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技术爱好者,一不小心淌了下出版界的水,感觉挺深。由于闷头做技术,不象那些大师级的人物博览群书,凡事都了解个一二,做事也就考虑欠周。更为严重的是,估计也是做技术做傻了脑袋,只知道从技术的角度看问题,殊不知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涉及到敏感的问题,这方面我会认真面对,同时也会注意学习和改正。
我从不否认《数据重现》是拿来主义的产物,所有IT方面的知识,初时我们就象是蹒跚学步的孩子,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看怎么做,跟着学点样子,跟着比划比划,就象是偷师学艺,把看到的皮毛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还未必理解得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你使用的是别人的东西,有种咱们拿出自己的东西让别人来使用,让别人来学习!但我们没有。我们是悲哀的,我们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操作系统,没有自己的文件系统。。。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在计算机方面也有很大的成就,但不要忘了,虽然你盖起了高楼大厦,但盖楼的砖---这最核心的东西却不是自己的,哪怕是开源的东西也是别人先搞出来的。拿不出自己的东西之前,你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学习!
有时候感觉自己就象是熊瞎子掰玉米,找资料,翻译资料,理解资料,简单笔记,扔在电脑里,再去寻找新的资料。。。如此周而复始,最后能够系统地残留在脑子里的少之又少,也一定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理解偏差。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着一种自私,我也必须承认,我不是高尚的,如果不是感觉以一己之力学习和研究力不从心,或许依然还会搂着这些资料睡觉。当然,我在处理拿进来再拿出去这个问题上确实存在片面性,不够严谨,这是我必须承认的。有错误、有失误就要认真面对,好心的提醒、善意的批评,一概虚心接受,并表示衷心的感谢!哪怕是拍砖,也得承受,因为我同样认为这种真心的、不含杂念的批评是一种善意,只是方式方法不同。
我不得不说的是,某些人却并非如此。我们没有真正自己的核心技术是一种悲哀,但这还不是最大的悲哀,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我们也从来不缺乏奸佞小人。如果你是真正的卫道士,站在卫道士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我理解,但我也相信真正的卫道士会合理地使用词汇;如果你通过邮箱之类的联系方式用真实身份与我联系,说明你的看法,提出建议,甚至给我发些有关出版的法律法规,告诉我应该掌握和注意什么,我会敬重你。但如果你只是因为一点点的不合意,就不停地换着马甲,半夜,甚至是凌晨躲在阴暗的角落中用背后使绊子、捅刀子的下三滥手段为自己寻求心灵上那一丝阴暗的快感,你就不得不让人鄙视了!虽然太阳升起后你依然光鲜照人,但你掩藏在衣服下极度敏感的神经和稍感不顺即睚眦必报的性格是否使你感觉到很累?你就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就象个被一点点风吹到就暴跳如雷的小妇人般在人群中穿梭时的丑态?你以为自己很神秘,却不知道自己就象游泳池中玩深潜的小丑,站在池边的人在看着你在薄薄的水面下自我陶醉着。你很可悲,也很可怜。
你大可不必拿《数据重现》来说事,如果我有病我会去治疗,我会学习和了解相关方面的知识,我会把自己解剖放在阳光下,如果有问题我会去面对,会反思,会改正,会注意合理合法地进行拿来主义,你呢?也劝你用正常的思维看待一些事情,别因为一点点不合你意就玩阴术,真替你累。另外,马甲穿多了容易上火,劝你也脱下来爽爽身子吧。不过我也知道你恐怕很难做到,但有一条希望你注意,我一直崇尚低调做人,虚心受教,不做无谓口舌之争,我没时间也没心情和你玩这种无聊的事,你尽可继续走马灯换马甲地玩,也可以玩更阴的,但我会将你的行为视为挑衅,我的事我负责,但你玩过火了,你自己负责!
向一直支持我的朋友深表感谢!向因支持我而遭受谩骂的朋友致敬!向善意批评的朋友致敬!本无意淌出版界的水了,但还是决定,身体康复些后,有精力的情况下,我会考虑继续拿来主义,不过我会向行家多多请教,注意做一个好蛋,一个不被苍蝇叮的无缝好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