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赵磊,是新加入51CTO.com的编辑。如果经常关注网络管理类媒体的朋友有可能有人了解我,我的笔名叫桑丘。
 
桑丘是个老兵了,所以加入新团体不久,就融入了这个和谐的工作范围之中,目前负责服务器、虚拟化和云计算这三个频道。
 
到了这个新团体,首先感觉到的是这个单位每个人在工作上都有一股子热情,都恨不得做出最好的内容呈现给大家。
 
这样的工作态度是令人敬佩的,但是除此之外,桑丘可就发现了,这个单位编辑部有几位的人品和医用四个字来衡量——“蔫损阴坏”。可能有的朋友在我以前所工作的杂志上看见过桑丘跟你说的“编辑部的故事”那里面有个角色,副主编老孙,那位骨子里花花肠子够多了吧?跟这边一比,那老孙简直就是圣人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还要从头说起。桑丘有个坏毛病,就是抽烟,而且烟瘾还不小。偏赶上51CTO.com这边编辑部有个同事笔名叫“雪炎”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我冰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火热的心”(众编辑:“其实这种人也可以叫做‘闷骚’……”)。
 
此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180斤上下,比较明显的特征是有一个肉墩墩的肚子,一走起路来龙行虎步,一个硕大的肚子上下翻滚,大有翻江倒海,气吞山河之势,咱们也不知道他这肚子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个人是东北人,生性热情豪爽,烟瘾也很大。
 
您想想,我们俩都是大烟枪,这一碰到一起,再配上那个肚子,猛地看上去,那真是“云戚戚,硕腹漫步,雾蒙蒙,肥臀招摇”。
 
可是啊,这人都希望自己健康,我和雪炎也不例外。我们哥儿俩一商量,为了我们的健康,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我们戒烟得了。
 
您可能没抽过烟,但是您一定听说过戒烟的困难程度,我们俩为了保证能坚持不抽烟,定下了君子协定,如果谁抽烟了,就给对方买一条价值六百元人民币,上海卷烟厂出品的正牌“软中华”。于是乎,我们俩戒烟还真挺成功。
 
过了俩月,桑丘我要举行婚礼了,我一琢磨:“这婚礼上万一有人给我敬个烟,我不能不抽啊”,于是我在下午工间休息的时候我跟雪炎商量:“哎,我说,跟你商量个事儿,我婚礼就快到了,婚礼那天,咱们定的这个戒烟的协定,咱们能不能暂时作废一下?”
 
雪炎是东北汉子,说话特别冲:“那家伙哪成啊?蘸(咱)们不是都缩(说)好了么?谁抽烟罚一条软中华啊,你说你要抽烟也行,把烟买了去……”
 
我一看,这不成啊,还要再劝劝啊,赶紧说:“那个什么,你说你,我给你买了这烟,你又不能抽,你这么较真儿干嘛?”
 
雪炎还没说话呢,我们内容总监老杨边上发话了:“那也要执行你们这个办法,他不抽它可以给我啊,我不抽烟我可以给他转手卖了啊……”
 
雪炎一看有领导给撑腰了,那家伙更牛气了:“你看是吧?人家杨种(总)缩(说)的在理,有杨种(总)发话,你敢不答应?”
 
其它编辑也跟着起哄:“是啊,人家杨种都说了,你就从了吧。杨种威信高啊……”(雪炎:“你们敢不敢‘布’学我东北口音?”)
 
老杨在边上还美呢,仔细一琢磨:这个杨种好像容易产生歧异,似乎不是好词儿,于是赶紧出来说:“先说戒烟的事儿,别捣乱……”
 
当时办公室这通乱啊,我这一看,我必须要发挥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了:“老杨,我问你,如果你参加一个婚礼,新娘子给你点烟了,你是不是必须要抽一根?即便是不会抽,比划着抽一下也要意思一下吧?我当时也意思一下,不真抽,行不行?”
 
老杨还没说话呢,雪炎接过去了:“那不行,沾烟就算抽了,债(再)缩(说)了,当天也没人给你敬烟啊,都是你给别人敬,你要缩(说)是新娘子给的烟,那怎么样也要意思一下,问题是当天你是新郎啊,新娘子不会给你敬烟啊。”
 
我一听,嘿嘿,雪炎上当了,赶紧收套儿:“行,你说啊,新娘子给敬烟了,无论如何也要意思一下,我婚礼那天你一定要去啊。”
 
雪炎一听知道上当了,赶紧往后找:“我说的是你,我不算……”
 
这时候老杨又发话了:“怎么不算,你俩都要算,谁抽烟,谁把软中华给我拿来,我来监督……”
 
雪炎愣了半天才明白:“不是老杨,我俩戒烟你来掺乎啥?我差点让你眶了,这家伙,你们也太不厚道了……”
 
我一看,这矛盾成功转移了,自己回工位上喝茶去了。
 
这正是:戒烟风波尤未消,老杨添乱有来闹。婚姻健康两兼顾,戒烟工作要强调。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今后51CTO.com编辑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