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平静的一天,时间一晃,就到了5:30,我带着耳塞,骑着电动车驶过厂门的一霎那,心里忽然闪出一种无法逾越的轻松感。

像往常一样,当我骑到五四村大宅综合门诊门口时,看到右侧马路上围了一群人,出于好奇感,我将车把一拐,骑到旁边细看了下,原来是个卖烤鸡烤鸭的小摊。发现这种烤鸡烤鸭跟以往摊位上卖的不一样,因为小贩是把鸡鸭放在烤炉里现烤现卖,有人买鸡或鸭,就直接拿出新鲜的放在炉子里烤,等烤熟了,配上作料,给客人打包好,一份生意就这么做成了。怪不得这么多人买,看来这烤鸡烤鸭味道肯定不错。

最近也很少开荤了,我就将电动车立在马路旁边,也准备去买一只。我走到摊位前,清了下嗓子大声对摊位伙计说:老板,烤鸡多少钱一只?摊位上有两个伙计,一个负责烧烤,一个负责给客人打包。负责打包的小伙子皮肤黑黝黝的,看来在太阳底下暴晒次数多了,看上去像个非洲人,个头中等。负责烧烤的小伙子,皮肤白净,个头稍高,大概有一米八多的样子,穿着个白大褂,俨然是个厨艺高超的大师。那个黑皮肤的小伙子没回头随口答了下我。由于人多嘴杂,我没听到他跟我说的烤鸡价格,又向前走进了一些,然后拉了下他的右肩膀,再次询问烤鸡价格。黑皮肤的小伙子回头看了下我,结果他眉毛皱了下对我说:兄弟,烤鸡烤鸭都14元每只。说完,他马上去忙着给客人打包去了。我就站在他旁边,跟他吩咐道:给我来一只烤鸡。黑皮肤小伙说好的。他给客人打包好以后,马上又把目光移向我的脸。

他盯着我的脸,大概看了1分钟的样子,问我:你老家是不是河南的。我答:是啊。他又继续问:那是不是河南信阳息县的。我纳闷了下,回答他说:是的,我老家是河南信阳息县的。他有些诡异的对我笑了下说:老同学,我是阿东啊,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小学五年级的同学啊。

我当时惊诧了下,马上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大概看了1分多钟,终于看出了他当年大概的轮廓,确认他的确是我的小学同学,而且是十年没见的小学同学。我当时很是激动,马上握住他的手,跟他说:啊,果然是老同学阿东啊,我们都有十年没见面了,你都长变了,不仔细看,我还真认不出是你!他也显得很激动和开心,对我说:是啊,十年没见面了,你现在混发达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我马上紧张的回了句:哪里啊,我们都变了很多,不仔细看的话,确实不能认出对方。

他一边给来买烤鸡烤鸭的客人打包,一边跟我聊着天,问我来上海几年了,目前在上海干什么?说实话,在上海混了这么多年,混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对他的问题难以启口,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说不好混吧,也晃晃悠悠的在上海混了几年,说好混吧,现在还在工厂里混着网管的差事。真的感到无地自容。但毕竟是我的老同学,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了。

他听了我的经历,脸上闪过一丝忧愁。说了下他自己现在的生活和打算:我也刚来上海,以前在老家做生意,现在老家的人都出来打工了,在家里的生意不好做了,所以就来上海找点小生意做做,养家糊口。他说他目前在跟阿英的老公(也就是负责烧烤的那个皮肤白净的小伙子)在学烧烤的手艺,学会了自己摆摊。阿英是我小学时候的女同学。跟阿东在聊天的时候,阿英在后面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变化好大啊,刚才要不是阿东跟我说是你,我真的看不出来是你。

是啊,十年的光阴,我们都变了很多。阿东突然问我结婚了没?我当时觉得好尴尬,慌乱的答了下还没有。他说,不会吧,我还以为你孩子都多大了呢。我不知怎样回答是好,正好,我的那只烤鸡出炉了,然后阿东帮我包好递给我,我把钱递给他,他死活不收,把钱递给阿英的老公,阿英又把他推给我,我觉得大家都不容易,依旧执拗的把钱给了阿东,他们觉得扭不过我,也就收下了。临走的时候,我要了阿东的号码,执意让他们收摊后一起到我妈家吃饭,他们推脱说生意忙,顾不得去。我只能说,你们闲暇的时候,记得来我家吃饭,他们看起来很认真的说,好的。我放心的骑着车子朝着回家的路驶去。

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上海遇到十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一路上,我脑海了回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想起阿东在初中的时候就辍学外出打工的场景,想起阿英很早以前跟男朋友私奔的场景。如今,在这个如石头松林的大上海,我们竟然能够相遇再见面,真是意外中的惊喜。十年没见面的老同学,他们都变了,为了工作,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早早的挑起生活重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感觉我们活的都不容易,活的都不是很洒脱,但是最重要的,我们都还活着,我们都在忙忙碌碌的活着,我们的身体都很健康,我们都在为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奔波着,直到有一天我们老去,我们终究会结束这劳碌奔波的生活,终究会离开这物欲横流的社会。

老同学,你们都在哪里啊?你们都还好吗?你们都疲劳吗?你们都苍老了吗?现在,不管你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不管你们从事着什么样的职业,我只希望你们别忘记了大家曾经是同学,大家在一起念过书。大家一起走过开心的读书生活,有忧伤,有快乐,有幼稚,有成熟。

在这里,我祝福你们老同学,我希望你们身体健康,快快乐乐的生活,快快乐乐的工作,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够聚在一起吃顿饭。好了,就写到这里吧,老同学,大家都睡觉吧,晚安!