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摸着我上学时第一文具盒,文具盒早已锈迹斑斑,在我手里混了15年能如此完整的呈现,实属不易啊。时光倒转15年,脑海中呈现出一幅画面:妈妈揽着我,拿起崭新的文具盒,文具盒底部有四个凸起的打字:真才实学,妈妈教我念:“真才实学”我也稚声稚气地跟着念。妈妈认真地说:“你要好好学习,识好多的字,要吃国家粮啊,一定要吃国家粮啊”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国家粮。心想那大概是一种国米吧,也就是“花生米”。于是我明白了,学习原来是为了吃花生米啊。那也不错嘛,最好是炒花生,香香的,味道不错。现在才知道,吃国家粮是指吃公粮当大官啊。
       上学前班是,很疯玩。早就忘却了妈妈所谓的好好学习,争取吃国家粮。学写拼音字母时,老是写不好那个“a",每次都写成“@”带个长长的尾巴,现在看来键盘上的那个@字符原来是我发明的。"e"也写不好,先划个O,然后再里面添上“—”,然后用橡皮擦去一个缺口。就成了"e"。人生第一次考试得了个大鸭蛋零分。奶奶问我,得了奖状了没?我还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得奖状,我得了鸭蛋。奶奶有三个孙女,两个孙女都得了两个奖状,而我得了鸭蛋,真佩服我当时过硬的心理素质。那是无梦想的年龄,无忧无虑。
      等到上了小学三年级,我有了一个真正的梦想,虽然在此之前有过好多“梦想”比如爸爸说警察很厉害,联合国秘书长都听他的话呢。于是我曾想过长大了当警察。同学说他们要当天文学家,我觉得他们很伟大,也就相当天文学家。这些都不过是展示想想罢了,觉得好玩。我真正想当的是武警。小学生的杂志是《当代小学生》,记得那时非常喜欢看书,特别是数的最后几页是关于武术的。还有插图。我狂热地想练就一身本领,于是我常常把小腿上绑上几块砖头,在院子里疯跑,想练成我朝思暮想的“轻功”,象白眉大侠那样飞崖走壁。我撕下每一期当代小学生的最后几页关于武术的招式,开始一招一招的练。妈妈每次看到都要说:“哎呦,有点闺女样行不???!!”
        在此期间还有件还快乐的事,就是小制作。我们发了一包包的制作材料,我会制作万花筒,潜望镜,小镜框,拉花,用纸折荷花,飞机,青蛙,。。。那些都是当时我最心爱的宝贝了。小姨家表弟想要我超级好玩的万花筒,我都没舍得给他,我还认真地对他说:等我成了爱迪生我就给你弄好多万花筒哦。而是的梦想真的好单纯好简单啊。喜欢就去做,心想事就成。
        后来转眼上了初中,又一次,老是把成绩算错了,给我多加了几十分,结果我成了班里第一,第一次感觉当第一的虚荣心。同学羡慕佩服的眼神,促使我真正好好学习起来,没想到每一次只要我努力了,就能拿第一。然而,那些儿时五彩斑斓的梦连同轻松快乐一同消失不见了。那年我的梦想是拿第一。梦想逐渐具体,逐渐显示,逐渐可行,同时也逐渐庸俗,逐渐功利,逐渐 沉重。那还是梦想吗?那称得上是梦想吗?这种梦想那我失去了快乐。
      上了高中,更是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分数牵动着,考的好了,还想更好,考的不好了,偷着哭,知道在一次次打击下进了一所很让我痛苦的大学,不再受可恶的分数的限制,可我想被榨干了十分的僵尸,还五生气的活着,别人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我会不屑一顾得说:切!!这是60年代的话了,现实一点吧。。。看着眼前的文具盒,上面“真才实学”依然夺目。我迷茫,这15年我是否真正获得了真才实学!!??15年,梦想有绚烂到平庸再到悲观,到底是什么促使了这样的变化?而现在的我想做一颗没有思想的树,平静淡然地展成一种永恒的姿态。
      有谁能坚守儿时的最初梦想?时间,世俗,现实,就算能克服自身的弱点,有谁能一个人这强大致命的现实社会?
       似水流年,最初的梦想早已远在天涯,,,文具盒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很悲哀的哭泣着,“真才实学'四个大字依然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