到,
  灵猫般地包抄到门前,在对方球门半米处,一个专业停球动作,
  随后又是一个职业的假动作做欲射状,骗过对方守门,嘿嘿,然后尽显衰哥本色:施大力抽射——
  球飞过了门梁,继续往前飞,到了围墙处,犹豫了一下,然后在围墙上颠了两下,
     落在了围墙外的施工地(已经是校外了)……
  看呆的众人的目光先是齐齐地聚向皮球,待到皮球从视野里消失后,又齐刷刷地聚向slam。
  slam一脸尴尬,待要解释两句,不料,众猛男齐声咆哮:“还不快去捡球?”
  衰哥slam的衰劲尚未大发,已然如此了……
  来到围墙下,望了望两米,×××米的围墙(好象上面还有玻璃渣子,嗨,谁叫俺是衰哥呢?),
   咬咬牙,开始了攀岩运动,革命是曲折的,攀岩也是曲折的,
  经过无数名先烈的奋斗革命终于成功了,但攀岩只有slam一人奋斗,奋斗无数次已然成功……
   终于,站在围墙顶上,又表演了最拿手的燕子三抄水,一个翻身,飞向大地……
  (警告,不要以为,slam是很衰的人,严禁读者在此浮想联翩,揣测slam是不是头先着地了?是不是大腿骨折了?或者跳下来才发现跳进了一个简易厕所?让我回答你,你们都失望了,衰哥的衰是有限度的……)
  slam自然是平安着地,并且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从小就练轻功的结果),
    然后,发现可爱的足球就在不远处,把球大脚踢回操场,
  最后满意地望了望这记载slam显露一身武功的工地……
  突然发现……
    在slam落地的两米外的地方,有一个敞开的门连通操场……

调幅波

  通信原理是我们的专业课,一位才识八斗的老教授给我们授课。
  老教授的水平很高,给我们讲的是栩栩如生,把晦涩的专业课讲解的很透彻……
  这天,讲到调频波,教授讲到:“调频波经过怎样怎样一番变化。然后——波形(余弦形状)
  一会儿变密,一会又拉稀……
  底下一位开小差的同志惊道:“老师说的是谁呀,一会便密,一会拉稀的,得什么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