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5 05:58:45 | 作者: Admin ] 转于my lbs blog
 
连着 晚夜 看了三天了 在这儿:[url]http://www.ytwm.com/shtml/200642420064243445111.shtml[/url]

不想多说什么了,收获 知了 在自己的心中……

也不想说 把它叫 血色浪漫II (发现自己错误的想象一回了)

看了看 baidu吧 里的贴 杂乱 ;你有发表自己见解的权利 你不定有骂别人的权利,急了,对, 动不动输给理智二字的人
不知道以自己真正的实力来 赢 别人的人,没劲!说远了

在下面只想 Z来自己意念中的文字(也许是目前 )

===============================================================

原:[url]http://post.baidu.com/f?kz=104616340[/url]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人物之乔乔

乔乔是一朵自然之花。

在这部剧的女角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乔乔了。她开始的出场,方言回忆着多年前他们在广州最后一次快乐的相聚,大家围坐一桌,方言的画外音逐一定义着每一个人,那一段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夏红和乔乔两个人:……我们的公共财产夏红…和我们大家的情人乔乔…,这两个描述是如此让人浮想连翩。看到最后,你会知道夏红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公共财产,实际上,她更为准确地为”大家的公共财产”这一说法做了注释,因为,在这帮北京混混浪迹广州时,是夏红用她微薄的收入,动用她所有的关系和能力支持了他们,其实,支持他们的不止这一个女人,但只有夏红更配得上公共财产这一称号,他们当中的每个人,在任何时候,只要有需要,就能从夏红那里取得物质帮助,夏红好像一个神奇的银行,你根本不必担心她是如何做到的。

在王朔的小说里,这一段关于乔乔的原词是,”我们大家的情妇”,我想,叶京比王朔可能更偏爱乔乔,所以他用了”情人”。大家的情人,光是这个说法已经能让你充分地想像乔乔是个什么样的尤物了。她可决不是你想象中的狐狸精,而是一个纯朴,直率,爱幻想,脑子里没任何成规,敢想敢干的女孩。(很象《动物凶猛》里的米兰)

那时候,喜欢乔乔的有许逊,汪若海,方言,吴胖子,刘会元……

当回忆渐渐辅开,我们看到了十几岁时那个可爱的乔乔。许逊和汪若海在老莫吃饭,上厕所时,他俩聊起了关于发育早晚,size大小等问题,这时候,一个穿得鼓鼓囊囊的身影从他们身后溜过,并发出了偷笑声,等他们反应出那是女孩子的声音时,她早出去了。许逊和汪若海又羞又急,骑上车就追,一直追到人家院儿里。结果,吴胖子召来了刘庄主带来的大批人马,准备开战,乔乔美人救英雄,斥退了刘会元他们,并把许逊和汪若海藏在了家里。在那些日子里,乔乔和许逊好上了。可是一来二去的,两伙男孩最终不免一战,在混战中,为了救汪若海,许逊往刘会元后背来了一刀,许逊就此折进去了。折在里边的还有为李白玲打架的方言。他俩在拘留所里百无聊赖地背诵《金姬和银姬的命运》,此外就是交流对乔乔和李白玲的思念,刘会元没事儿,许逊被叛了三年劳教,他叮嘱方言要替他照顾乔乔。可是,这时候,乔乔却已经被汪若海收了,那本来应该被称作是一场强奸,但是女孩子的心就是这么奇怪,也许只是因为汪若海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吧,乔乔认了,就跟了汪若海。方言很愤怒。汪若海不仗义,而乔乔也这么”水性扬花”。他俩在天寒地冻的天儿里一起骑车去郊区看许逊,方言对乔乔冷嘲热讽。他希望乔乔对许逊忠诚。乔乔委屈地哭了。

在那漫长的一天里,他们之间还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可能就是,两个人呆在一起很舒服。

一天夜里,方言突然跑到乔乔家,说他没地儿呆了,只能在这儿刷一宿。乔乔给他煮了碗面,方言就睡在了沙发上。那一夜,他们都悄悄地在那道门前犹豫,但是谁也没有跨过那道门。第二天一早,汪若海来了,哥们儿就此成了陌路。直到几年以后才以拳头解开恩怨重归于好。

汪若海走了,乔乔听方言的话,安心地等着许逊。她和方言没再见面。三年后,许逊出来了,那时,方言因为肝炎在李白玲的医院里住院。许逊乔乔去看他,乔乔没进去。第二次,乔乔一个人偷偷跑来了,我们都知道,有种感觉会让你经年不忘,回味终生,乔乔和方言之间,一直到最后,除了拥抱和亲吻,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那种感觉让他们默默地彼此牵挂。
我想,叶京的本意可能是想让方言始终保持对李白玲最深的感情纠葛的,但是他写的最生动的细节却是在方言与乔乔之间。

在广州,弟兄们刚到,大部队终于会合一处,大伙儿喝得乱七八糟的。夏红利用职务之便给他们在宾馆开了几间免费的房。哥儿几个胡乱进去,就昏倒在床了。许逊和方言躺在一个屋里的两张床上。乔乔从许逊身边起来,坐到方言的床边,拉起被子给他盖上,方言闭着眼睛,两只手突然抱紧她在胸前,只能看到他喘息不已的胸膛,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呆着,有那么几秒钟吧,许逊含糊地喊,乔乔,乔乔,方言松开了手,仍然一动未动地躺在那儿。

高洋去倒腾钱去了,哥几个穷困潦倒,住在百姗她们院的招待所里。成天不是打牌就是睡觉,醒了就吃盒饭,下午,高晋和方言胡乱倒在一张床上,乔乔和许逊在另一张。乔乔先起来,说快起来吧,该吃饭了,不知道谁说的,乔乔,你去买盒饭吧。乔乔说,干吗老让我去,这顿该方言值日了,方言去。她坐到方言身边,叫他,方言不动,却用手环住乔乔的腰。就那么呆着。高晋爬起来,看见说,方言你干吗那?方言慢慢松开手。

其实这剧里有一点不大合理,就是许逊对这事没态度,除非他特别迟钝,就好象所有人都知道方言和乔乔之间的暧昧,只有他不知道一样。 --- 见回复2

在广州,方言完全是不知所措的,李白玲的关切让他更加烦闷。在那个时候,乔乔的存在是对他唯一的慰籍。其实,乔乔这样的女孩会成为所有男人的慰籍。男人是不是都很怕有压迫感的爱呢?她不压迫,而是懂得。而懂得,可能是最重要吧。

乔乔一直想,就这么守着许逊和方言两个人,到老了,她会好好照顾他们俩儿。这当然是异想天开,如果真能那样,不成了林徽音梁思成和金岳霖了吗。




作者: 玉米钻石 2006-6-5 00:36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人物之乔乔
还有:

很多人会指责乔乔乱,我不这样看。说句顽笑话,男人乱得,女人就乱不得吗。最重要的是,出于真实情感的爱原本就无须接受道德的评判。乔乔也曾经对方言说,不要压抑感情,希望他带她走,一起消失,但是方言做不出那样的事,方言不是一个追求结果的人。或者,他太在意结果了,所以才不想要任何结果。

作者: 玉米钻石 2006-6-5 00:54   回复此发言

--------------------------------------------------------------------------------

3 回复:《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人物之乔乔
分析的挺到位。就是有一点:许逊对方言和乔乔之间的暧昧关系的无动于衷或者视而不见,这恰恰表明了许逊隐含在内心的一种态度!!!(而这种对乔乔无私的爱和对朋友的默默的忠诚更证明许逊这个人物的成功)而这种态度是不需要任何人为的表白的——真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这点足见作者处理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