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9日,距离农历春节已经不远了。公司终于放假,行李终于收拾好,到最后一刻也没发现更好的车票。我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这1785公里的回家路,这真的是三千里云路和月。为了什么?为的是回家,去和家人团聚,去完成一项中国人特有的神圣仪式。

K967车票 

我的K967次车票,为什么这么买,请看完我的博文

北京西站

来到北京西站,这是熟悉的地方。一样的安检,一样的候车大厅。不同的是这将是我的离去,尽管只是短短的十五天。对北京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不过既然已经在这里学习加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继续打拼吧。尽管没房没车,但是吾等26岁的小青年哪里来的这些东西,很多四十的大叔也就刚混到这样。过完春节回来,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人生的又一次转折即将来临。

火车油子也有忌讳的时候

坐了7年的火车,经历过无数的转车与漫长的硬座。我自诩为火车油子,但是这一次,我真的看着这一候车厅的人头皮发麻。

K967次的候车厅是一车的人,全是这列火车的乘客。我心里有些发毛,难道今天我上不了车。不会的,虽然我前半程是无座,但是夜里12点我就有卧铺了,到了信阳就是胜利。列车员告诉我,其实到驻马店就能去硬卧了,不过现在在北京没法放我到硬卧车厢去。唉,就算我说我要去餐车吃饭,他们也不让我从软卧车厢穿过去。但是看着5号车厢门口的那一堆人和一堆箱子,我头皮正在发麻。

挤上5号车厢,真的,后面还有很多人要上来。前面的傻子却一动不动,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只能往前挤,因为我要去餐车,那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好吧,顺着一个列车员我挤到了车厢的中间。我还想往前,一堆人都拿着小凳子坐在了地上。

一个卖盒饭的救了我,是的,继续跟在他后面我杀到了餐车门口。但是天杀的告诉我要12点才开餐车,好吧,站着吧。我能感受到前面人的呼吸,以及后面人的体臭。北京上班高峰期的300路也不过如此。好不容易挨过涿州,我终于成功到达餐车。餐车里已经没几个座位了,不过总算是有个座位了。

今天的太阳似乎特别灿烂,让我出汗不少。不过坐在宽大的餐桌前,听着音乐看着列车飞奔。餐车是不允许站人的,所以跟外面硬座车厢人贴人的情况比,我们这边已经可以算作是天堂了。

K967的盒饭

K967上的湘味套餐,还是一扫空了

慵懒的阳光照得人睡意正浓,慢慢的睡到邯郸。在吃过晚饭后,我到了郑州。是的,为了不浪费35块钱大洋。我决定站在餐车和软卧的连接处,在这个时候我还是没有权利去硬卧车厢的边座坐着的。

看着随身带着的《这就是春秋》,晋文公的事迹让俺度过了这无聊的两个小时。车到驻马店我就一下子去了硬卧车厢,这里的人都已经入睡,只剩下列车员室里的灯光照亮我前方的路。接好一杯热水,等待信阳站的到来。

车在信阳站停稳,我也爬上属于自己的中铺。此时正好是00:21。上去我就睡着了,第一觉醒来的时候是到武昌,再醒来长沙就到了。洗漱一下,吃完方便面,再睡个回笼觉我就到家了。

隔壁卧铺的是一个韩国大妞,纯正的韩国饼子脸。不过人还是挺和善,正在教一个张家界的小男孩学“擦狼海油”啥的。我无心去听,因为我快到站了。1785公里也到了尽头,常德站到了。

K967在常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