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北大未名bbs
2009年夏季,中国出了一本宣扬民族主义、反对美国霸权的书籍,名曰《中国不高兴》。全书分三个部分:一、中国为什么不高兴,二、中国的主张,三、放下小菩萨,塑伟大之目标。结论是:中国要做一流国家,依托国家大目标,实现众生幸福平等,告别自我矮化的精神历史。
  
此书出版后,得到了许多愤青的追捧。此书也一度成为各大城市新华书店的畅销书。但是,就在该书出版几个月后,因写作此书而名利双收的作者,又常在央视指点江山的爱国者——宋晓军,却办理了美国绿卡,终于脱下了画皮!
  
该书的总策划——张小波,也正在移民加拿大。据说,张小波此前曾策划过与之内容相近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并因此发了财,买了豪宅和宝马轿车。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言人袁木,因与学生对话而名声大噪。在对话中,他一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教导生要听政府的话,要爱国。198四年6月,他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节目主持人汤姆.布罗考的电视采访。
  
在采访中,他对布罗考有关中国在美留学生大多都希望留在美国的说法,很是不以为然。袁木说:“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是会回到祖国为自己的国家服务的。当然,我也不排除一些人不愿意回来。对此,我表示遗憾。从我自己来说,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回来,也相信他们会回来。”

  但几年之后,他的女儿却到美国留学,并于毕业后加入美国国籍。——真不知袁木先生对待留学生问题上,还有双重标准,还有亲疏之别。
  上面提及的三个例子,都涉及出国、移民的事情。若只在此问题上纠缠不休,则略显狭隘。一则,出国与选择国籍是人的自由,他人无权干涉;其二,这与是否爱国,也并无直接的关系。我觉得,人即便是加入了外国国籍,也照样可以爱自己出生的祖国,也照样可以为建设祖国流血出力。

  但是,若在爱国的问题上,煞有介事、拘泥于形式,甚至突然变脸,却也让人难以接受。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许多在口头上标榜自己爱国的人,并不真的爱国。他们不懂我们国家的历史,不清楚我们民族正在经受的苦难,不理解人类进步的必然趋势,也不知道我们国家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们所谓的爱国,只是一种投机钻营的策略。他们企图用爱国这块砖,敲开荣誉、地位和机会之门。当他们达到目的,或希望落空之后,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变换一幅嘴脸,目标当然还是自己的一己私利,别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