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人走,心空。一个人背着学生包,无目的地游走在一条寂静的马路上。两边的梧桐树 洒了一地的枯叶。飘零是何种姿态?是种凄凉之美吧。泰戈尔说: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之喧嚣,死之寂寥。。。
    秋高,却不气爽,是积压在心底的愁气。辛弃疾说,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大概是无病呻吟空自哀吧。李白说: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是谁让伊人朝如青丝暮成雪呢?李清照说: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愁”字上“秋”下“心”。思秋,愁也。我这一声声的叹气,愁自何事?愁自何人?
     人走,心空,愁也。昨晚,火车站,真正让我体会到离别的那种无法言表的滋味。我帮他把东西送上火车,然后下火车站在那儿看着他走,他下火车抱着我哭。我注意到满车的人都在看我们,我不好意思的推开他。等到他走上火车时,泪水终于止不住了。我就那样边哭边笑,。一轮月亮,静静地挂在火车上方。想到吕本中的一首词: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华仔,待得团圆是几时呢?
    挥手间,火车慢慢走了,我一下子软了,真想有人能扶我一把。再也不能任意朝他了,再也不能耍脾气了,再也不能欺负他了,再也不能“挨童,挨童”的说了。以后只能电话联系了。鱼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接下来,我又回到单调的生活,早起,晨读,自习,看书。还要天天受相似之煎熬。有人说: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真是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我瑟缩着身子,对着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呼出来,好让千愁万绪随之而去。
     心似双丝网,心有千千结。寂静的秋天,伤感之余,好好安排今后的生活。秋天也让人沉静下来,整理一下凌乱的思绪,背好行囊,继续前进。带着思念,乘着梦想的翅膀-------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